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阅读数:2 查看全部
发言人:exist

张老师,您好,上次我的表述可能不太清楚,导致您没能理解,我的意思是,我最担心的或者说属于边缘行为的就是五年前那几次被动口交,剩下的都属于不太必要的担心,只是这种担心最晚的也是一个月之前了,所以才会说最近是一个月之前,因为检测嘛,正好可以一起排除。您说到彻底这个词作为医务工作者是谨慎使用的,那我想换一种问法,是不是国内目前还没有过了一个月的窗口期第一次检测没测出来的病例呢?另外我问的二次暴露和护士故意传播的问题,我也反思了一下,我没有跟别的恐友再进行过交流,个人性格方面可能是有一些固执己见进而放大了不安全感,但我其实并没有现在就开始担心,只是想先问一下,以免以后出现这种心理又陷入迷茫。另外还有一个问题,您说没有深入的了解不能做出客观的判断,那么您认为我在去检测之前(应该是10号)有没有必要在咱们中心进行一次一对一的咨询?(我知道咱们中心是本着不主动暗示进行一对一咨询的原则,所以我只是希望您给出一个建议,在这里先声明不管您的答案是什么都不是出于让我花钱的目的,避免别的恐有误会)感谢您的阅读,给您添麻烦了。



发言人:ygu5

我是男生,在六月末我进行了一次高危行为(无套性交)之后就开始不停地恐惧。一开始也是在网上翻阅了大量真真假假的信息,直到来到这里,了解到了窗口期42天是可信的。但是在这42天里我的心情必然会非常煎熬,没法和家人坦白,只能自己在晚上默默流泪。现在还剩33天左右,我实在不知道我该怎么度过这33天,再这么下去我可能会撑不住。



阅读数:7 查看全部
发言人:风中叶

张老师,你好。 我是一个男生,在某高校读研,前几天我在实验楼上厕所的时候,在zw,擦完后;剩下的纸却掉在了便池右前方的地上,gm还没擦,当时也没多想就捡起来用了一张,然后就有点怕,就从口袋里重新拿出几张纸用,现在感到后怕,因为我有强迫症,正在服药期间,有恐艾倾向,担心会感染HIV,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谢谢。



发言人:化心恐a

上次咨询了问题在中心学习了很长时间,基本上对自己过去的痛苦有了一些解脱,我开始深度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恐艾。我发现我自己是一个特别敏感的人,总会对小细节特别注重,从中考那时候去那时候我就开始担心自己睡不好然后考不好,我总是会担心害怕一些事情,从体育考试那时起我就想自己成绩是不是记错了,中考又会怀疑名字写了吗?准考证号码写了吗,我觉得我有些强迫症,缺乏一种安全感,总是要一种绝对的安全感,一种特别绝对的完美主义者,反思了自己之后,我也明白了我自己不吸毒,不发生高危性行为,基本上就没什么东西了,但我想从根本上解决自己的缺乏安全感,怀疑感,强迫感,自我强迫,强大自己的心理承受力。您有什么建议吗,我暑假打算去学校的心理咨询室调试一下,还有其他的辅助方法吗。



发言人:AJian

你好,大约是十天前,我头脑不好找了个小姐,一开始用湿纸巾帮我擦拭阴茎,然后带套做了,套没有破,回来后就特别害怕,感觉自己会不会感染艾滋,这两天牙龈肿了,扁桃体也发炎,有点咽痛,下巴淋巴有点不适,偶尔有点疼,像是嘴巴张太大导致的那种疼痛,这会不会是感染了啊,现在真的好怕。。。



发言人:恐惧小刘112

张老师,非常感谢您两次的回复,这次还要麻烦您,4周自测为阴性,基本脱了,但是皮下出血点持续好久了,而且近一周的时间,淋巴结有点肿大,口腔内舌头与牙龈链接部分用舌头能舔到黄豆大小的淋巴结,而且又长了两个小的这个部分,腮帮一侧淋巴疼有点。脖子从上个月开始就感觉不舒服持续到现在了。这个咋办啊张老师。



阅读数:47 查看全部
发言人:wyc123

老师您好,本来已经脱恐了我,但因为这疫情我又有点恐了,我是北京的,最近老看到好几个新闻都是,前几次新冠核酸阴性数次才呈阳性,就是因为发烧不退一直检测,可HIV没有症状啊,而且前几次新闻里的那个人新冠核酸阴性检测也是在我去检测HIV的那家三甲医院检测的,所以我有点担心那个医院检测结果是否准确。还有一个问题我想问一下,医院检测HIV阴性后三个月我又去参加献血活动,是合格,但当时人特别多,会不会条形码可能贴错呢,血液中心会不会检测时候把样品弄乱呢,毕竟那么多样品,发送短信结果时会不会把我的结果和别人的结果弄混发错人呢?



发言人:高槎轩

医生,您好,我想咨询下,男男 kj 主动方 口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口腔内壁咬出两个小口子,最后没有tj,请问这样多少风险?对方之前用试纸检测过是阴性


张老师回复:

张老师:您好,您的行为是男男主动口的,口腔内壁咬出的口子是当时口交的时候咬出,还是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咬出的呢,没有舔小J,这个不作为风险评估的一个重要步骤。一般来说,主动口交的感染率也是非常低,但是考虑到姜拥军等知名教授曾经在艾滋病学术大会明确表达了男男主动口交有相关的研究追踪感染案例,我们还是谨慎的建议男男有主动口交行为,最好在窗口期以后去进行艾滋病检测一下,这个可以视作一个既定的流程,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不过一般没有深喉和内射的话,我们觉得您真不用过余担心焦虑,何况对方还是很专业的进行了试纸自测,当然其所来源的试纸和储存都是科学可信的。只是不管是您还是他,已经有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都有一种测试的先决意识,就不太清楚是否过往您有恐艾史,恐艾经历是目前让大家难以真正彻底脱恐的根本,如果在还没有彻底脱恐的基础上,我们是不建议大家再有一些过分的接触,这个一旦没控制好,容易泛化,所以我们还是建议无论男男,还是男女,最好都找固定的伴侣为最好,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0-07-03

发言人:wrf

老师好,首先谢谢您和恐艾干预中心网站,我得到了您一些帮助学到了一些知识,六周差一天(41天)只化验抗体的酶联法能排除了吗,我朋友用我的健康证,非得让我去一起抽血,本来我就恐艾,就是抽血的针眼正在流血接触到了衣服,衣服在医院接触过公共物品,而且我用右手食指按了一会针眼,右手接触过医院公用签字笔和大厅的塑料门帘,就怕手上接触到病毒,针眼出血不是属于开放性伤口吗,这不是危险行为吗,个人生活非常单纯,我从来没有婚外性行为,性接触我不怕,我总感觉血液传播最直接最易感染,李在村网站网上有人跟李在村留言和我的情况差不多,李在村医生说针眼对外冒血,外边少量病毒不可能通过这么小的皮肤破损进入,而且量太少,不考虑风险。我总感觉微量病毒就会感染,因为我平时就体质差容易感冒。我总感觉病毒会通过针眼污染流出的血液,血液接触破损伤口进入毛细血管,总感觉这种情况比性接触还易感,实在不放心又化验了一次,不敢去县级医院了,因为抽血的人太多,六周化验是在社区卫生服务站,他们是送检一个迪康医学检验,我上网搜了一下,这个医学检验公司2019年度被市疾控评定为优秀初筛实验室,我想问问老师六周我能脱了吗,能和爱人过性生活了吗,医学检验实验室的人员和试剂应该也正规吧,网上说大型三甲最靠谱,免疫力差的六周也能排除吗,真不想这样下去了,


张老师回复:

张老师:您好,您和下面那位叫守护一生为阴的账号情况看似差不多,41天属于六周,是可以排除的。对于您担心的抽血针眼接触到衣服,这个也是不用担心的。没有这样的感染案例。而且您本来就没有高危行为,您这个担心更没有必要。如果您觉得李在村老师不错,建议您就直接预约他的一对一沟通,不要去拿其他恐友的留言作为您的参考,有时候咱们理解那还好,但是没理解又想到一些新的东西,反而影响我们的正确判断。您不能靠您自己的感觉,靠感觉是一种心理状态,那个并不是世界客观的展现,我们可以说您生理的确没问题,但是看您就心理活动的描述,可能您还需要就恐艾症的体验和反馈进行一些方法脱离。医院这个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检验方法,就您目前心态您是否能够和您爱人可以发生关系,这个还需要评估心理,只是从生理角度,刨除心理体验来说,您当然可以和您爱人发生关系,只是您自己的选择,伴随着心理反馈,这个或许对您的影响是最大的。希望您能分清主次关系,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0-07-02

发言人:pigfly123

老师这是您回复我的,而且您这些假设都不满足一个感染原则和条件,如果说想刻意传播性病老师还能理解,传播艾滋这样难以传播,湿纸巾和针刺这个也不作为极度高危的行为,老师我想最后再问下,那我这个算不算高危行为?意思是算高危行为但是不算极度高危行为?意思说我这些假设即使成立我也不会感染吗?老师我看的有点迷糊。那老师到底建议不建议我去检测呢?是不是可以放宽心了?


张老师回复:

张老师:您好,如果老师已经回答过您的问题,已经给了结论和建议,就以结论建议作为参考,如果对结论建议自身无法明确,那说明是由于自我性格中的不确定或者其他心因性产生的问题。这个我们认为不是脱恐好的方式,这也是很多恐友按照自己的感觉来,我自己反复去问,反复去想,总有一天我能够相通,那么我就脱恐了,或许这样有部分人能达成目标,但是我们认为这个不算是科学的方法。您迷糊的也在于这里,总觉得老师给我建议不要检测,那我就没事了,我就放心了。事实上我们给您提供了建议,因为如果我们的确觉得您有不少高危风险,我们都会主动建议检测,如果没有表示,那就是默认不建议检测。但是您自己是否决定去检测,这个不是我们能决定的。所以这也是大家常说的,师傅领进门,修行靠个人。像我们的预约咨询者,尽管和老师有过几个小时的一对一深入沟通,讲透很多道理,帮他消除了很多错误和误区,但是最终该怎么看待问题,以什么心态面对,这些也得有自我的一些心境体验和决定啊。这就是我们常说的脱恐不仅需要靠老师,也需要靠自己,也就是这个道理了。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20-07-02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