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艾滋病脱恐靠自信心 并非知晓艾滋病感染条件脱恐(上)

艾滋病脱恐靠自信心 并非知晓艾滋病感染条件脱恐(上)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10日    点击数:

  不一定是每一个有过婚外情或者一夜情史的人都会产生艾滋病恐惧症,也许有人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远,但是当觉艾滋病宣传日以后,说出艾滋病传播早已经从特定人群向普通人群转移时,从事一些特殊服务的小姐们或许比同学聚会朋友聚餐上认识的女孩子们在艾滋病防护上更科学更卫生的时候,很多人瞬间就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近,从而开始表现出对性病艾滋病产生了微妙的忐忑感觉。然而,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通过在医院和疾控中心的人进行了艾滋病抗体筛查以后也就不当成一回事了,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却还在纠结万一自己检测不出来怎么办,万一医生护士不作为怎么办,万一自己是那个特殊又特殊的人怎么办,另外还有一部分人却在思考自己在网上购置的艾滋病检测试纸是不是正规的,网络上卖艾滋病试纸的商人连上门自提都不愿意,是不是他们在做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怕我们知道。太多太多的疑问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真正能脱恐的很少,反倒是因为恐艾以及恐艾后应激反应(所谓的后遗症)越来越多。

  从几年前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充其量不过十万左右,到现在,严重恐艾的恐友却高达几十万,还有一部分介于脱恐和恐艾之间,甚至部分也在尝试着做一些志愿者的工作。全部加上的话,可能有接近一百万之多了。为什么会有这么多恐艾症患者存在,网络的不可信,不规范,便利背后的隐蔽性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正如用药三分毒,网络搜索在便利的同时,也同时给急需要知识的人群很多疑惑和矛盾,甚至一个知名医生曾经在网络上回复了一个月的问题,因为并非亲眼所见,有很多恐友也都在质疑这到底是医生本人,还是医生们的学生或者助手在借医生之名集聚人气呢。

  任何事情都有其相对性的说法,所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快乐悲伤。信任与不信任的角力,让每一个真正愿意脱恐的恐友都过得战战兢兢,以至于形成了安全补偿。我觉得我必须要自己去反复分析,才能够对我脱恐有帮助。实际上先不说恐艾干预中心临床干预的案例在自我反复强化自己试图脱恐上所占据的比例,但是就各位恐友您们其实也可以自行想象一下,对于您们自己,何尝不是一句求人不如求己的心态来脱恐。但是前提,您也得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给予一些方向上的建议,如果单凭自己的感觉觉得我自己靠自己去想,反复的想,反复的去论证,最终看似艾滋病知识丰富的超过了专家,最后内心还是在各种忐忑,各种矛盾冲突,甚至随时在不断的进行艾滋病来临的预警,直至因为艾滋病恐惧症。从一般的心理问题变成了严重的心理问题,再从神经症变成了精神病障碍。

  其实为什么很多恐友想自己反复去想,最根本的原因是一个对立说法的集合,就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但是又需要靠自己去脱恐。结果机械的接受各方面信息,没有办法去完全整合,当时的冲力变成了阻力。所以恐艾症的恐友,大多执念于这样,以至于越去学习,却没有脱恐,变成了一种偏执,甚至有不少开始供奉“朱茵”的照片,以此完成心理的暗示。其实这都是恐友们对自己缺乏自信的表现,觉得自己这样想方法没有脱恐,那样想方法没有脱恐,或者总是害怕自己万一感染艾滋病怎么办,自己采用恐艾干预方法失败怎么办,不敢鼓气勇气去利用科学尝试,结果最终沉沦在了一种习惯性的思维里面。那么张老师以下一对一恐艾干预的经验希望可以帮助恐友们建立用以脱恐的自信心。

(下篇文章将于12月15日左右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