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心理>> 在线咨询

在线咨询

发言人:342137641

(之前发的漏了内容,以这篇为准,谢谢老师) 由于日常恐艾,也有过边缘性行为接触体液的担心,六周阴也没能减轻恐艾,加上这阵用酒精消毒的强迫行为越来越严重,很折磨人耗费心力。看了一些资料后,总结了个“两河一瓢水”来帮忙自己更好的理解,请老师帮忙看看是不是正确,如正确的话,既帮自己减轻的心理负担,也借这个平台希望帮到恐友们一点。 如果把两个人比做两条河,一条干净的绿河,一条有食人鱼的黑河。只有两条河联通了,食人鱼才能污染干净的河水。 1、“万一假设”。实际上,大多数人都是干净的绿河,只是恐艾的人因为对绝对无风险的追求,怕“万一”,总是把对方假想成黑河。 2、“日常接触”。日常生活中即便遇到个黑河,握手等接触的只是黑河水,接触不到食人鱼。即便接触到了食人鱼,我们的皮肤就像两条河之间坚实的大坝,食人鱼无法通过,除非那么几种特定行为让大坝出现裂孔,让食人鱼有机会从游过去,而且这种机会也是有概率的,与黑河水中食人鱼的含量等也有一定关系。 3、“体外的体液”。排出的体液我们手指或者皮肤接触到了,其实也就相当于直接暴露在空气中了,类似从黑河中取一瓢水倒在绿河大坝上,此时绿河既有大坝保护,同时,这一瓢水很快就会被蒸发,蒸发后食人鱼离开了水环境,很快也会失活,没法自己游到绿河中,即便再将这条死去的食人鱼扔进绿河中,也不会对绿河造成影响。 4、“干涸失活”。接触到的或者暴露在外的体液如同这一瓢水,里边的食人鱼多久失活与这一瓢水多久干涸有关系,而这一瓢水多久干涸又与水量、温度环境等等有关系,没有标准答案也没法一概而论,但体液干涸了病毒也基本就失活了。(实际上,除非一大堆血液体液等,性行为手指等接触的体液很快就会干涸) 5、“酒精消毒”。一方面,在这一瓢水还没干涸的时候,喷洒酒精通过酒精挥发加速其干涸,以达到让食人鱼暴露失活的目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直接作用于食人鱼本身,摧毁食人鱼咬人的利齿(病毒的包膜蛋白),使其不再具有伤害能力。这个角度看,在体液干涸后,酒精消不消毒意义已经不大了,但体液没干涸的情况下,有没有必要喷酒精?除了加速干涸外,好像也没法直接杀死病毒。 以上,对于恐艾特别日常恐艾的人来说,是否了解到这个层面差不多了。特别是最后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减少一些日常的酒精喷手的强迫行为,现在我每次用酒精免洗消毒凝胶都还不放心,非要用液体的75酒精喷满全手反复擦拭几遍才肯罢休,实在太耗费自己心力了。 唠叨这么一大堆话,辛苦老师了。



发言人:342137641

由于日常恐艾,也有过边缘性行为接触体液的担心,六周阴也没能减轻恐艾,加上这阵用酒精消毒的强迫行为越来越严重,很折磨人耗费心力。看了一些资料后,总结了个“两河一瓢水”来帮忙自己更好的理解,请老师帮忙看看是不是正确,如正确的话,既帮自己减轻的心理负担,也借这个平台希望帮到恐友们一点。 如果把两个人比做两条河,一条干净的绿河,一条有食人鱼的黑河。只有两条河联通了,食人鱼才能污染干净的河水。1、日常接触,我们的皮肤就像两条河之间坚实的大坝,除非几种特定行为让大坝出现裂孔,让食人鱼有机会从孔中钻过去,而且这种机会也是有概率的,与黑河水中食人鱼的含量等也有一定关系。2、排出的体液暴露在空气中,类似从黑河中取一瓢水,倒在绿河大坝上,此时绿河既有大坝保护,同时,这一瓢水很快就会被蒸发,蒸发后水中的食人鱼也会失活,没法自己游到绿河中,即便再将这条死去的食人鱼扔进绿河中,也不会对绿河的生态造成影响。3、暴露在外的体液如同这一瓢水,多久干涸与水量多少有关系,里边的食人鱼多久失活,又与多久干涸有关系,没法一概而论。只要干涸了,食人鱼就暴露出来了,甚至都不需要再用酒精等“杀虫剂”去处理,挣扎两下很快就没有威胁了。4、酒精消毒的作用,一方面,在这一瓢水还没干涸的时候,通过挥发加速其干涸,以达到让食人鱼暴露失活的目的。另一方面,也可以直接作用于食人鱼本身,摧毁食人鱼咬人的利齿(病毒的包膜蛋白),使其不再具有伤害能力。这个角度看,在体液干涸后酒精消不消毒其意义已经不大了。 大概是这么回事么?特别是最后一点,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减少一些日常的酒精喷手的强迫行为。现在我每次用酒精免洗消毒凝胶都还不放心,非要用液体的75酒精喷满全手反复擦拭几遍才肯罢休,实在太耗费自己心力了。这么一大堆话,辛苦老师了。



发言人:NCC

在四天前因为自己没控制住自己找个一个年纪比我大很多的姐姐,因为我自己有艾恐史所以我很注意,当时的情况是,在前戏的过程中有舔阴的行为,当时口里有嚼口香糖并未感受到血腥味,口里也没有开放性的流血和伤口,但是因为有嚼槟榔的习惯我怕口里有未被察觉的口腔溃疡(并无疼痛感)随后进行了dtxj,在快结束的时候发现byt上面有少许血液,我立马终止了,并去卫生间检查了byt有无破损,后面进过询问再得知她月经走完两天但是走的不干净,我想问询老师请问一下我这种情况是否有感染的可能或者是否有主动舔阴感染的案例,通过中心学习后我明白后面的行为基本不可能造成感染我就怕主动舔阴的行为有感染的可能(当时有吧舌头伸进去但是时间不长,不算激烈)这个姐姐有过10个前男友我怕的要死,但是说从来没有约过希望老师能给予我建议谢谢老师如果她是携带者我感染几率大吗,我所认为的结交还是满嘴的血,少量的血液可以满足体液交换的前提



问题补充:

这个姐姐是认识了很多年的

时间:2024-06-12
发言人:恐惧的人

被人妖口交了,好怕感染艾滋病,今天在网上听到有恐友说打电话了问了医生,医生肯定的说有三个月后转阳的案子,听到好害怕,感觉自己快窒息了,求求张老师,告诉我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发言人:恐艾恐狂

老师好,您上次让我详细描述一下我的情况,我和我的对象是在24年年初通过一个宠物商人的客返朋友圈认识的,我17,下学期高三,她16,下学期高一。我的恐惧史是这样的:22年23年我都在拼多多买过廉价fjb,在23年4月刚买回来使用完之后我意识到这会不会感染hiv,由于不知道合理渠道去询问,于是我就开始百度等一系列的搜索企图脱恐,但结果不尽人意反而加重。我恐前期症状。然后到后来好不容易脱恐,又因为自己身体的一些不适开始进一步乱想。好不容易好了,又被新发生的一些生活行为和身体的一些不适所重新复恐,以至于我现在开始怀疑,我自己是否以前和别人发生过行为,又因为自己生活中上火啊感冒等一系列问题而再一次恐惧,而自己在回忆中思考,自己印象中初吻都是给了现任对象的,严格上她是我的初恋,而自己回忆不到是否有和别人发生关系,而忘记,如果发生过,时间地点和谁,我都回忆不起来,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没有过和别人发生过关系,我也咨询过陈老师,他也问了我那个问题,和谁,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这种事情不可能忘记的,所以我没有和别人发生过,也不可能和别人发生,请问您如何看。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我明年就要高考了,我不想在恐惧中输掉自己的人生。请您指导我吧,谢谢您。祝您端午安康



发言人:qqq321

祝张老师端午快乐,我感觉快脱恐了,没有找到恐艾中心以前,我恐口交,恐接吻,恐恶意注射。在你们网站自学了几个月,明白口交接吻不会感染艾滋病,虽然还是不敢在外面看电影,不敢去小饭店吃夜宵,但状态好多了。张老师是我见过最负责的人,不会像其他老师只会说一句没事,问再多也只会说一句没事。张老师详细的回答了每一个问题,还启发我们去思考为什么会恐艾。最初我不明白,认为有艾滋病风险才恐艾,在自学中,我逐渐明白了,性格敏感,和艾滋病感染没有任何关系,恐艾是心理方面有了问题。在你们网站,我学会了平静的去分析艾滋风险,同时我也学会日常做人做事不能太情绪化,你们比寺庙拜佛还有用。每次我看到你回复了留言问题,内心都非常踏实,只要老师还在,肯定能保佑我没问题的。现在我特别有信心能脱恐,祝中心越发展越好,祝老铁们永远阴阴阴



发言人:君自潇湘

性别:男;行为:男女wtxj,女方不是js,是前任。但是私生活有点问题(和四个男生发生过五次关系)。描述:发生高危行为(4.11)之后,第45小时左右,连续吃了5天左右阻断药,之后由于胃疼就没有在吃。目前是断药四周之后(5.21)检测了传染四项艾滋,梅毒特异性都是阴。断药六周雅培四代试纸自测阴,能排除艾滋吗?只吃了几天阻断药会影响窗口期检测吗?需要三个月后复查吗?我看他们说吃阻断会导致病毒休眠,排除时间不定。谢谢老师


张老师回复:

您好,张老师认真看了您的行为,和您发生关系的事您的前女友,张老师不太了解您们的情感生活史,但明显的感觉她给您的安全感并不多,您还会纠结于她曾经的一些性生活史,但是两人既然是恋人关系,老师还是建议到了什么样的关系程度,信任程度,具体做什么行为。这种类似于我们和咨询者进行恐艾干预心理,有没有效果,最初是由对中心的了解,对老师的熟悉程度决定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求恐友们要预约老师的电话,视频或面询,请一定要看一下老师们的资料介绍和背景,去微信公众号上听一下每一个老师的音频和视频,产生的效果远远高于在不是很熟悉了解的情况下进行恐艾干预。希望您以后交往朋友时,双方有了更多的熟悉了解,会增加您的安全感。如果可以的话,是您的前女友她去检测梅艾没问题,那么您没有其他高危行为,可以直接排除。如果您不好意思联系她,您自己去,按照对方就算是感染者的前提下,您断药六周后也可以排除了。艾滋病毒阻断药物不会影响梅毒,对于阻断药物在断药后,药血浓度恢复正常水平,病毒又会开始继续复制繁殖。至于病毒休眠,您不用去考虑这种假设,如果您把您的安危交给网络,张老师觉得您对自己并不负责,网络上自媒体都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去表达一些观点,但很容易以讹传讹。张老师认为您以停药时间作为节点开始计算,就足够了,何况您也仅仅服用了五天左右。

回复时间:2024-06-09

发言人:Jack永不复高

张老师,我想您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我觉得对我自己来说,只要生理排除我就不会恐艾,我相信科学,不会无脑恐,我上次想表达的是自己有梅毒史,虽然已经治愈,但是总觉得心里有个疙瘩,无关害不害怕的事,就是会担心以后,会担心未来,感觉自己和普通人不一样了,我认为这与恐艾无关,就是懊恼,后悔,无法与自己和解,感觉压力很大,做事情也不得劲,已经不是正常人了,不知道该怎么做


张老师回复:

您好,可能您也理解错了张老师的意思,或许您可以这样理解,稍微说的细致点,恐艾是有不同形式的模型,有的恐友是针对自己具体某次行为的担忧担心,以此引发了焦虑恐惧等心理障碍。还有一种是曾经过往的行为造成了心理创伤,以后稍微涉及到一些词汇,事件,都可能引发人的过往回忆和痛苦再体验,由于防御模型没有改变,有一些刺激都会造成同样的感知感受。可能您说的生理排除就不会恐惧,指的是第一种,但张老师可能处于多年的经验,以及对自己预约恐友的评估分析,差不多都是后者得到改善,生活学习质量提升为目标。前者是初级阶段,可能更愿意接受行为分析,一般有人保证绝对没事排除即可,就可以获得一个相对安全支持,内心就会舒服。但是后者基本都是需要对咨询者有更多的了解,并且针对个人量身定制的心理干预计划和步骤,我们也称之为恐艾心理干预。虽然张老师对您不了解,但是好像记得您是一位学生,在您们学校的心理健康教育中心有一位心理老师长期沟通,心理干预一般都是需要一定时间后,才开始产生积极的效果,您可以继续和您的老师保持一定频率的沟通,务必让她对您有更多了解,熟悉您的情况,并且针对您的个人经历,给您制定有计划的脱恐步骤和目标,以增加您在恐艾心理方向的认知水平,该认知和传统的艾滋病基础知识认知是完全不同的两个概念,在她的持续帮助下,如果您们的关系更加紧密,熟悉和彼此了解,对于您的创伤心理修复,得到的改善改变将会更多

回复时间:2024-06-08

发言人:恐艾快活不下去了

老师我的行为是这样的,2月25日和两个女的dtkj ,dtxj ,回来就开始恐艾,后来16天三甲医院四代阴,医生说我排除,19天参加无偿献血,血液检测合格,四代和核酸无反应性,后来41天县级医院胶体金法阴,45天三甲医院四代阴。后来因为害怕68天县级医院胶体金法阴,再然后因为体检淋巴细胞百分比和绝对值低,我电话咨询过刘老师,在线咨询过张老师,后来86天县级医院胶体金法阴,可是现在身体前胸和手臂时不时会长几个又疼又痒的疹子,手指等身体部位间歇性有针刺感的疼痒感。想问下老师,86天后身体有症状可以排除吗?我在行为发生前,曾经参加无偿献血12次,现在时间到了,我是否可以参加无偿献血?最近老婆催我生3胎,我是否可以和我老婆同房怀孕?


张老师回复:

您好,不太清楚您过往是否有过恐艾史,如果有既往恐艾史和您第一次恐艾,产生的应激反应是有差别的,不太清楚您献血的初衷是什么,如果您的主要意图是为了帮助他人,张老师对您献血是支持的,如果您的主要意图只是为了排除是否感染艾滋病去献血,张老师不会特别支持,这极有可能会影响您道德层面对自己的谴责,虽然都是献血,动机不一样,决定了我们不一样的刺激,体验和反应,您是固定时间献血,您当然可以去献血,但是您可能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从结果上来说,您已经排除艾滋病感染了,但如果还纠结于艾滋病事件引起的心理刺激上,建议您有必要用恐艾心理方法来调整,恐艾心理并不是网络上所流传的反复告诉您没事,就称之为恐艾心理,它是一种根据您具体情况针对性制定的方案,既然您和刘老师一直在保持电话一对一,可以继续保持,让刘老师更了解您,并根据您目前的情况制定一些脱恐方案和步骤,张老师和您的交流仅限于留言的简单交流,于您的家庭,成长,您的性格,您的思维模型,都不了解。从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来说,您可以排除了,但是您现在涉及到症状,太太催您怀三胎等现实压力,都会继续引发您的恐艾应激反应,您先跟着刘老师稳固您的情绪模型,再综合的对自我有更多认识,可能对您的帮助更大。因为有的事情不是咱们着急焦虑,他就能被控制住的,一个好的体验,思维和方法可能远远胜过在网络上问几百个问题。如果大家都能理解这点,也不至于一直在恐艾的圈子里反反复复,原地踏步了

回复时间:2024-06-08

发言人:哈哈哈12

在网上问了很多人,有医生,有志愿者,有恐友,100%说接吻和口交肯定不会传染艾滋病,但是在我们本地传染病医院问医生,医生说不能完全保证接吻和口交不会传播艾滋病,我吓到了,质问他为什么网上说法和现实差距这么大呢。医生竟然翻起白眼,说我相信网络为什么还来找他,网上乱说一通安慰人,出了问题找不到人,他们在医院坐诊,肯定不会安慰人,只对病人负责。想请问一下老师,你们也做网络和面诊,怎么看待医生说的这句话呢,感觉网络和现实差距太大了,我恐艾又加重了。


张老师回复:

您好,端午节快乐,现实世界的医生一般会保守一点点,他考虑的理论会更多,特别现在医患矛盾尖锐,医生普遍都会保守一些,而网络上风气可能是相反的,除了有一小部分故意在网络上吓人,绝大多数还是以安抚式为主,符合恐艾群体的心理需求,但是在我们看来,如果过余安慰,忽略了科学本质,那也是一种问题。这其中,就涉及到了一个问题,谁对您负责,才是决定您拿谁的体系作为标准参考。客观说,的确接吻和口交很难感染艾滋病,但是医生们一般不会像志愿者,专业的医生都会考虑到很多可能存在的前置条件,除非这名医生对您十分了解,帮助您排除了前置条件,就可以给您一个肯定答复。在双方刚刚认识,对方就给您百分百,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这也不科学,凭什么一个人对您不了解就敢给您绝对保证,他不就成了一种为了安慰而进行的安慰吗。医生在医院坐诊,会综合考虑更多,相对保守,我们如果明白医生所处的环境,或许就会理解他。其实为什么现在网络风气越来越不客观了,在于大家都喜欢听好听的话。综合来说,接吻口交一般情况都是没问题的,但是如果涉及到双方满嘴是血的互吻,男男主动口交的破喉等行为,还是需要谨慎一点点。对于我们来说,我们中心的老师为什么和恐友一对一沟通都是需要花很长时间,就是需要更多了解恐友,知道很多细节,对恐友们越了解,越排除可能得前置条件,才能给他更多的保证。不然流水线式的绝对保证充其量让恐友当时开心一下,然后恐友又会陷入假设去论证的矛盾中,这样并不利于恐友彻底走出恐艾症。也希望您能做一个拥有筛选和分析能力的恐友,像张老师自己的预约恐友,没有说谁是靠一句简单的保证就走出来的,大家最终彻底脱恐,都是他们学习到了科学判断的方法和筛选真实信息的能力,对恐艾心理的防御机制都是比较了解的。最后祝您越来越好,早日脱恐。

回复时间:2024-06-09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