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阅读数:3 查看全部
发言人:sunwie

张老师您好,我感觉我有点妄想症,就是之前去门诊的时候,有一位感染者(确定是感染者)出门后我立刻进门,共用了一个门把手,是球形门把手。当时没有注意,但感觉门把手上湿湿的,不知道有没有血液。但我总是感觉他往门把手上涂了自己的血液,控制不住自己,然后我的手上没有伤口,但我总是担心血液渗入指甲缝里造成感染。事后十七天我测了一个四代为阴性,我感觉我不会被感染,但我说服不了我自己。我总是害怕有血渗入指甲里,是不是门把手上有血液的话当场就可以发现,因为血液比较黏稠。如果血液进入了指甲缝是不是也能当场发现。事后两个小时用洗手液仔细清洗了手部,没有发现血迹,但我总担心血迹在我接触其他东西的时候消失了。我感觉以上都是我的想象,但又感觉到很真实。我该怎么办,还需要做检查吗?这个行为考虑到所有极限条件是不是也是安全行为?谢谢张老师的指教!我也咨询了李在村老师,他让我放心,但我只能放松一会。焦虑的时候只能再看李在村老师的回复,我不想再持续下去了。请张老师帮帮我,万分感谢!



发言人:fany0000

尊敬的张老师:我是一位老恐了。时间有限,我就不陈述我的过往恐艾经历了。这次事情是这样的,前天我下班叫了滴滴拼车,开门坐上去没什么,后来又上来一位乘客,我就挪到了边上的座位,刚刚做下来瞬间感到屁股一阵刺痛感,不是很强烈,但是明显感觉到了,马上下意识的调整了一下坐姿,就没有了刺痛感。当时就想到了曾经有人恶意在车上放艾滋针具的事件,一下子就慌了,立马检查座位,倒是没发现针具之类的,可能我检查的不到位,回家后检查相应部位,也没有发现明显的针眼或者血迹。但这种恐惧无时不在,影响了我的工作生活。非常希望得到您这样的专业人士的帮助。我想知道的是:1、如果有人放了针具,我又恰好坐上去,产生了类似注射的效果,那种痛感应该是明确强烈的吧?也会留下明显的针眼?可假如是我们注射疫苗用的那种针具很小,针头很细,注射的时候几乎无感,所以我又难以判断了。2、我动了吃阻断药的念头,又听说副作用很大,有必要吃吗?3、这种途径感染的风险多大?为什么?真的麻烦张老师百忙之中给与宝贵的回复!恳请!!



发言人:平安重新开始

张老师您好,我是今年一月初在平台留言过的恐友。感谢您上次留言给我的解答、鼓励和祝福,对我有很大的帮助,感觉自己能比之前更坚强稳定的向前走,这几个月感觉自己渐渐的放松了下来,状态也要比年初的时候要好,这是我第二次在平台留言,还是有点长,希望老师能解答我一些关于术前八项检测和医生检查说法的问题,感谢老师耐心看完 之前有做过两次艾滋梅毒检测,分别为去年12月初(4周)和今年一月初(7周),都是在同家三甲医院做的,都是阴性,然后也照了一下肛门镜查一查有不有尖锐湿疣之类的,医生说没什么问题。 前两天到了同家三甲医院,想做一个最终检查,做了术前八项和支原体衣原体检测(5个半月),然后还问一下淋病,医生说没有症状的话基本排除不用检测,所以我没做淋病检测;还给医生看了一下生殖器包皮上有一个小小的、一个月前就发现的凸起,没变大也没变小,医生一开始说没什么,可能是寻常疣,不是尖锐湿疣,做完醋酸白后未显白,医生又拿棉签挑了挑、碰了碰那个凸起,说可能不是疣,做个激光,我就问医生可以不做吗,医生说也可以不做 今天结果出来了,除了乙肝表面抗体为阳性,其他项目均为阴性。这几天因为一些细节,我开始纠结,同时也有疑问 看到这次检测的备注,艾滋只是检测了艾滋病毒抗体,备注缩写是HIV- T,检测梅毒的是梅毒抗体,但是备注缩写是TP- T,只检测梅毒tppa和艾滋抗体会不会不太可靠,要是检测结果为tppa阴性 trust阳性,会不会也确诊为梅毒,但同时又想,要是自己真的有问题,医院早就应该把我拉去医治了,要是真的不可靠,术前八项中就不会只检测梅毒tppa和艾滋抗体,不检测trust和艾滋抗原,或者只是检查报告简单标注,像我这样仅测艾滋抗体,梅毒tppa,不测trust、艾滋抗原五个半月阴性的情况,其实是不是可以排除了,没有什么问题了。 而且检查生殖器的时候那位医生前后的说法不太一致,还要我做激光,为什么呢,于是心理就有点纠结,也在想是什么东西,是不是之前包皮手术遗留下来的问题,两年前包皮手术恢复之后确留下了一个小凸起,而且比现在稍小,时间久了不确定是不是那个位置,在想要不要找另外一个医生看一下 虽然这次检测前也做了一些心理建设,但负作用多多少少还有些出现,所以希望老师能踹我一脚,一脚把我踹出误区,我不想再纠结了,哈哈哈。 其实今年一月初检查后就放寒假了,心态也慢慢靠近正常状态,只是时不时会有些波动,一有波动就来看看干预中心的文章;也去干了份实习,跟了很多朋友聚会什么的,感觉还是挺开心的。这个学期开学之后到现在,其实都没怎么上过干预中心网站,也不怎么恐了,就是这几天要检测了经常来看,同时也在复习考研,明年就要本科毕业了,总体上感觉状态还是比较平稳的。 去年年末的时候看到干预中心的网站说过,4-6周后自己认为的窗口期是多久,那就是多久,所以我一直以国家标准,三个月,作为最后窗口期;而且我也坚信干预中心的文章所说,保持洁身自好,日常生活不会感染到性病,而且这次检查也是拖了蛮久才测的,觉得没什么必要了。但是这次检测最大的动机,是五一的时候在家做饭把手弄伤了,流了很多血,心有余悸,想彻底脱恐出来,完成之前测满三个月的打算,减少心理上的波动。以后也真的不想去测,没什么好测的了,没必要了就觉得。 十分的感谢老师能够耐心看完我的长长的文字,也十分感谢老师的陪伴,希望老师也能祝我考研顺利哈哈,也祝老师还有中心所有的老师工作人员志愿者,能够天天开心,身体健康,平平安安



问题补充:

抱歉老师,可能还是我文字编辑的时候出问题,可能删掉了,想补充一下,我4周和7周的检测,做的都是艾滋抗原抗体和梅毒tppa trust检测,都为阴。我对梅毒检测还是有些模糊,我搜索过干预中心网站,感觉梅毒检测的介绍有些少

时间:2021-05-08
发言人:kidog

张老师您好,前几天咨询过你关于医院采精室接触门把手怕得性病的问题,老师您说性病不会通过门把手传播,我发现自己纠结的点就是,门把手上残留病毒是否真的会在手淫时传染给自己。还纠结手冲洗不仔细没有冲掉病毒导致手淫染病。总之,我好像在纠结病毒的量,而这个量又不好衡量,导致陷入了对传染性病的疑惑当中。可能自己本来就是敏感的性格吧!麻烦老师指导一下,我所纠结的门把手上性病的病毒数量的问题,是不是不足以传染性病呢?再次感谢老师!



问题补充:

刚结婚没多久,因为害怕万一有事传染给媳妇,导致性生活也不敢过。唉!麻烦老师了!

时间:2021-05-07
发言人:妖妖铃

你好张老师,我2012年开始恐艾,在恐艾干预中心学习过,当时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再恐艾了。哪知去年我无耻又去复高了一次,就是去年五一节的时候,行为是全身漫游和被动口交,以为这个行为不是高危行为不可能恐艾,哪知道在网上听志愿者说有医生见过口交感染的案例,我一下子又恐艾了。这一年里,我在好大夫和知乎上咨询过很多医生,他们给我讲艾滋病知识,并告诉我没事,听他们说了很多,当时很开心,以为自己肯定能够脱恐。可是症状却越来越多,以前可不是这样,我有点怀疑他们在安慰我。我现在都快成艾滋病专家了,有时间觉得自己应该没事,但一想到一大堆艾滋病症状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知道恐艾干预中心在恐艾方面很专业,能不能帮帮我啊,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发言人:yuqinghuan

张老师您好,我有一个问题一直迷惑,不懂,一直左右矛盾,我之前看到过以前文章,hiv病毒一旦离开人体,接触体外环境立刻失活。但是为什么这种情况和吸毒者的针头注射不一样呢?吸毒者往往在针头注射后把血液抽回针管里,以用来确定是不是注射到静脉上。任何血液一旦被抽入到针管中,实质上病毒就被保存了下来,因为病毒并没有暴露于外部环境中。然后下一个人用同一个注射器注射,上一次被保存的血液就被直接注入他的血液中。如果有人把艾滋病毒抽入针管里,然后接着注入洗面奶里,洗面奶的瓶子是按压式的,也有挤压式的,和挤牙膏一样的瓶子,这两种瓶子口上贴上密封条是不是也属于真空状态,如果把病毒在艾滋病人的身体里用针筒抽出,直接注入洗面奶的瓶子里会不会一样复制生存?这样洗脸碰到了伤口会传上艾滋病毒吗?我在京东上买的洗面奶,之前投诉过商家,后来又重新买的,担心商家报复把艾滋病毒用针筒直接注入到洗面奶和水凝露里,十分感谢张老师能够讲解一下。



阅读数:40 查看全部
发言人:samadm

张老师你好!我是老恐,我恐日常。12年12月1日开始恐。当时检查了就没问题了。后来一直没有高危行为。15年开始非常恐,恐日常。不敢出门,张老师预约三次说了伤口如何传染。我去上班了,19年12月又不行了。辞职看病,去年开始暴露治疗,暴露治疗我以为可以了,我预约了郭海燕,结果她建议我去医院。这次暴露治疗我的头皮发麻,没有感觉。即便暴露治疗结束后一个小时仍然如此,手不受控制发抖。我们这里医生也只能如此了。今年开始心里治疗,电话治疗,接受催眠治疗,淘宝上找的,100元一次。潜意识没问题,我在潜意识状态下,我坐在公交车上,如果上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我不害怕,但我醒过来,又怕了今天早上,坐电梯,进来一个人吃东西,我就害怕他吃东西会出血。但我现在恐惧情绪和不能出门比,如果不能出门是十分,现在可能只有一分。我工作就是找问题,我把工作习惯用来生活了。我是一个完美主义,我坐公交车害怕睡觉,不是害怕有人故意谋害我,我不会这样想,但我怕万一有狗上来了舔了我。我家里不会睡觉开窗,但清醒开窗没问题。我觉得我现实和想象分不清。问题根本在于上学时候,老师喜欢打人等,有些行为我给现在学校老师说了,他们都说这个老师是个流氓。上大学时候到现在形成了习惯性恐惧。我这个人就是恐惧的。后来15年连续三位亲人去世,这个时候,不恰当的做了包皮手术。就恐日常了。我开始不信任现在这个医生了,我该换医生吗?你们这里有点贵是真的。我处于那个阶段,我后续治疗方向是什么,暴露治疗有效,但没必要了,我是一个需要我做什么,而不是让我想什么,才能解决问题,我以前是低着头走路,在排雷,现在我接受意见,平视走路,这样子,我心里感觉我想法很荒唐情绪稳定下来了。但是还是怕。你能给我一个方向吗?



发言人:Nokk

如果之前感染了不知道 吃了28天阻断药之后再查会让抗体变成阴性吗? 不管有没有吃阻断药是否三个月查出阴性就代表以前所有行为都没感染?



发言人:一刀

这个五一节本来应该很快乐,但我却快乐不起来。趁着放假,便去理个发,但理发过程中,被理发师修发脚的刀片割伤了后面的脖子了。因为我理发时,理发师刚给上一个人理发,也是用同一把修发脚刀给那个人割发脚,轮到我时,理发师也没有换刀片,给我理好发,直接就拿修发脚刀给我修发脚。可不幸的是,理发师割发脚时,不小心割伤了我的后脖子。我特别害怕,上一个人也是用了这刀片,我也用了,属共用了,前面的人也是用这个刀片的,属多人共用了。这下我被割伤了,脖子的背后起了一条痕,渗出了一些血。请问张老师,多人用这刀片割发脚,轮到我用时,间隔也特别短,我被割伤出了血,会不会有感染艾滋病呢?第二天拿镜子照,看到伤处确实是有结痂的情况,说明是真的被刀片割伤了。老师,我是不是感染艾滋病了?好恐慌呀,我该怎么办?理个发,都会被感染艾滋病么,太倒霉了太恐怖了。


张老师回复:

您好,一刀,好久不见,张老师还以为您最近有所提高呢,但是看了您的描述,您的一些很多痼疾都还存在啊。这也是为什么老师建议您有必要预约您信任的老师专家和您深度沟通,优先考虑本地的。毕竟单纯靠张老师在在线版块给您的回复,的确是杯水车薪。这些回答只能说起到一些暂缓效果,但不能本质上改变您的认知,这也是为什么您恐了这么久,一些部分还在原地踏步的原因。对于您的这个问题,老师认真看了下,共用这个没什么,只是共用前是否有处置,中间间隔时间等等,这都需要考虑进去,不是说您自己感觉到是什么就是什么。您想,陈老师做艾滋病防治都二十多年了,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也成立十多年了,而且在防艾圈有那么多朋友,也没有说谁理发就感染了呢。换成没有脱恐的恐友,恐慌很正常,只是当恐慌以后,我们如何对应来处理,而不是觉得上天要灭自己,就在竭嘶底里的发泄自己糟糕的情绪了,这可不是恐艾干预脱恐的方法啊。

回复时间:2021-05-04

发言人:wx19925158

老师您好,我是5月1日晚上有点精虫上脑,我现在都后悔死了,天天睡不着,那天晚上我去按摩店 按摩女技师按摩完之后、给我打飞机,先给我龟头上抹精油,然后用手给我打飞机,然后我用食指插进她的阴道扣了5分钟,我的手指没有伤口,但是一个倒刺也不疼、我当时紧张心不在焉就没有射出来,然后她用舌头给我舔了全身,我全身没有直接流血的伤口,但是腿上和背上有很小的伤口,没有流血,碰到会疼。现在该怎么办阿,后悔死了!全国没有我这样类似的情况感染艾滋或者乙肝或者其他性病的? 望老师救命!


张老师回复:

您好,五一节快乐,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情况,您进行的具体行为是打飞机,目前因为打飞机导致感染的明确案例,并没有哈,有精油这个不是坏事,这个减少摩擦,艾滋病毒也不会在精液里面存活,单纯抠阴的话,只是倒刺,没有疼痛,说明没有破损,漫游全身这种不作为感染艾滋病的途径。张老师不了解您的过去,是否有恐过艾,以及您的性格,只是受到刺激后产生了应激性的反应,有后悔,有痛苦,有矛盾,以至于我们为了缓解这种状态就对对抗,这些心理活动都是属于恐艾干预心理篇里解释的内容,也希望您先尝试让自己平静下来,有针对性的去选择适合的内容进行强化。对于边缘行为没有艾滋乙肝感染的可能性,其他接触类的性病就是看您的下体有没有触及对方带病的分泌物,如果没有,那就不用太担心。您需要先放松,老师在这里尽可能给您回复详细一些,希望帮助到您。但是这个要达到完全消除您痛苦,这个可能是一个持续改善的过程。

回复时间:2021-05-04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