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恐艾焦虑三个月有症状 怎么可以让心理走出艾滋病恐惧症

恐艾焦虑三个月有症状 怎么可以让心理走出艾滋病恐惧症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7月31日    点击数:

按照恐艾中心提供的脱恐数据和经验支持,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脱恐需要在进行专业医生老师和志愿者进行预估以后,对应完成艾滋病恐惧干预(恐艾干预)的所有组成部分,再进行评估并进行针对性的强化训练,补充不足或偏弱的认知情感和意志行为的部分,方能做到一个较为完整的科学脱恐。

艾滋病恐惧干预,即恐艾干预,便于记忆可以将分为艾滋病(艾滋病科普知识)、恐惧(心理科普知识)和干预(具体个案的针对性干预方法)三个部分组成,这是目前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脱恐最常规使用的方法,有效降低在进行艾滋病检测后出现的恐惧持续、转移、泛化,减轻在日常生活中的敏感及对社会功能的影响。

对于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已经恐惧了三个月,可以建议先用《艾滋病恐惧症严重程度自评量表》进行自评(在微信公众号的自我评测版块),得出一个测评分,这个测评分可以在收集信息这个部分的时候,供医生老师进行参考。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受网络影响,大部分都习惯或者仅仅关注恐艾干预中的第一个部分,即艾滋病科普知识,在过往张老师所写的艾滋病恐惧症脱恐三角关系理论的相关文章中,我们知道,知识科普部分占据整个脱恐能效值的20%,不可或缺,但是也不是唯一。如果只追求艾滋病科普知识,就会发现有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出现了烦恼,明明我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艾滋病基础知识,甚至我都可以在网上当一名专业的防艾志愿者了,为什么我还严重恐艾。还有一部分恐友,没有症状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已经脱恐,但是一旦出现近似症状或者非近似症状,都会产生剧烈的心理情绪波动,自述这是复恐,这其实也是仅仅掌握了第一个部分,而没有就其他部分进行预估评估有关。

一位恐艾三个月的恐友,特别是长期滞留于网络上,大部分知识体系均来自于网络,这无法培养出其最基本的安全信号,最直接的原因是网络角色身份的不明确,真实信息的不透明隔离了信任和关系的建立。很多时候中心老师在做恐艾干预评估的时候,就会感慨,成也网络败也网络了。网络可以让我们快速获得大量的艾滋病基础知识,以满足我们对自身是否能够快速掌握知识用以脱恐的期待,但是网络信息来源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安慰式言论或者恐吓式言论满天飞,则加重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内心冲突,一方面很想相信某一个结论,另外一方面又不敢轻易的去相信这个结论,需要采用自我防御体系系统中的反向去证明,在这个阶段如果没有专业医生老师有效的一对一恐艾干预,通常会诱发出强迫倾向,甚至强迫症。

一个恐艾三个月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这三个月他大概为自己脱恐做了哪些自助脱恐的方式,他的艾滋病基础知识里面到底有没有错误,他又是因为什么刺激源开始恐艾的,刺激源的类型是一个既往性的,还是一个新近产生的,是单一的刺激源,还是多重的刺激源,刺激源是否又产生了应激反应,有没有产生创伤应激的体验,这些都是我们作为恐艾症科研干预工作者需要着重考虑的,那么在这个时候,我们是非常有必要花1-2个小时的时间进行一对一沟通,以确定收集足够的该位恐艾症患者信息,用以完成他的个案化整理及预估分析。

个案化整理和预估分析是整个艾滋病恐惧症最重要,也是最核心的组成部分。也许对于一个恐惧非常非常轻微的恐友,简单问一句“某某行为会感染艾滋病吗”或者“多少天后可排除艾滋病感染吗”,答曰“不会”或者“排除”,他也许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但是对于绝大部分在网络上滞留时间超过4周的恐友,又或者因为艾滋病恐惧诱导已经问了很多专家的恐友来讲,可能也就是一句他认为的安慰罢了,这种安慰可以让他瞬间舒服,但是持久性并不强。或许在网络上问了一个志愿者后,得到肯定的回复,他立马又去问另外一位志愿者。一方面是恐友被艾滋病恐惧成功诱导出强迫行为,另一方面则是网络无法获取提供咨询服务的真实姓名或背景身份信息,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无法产生诸如现实交流的安全信号。恐友们总是在思考,指导我的到底是谁,或者说这位医生他真的认真看了我的问题吗,他了解我吗,他对我负责的吗。类似这些假设,正如他们拼命去想“万一”这个词汇一样,阻碍了他们进一步的脱恐。

如果恐艾三个月还无法走出恐艾症,建议花1-2个小时进行一对一沟通,这不是简单的科普艾滋病知识传授,还包括了三角关系理论的第二和第三部分。如今艾滋病科普网站在网络上随处可见,但是结合心理体验及分析和对应不同个案该具体使用什么方法的网站却鲜有存在。很多艾滋病专业基础知识可以一再被验证,通过选择恐友自己最信任的唯一学习地方,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们可以获得很多科普知识。

然而将艾滋病科普知识里面一些可能不太正确的论点筛选掉,并且通过一对一沟通收集到该位恐艾咨询者更多详细的个人信息及相关信息,为他做出综合性的预估和针对性的建议,这不是简单的几句交流所能代替的。通过收集足够多有影响的信息,形成个案化。彼此了解,和咨询老师建立了更为亲密的信任关系以后,通过预估,分析,评估等多个部分的工作,明确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目前所处在艾滋病恐惧症的什么周期,目前艾滋病恐惧症严重程度如何,针对咨询者目前的情况是应该选择逃避或注意力转移,还是选择冲击暴露或系统脱敏,这个都是需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是脱恐的难点,但也是脱恐的核心点。

下一次,张老师可以就恐艾干预过程中所遇到的一些恐友常见疑惑的问题进行交流沟通,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恐艾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