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恐艾症患者读读:你从来没看过如此可爱的艾滋病笑话

恐艾症患者读读:你从来没看过如此可爱的艾滋病笑话

作者:恐明灯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1日    点击数:

曾经在一个智商爆表的大学生论坛看到过这样一个有趣又令人反思的问题,大概内容是问了两个问题。其一,艾滋病是如何从非洲中部的黑猩猩身上传给人类的;其二,最早发现奶牛的奶能够喝的,他究竟对那只可怜的奶牛做了什么。也许这个问题会让人产生羞羞的联想,更会被人当着笑话来解读。当然,第二个问题不属于分内学科,的确也没认真研究过。倒是第一个问题风言风语流传了很久,最终变成了世界性误解。大部分业内人士认为艾滋病毒是活跃在非洲中部的猎人们猎杀黑猩猩时受伤,携带原病毒体的黑猩猩血液以交换的形式进入人体,最终变异形成了艾滋病毒。迄今为止,艾滋病主要以高危性接触的形式进行传播,难免会有人追根溯源,认为是非洲猛士关照过“多愁善感”的黑猩猩。

误解越来越大,自然而然也产生了一些笑话。希望大家在笑笑之余,也了解一些基础的艾滋病传播知识,不恐艾,不歧视艾,做一个真正不因为症状乱搜索,不因为有点疑病就在网络乱问的身心健康的人。

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多年,有一次同事们私下聚餐,办公室王姐他老公也来了,他非常为自己老婆经常参加公共卫生预防研讨会感到自豪。前些年参会的时候会发一些小纪念品。而纪念品中比较实用的就是保温杯,所以家里就经常会有“禽流感预防”,“接种预防利国利民”的杯子。他说他最喜欢的就是其中一个白底红字印有“关爱艾滋病群体”的,每次出差几乎都是挤火车,一用上那杯子,怪了,再挤的车次也会坐得很舒服。这话说得我们当场没笑喷。但是这侧面反映了普通民众对艾滋病过分偏执的误解,总是把艾滋病的传染性过分夸张夸大。其实艾滋病并不会说通过日常接触感染,然而很多人根深蒂固的思想并没有被改变。甚至很长一段时间,在艾滋病防治活动中,都会做一个“假如我是艾滋病感染者,你会拥抱我吗”的活动,试图来改善普通民众对艾滋病的误会。

上次还看到另外一个笑话,是关于蚊子的故事。说的是一个醉汉喝得醉熏熏的躺在地上,两只蚊子一齐飞上去叮了他一口,可由于这个醉汉喝酒成性,他的血液中酒精浓度过高,两只蚊子叮了他之后只觉头晕晕的,连飞都飞不稳。其中一只蚊子就对另一只说道:“我就对你说这哥们有艾滋病,不让你吸你就是不听,还连带我受累了,看吧,这下把我们都感染了,咋办,头好晕好痛。”当然,蚊子没有那么高的智商,赋予蚊子智商的只是道听途说的段子手罢了。然而段子手的段子背后还是有很多警示意义,现在担心蚊子感染艾滋病的人不是很多么,现在一担心头晕头痛浑身无力疲劳不就在怀疑自己是否感染艾滋病的人不是大有人在么。以讹传讹,本来蚊子根本不会传播艾滋病,而艾滋病就算感染也几乎感受不到明显的症状,却谣传得三人成虎。就像以前有个新闻,说四川绵阳某县一个艾滋病感染者掉进鱼塘溺水身亡了,整个鱼塘的鱼都没人敢吃了,老板甚至免费送给邻居,邻居都是房门紧闭,生怕送鱼送来了瘟疫。看来这个真不是送鱼,而是送愚。

最后还有一个笑话从大学校园传出,当时传得很广泛,大概意思说的是某科大一男性大学生正孤身在一偏远自习室自习,却看见一妹子要跳楼。久劝不听,骚年怒火中烧,对着妹子说道:“既然你要跳了,也不留恋啥了,还不如让我这个处男体验一下。”没想到妹子居然同意了,两人就一起在校外小旅馆开房,一番巫山云雨之后,骚年问:“生活如此美妙,干嘛寻死觅活啊”结果妹子一听又哭了说道:“我被疾控中心检测出了艾滋病,不想活了。”但凡看了这个笑话,都在笑话这个可怜的工科男如此运气的背。这笑话更多的暗示出了有性接触感染艾滋病的机会异常高,然而这并不是科学,艾滋病毒传播得遵循相关的几个标准,并不是说一旦有性接触就必然感染艾滋病。按照科学的说法,发生无保护的性接触是有一定几率感染,而不是说成百分百中招。只是长期从事防艾工作的我们来说,还是建议无论在发生什么行为时,无论是否和对方熟悉认识,尽可能保护好自己,安全有一套吧,不然真的在行鱼水之欢时哪天就真的艾就一个滋了。

 

本文系恐艾干预中心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否则重惩以儆效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