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不要对路边小卡片随时起意导致患上艾滋病恐惧症

不要对路边小卡片随时起意导致患上艾滋病恐惧症

作者:罗霞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18日    点击数:

  有谁见过哪个侵害他人的小怪兽会恐惧艾滋病,从最早被曝光的娱乐圈大咖,再到学术界的叫兽,再到公益圈的知名人物。看其道貌岸然,一副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远的样子,也知道这些侵害他人的鼓噪分子压根就没有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只是如果被侵害的姑娘同样没有相关维护自身法律的意识以及健康安全的意识,最终最受伤的也还是自己。话说回来,如果有侵害动机或妄图实施的都是恐艾症患者,那么相关事件将被直线降低,而不是现在一追查下去,数量惊讶的令人可怕。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说,就算美女数着美元倒贴,他们绝大部分都不愿意再受艾滋病恐惧症的锥心之痛了。

可是为什么侵害女孩子们的“高富帅”从来不恐艾,然而没有性高危的却天天在恐惧焦虑艾滋病呢。这真的是因为老天不公平么?

请各位朋友看看下面这个案例。

小李是上海一名普通的技术工作人员,他压根就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成为一名标准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他不会像一些老司机那样出入风月场所,也不会使用一些交友软件更进一步。在同事看来,单身的他,就是一只纯情小火鸡,社会背景简单,工作勤勤恳恳,生活清清静静,一个月领着两万多的薪水,日子过得也是小有情调。

然而,今年四月的某一天,他却因为一件事情产生了对艾滋病的莫名恐慌,以至于好几个月深陷入其中无法自拔。那是一个极为平常的周末,小李想趁着周末好好放松。突然有一个发小卡片的大妈拦住了他,给他递了一张小卡片。他一看上面写的是,某某男科医院免费为男士进行高级身体检查。没想一走了之,又觉得对免费这两个字产生了兴趣。一想到自己也有几年没有做过身体检查了,反正是免费的,不可能对方让自己强制消费吧。小李便按照卡片上的地址用百度地图导航了过去。

这个医院就在一条巷子的深处,距离大妈所发卡片的位置也就四百多米。几分钟后,小李已经是来到了医院。递上了免费体检的卡片,小李被护士迎进了一个观察室。再几分钟后,一个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人走进来,要求小李脱裤子。小李吓了一跳,但看到医生一脸严肃的模样,还是在极不情愿的纠结之中脱掉了自己的裤子。医生像模像样的观察了一下他的生殖器和肛门,并且指着他屁股上的一块红斑说小李感染了尖锐湿疣,需要立即做手术。

“专家”询问小李是否有找过小姐或者非固定伴侣的性生活史,小李矢口否认;“专家”又问小李是否有去按摩店进行过推油或者打飞机等服务,小李还是否认,并且反驳“专家”说自己压根就没有经过相关场所,有过相关行为,自己还是处男一枚。“专家”眼珠一转说,总得有住过宾馆的时候吧。小李这下没得反驳的余地了,不过“专家”告诉小李需要花一万多元做“尖锐湿疣”手术,而且必须得尽快治疗,否则将会后果很惨烈。“专家”不忘将一张症状图片在小李面前晃了一晃,试图将其吓懵以使其就范。

小李的确是被吓懵了,不过他快速穿上裤子就从该医院跑了出去,转身去了一家三甲医院。皮肤病科的医生告诉他,所谓的“尖锐湿疣”仅仅是过敏性皮炎,开了一管外用药过了几天就好了。然而因为这次男科医院的惊吓,小李担心在这个非法的医院里是否卫生存在问题。在网络上搜索黑诊所可能导致什么疾病以后,小李成功成为了一名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几个月的时间里,不仅在网络上购置了大量的艾滋病试纸进行检测,并且花了大量时间泡在网上进行学习,白天精力不够,工作做得是一团糟,甚至领导对小李提出了警告,如果再这样下去就卷铺盖走人。虽然后期经过恐艾干预中心利用艾滋病基础知识的帮助干预,小李有所恢复,但是心理上要想在短期重新达到到过往水平,还得需要持续时间和持续正向干预刺激的影响。

小李十分痛苦自己的遭遇,也十分痛恨自己轻信一些小卡片。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陈晓宇医生告诉他,没有被骗这是一个好事,没有变成严重的恐艾症也是一个好事。至少在以后自己的成长过程中,或者涉及到一些有关不洁性接触的可能性时,作为曾经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总会比没有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的人更有防御,从而杜绝自己再更进一步进行高危行为。那么对于艾滋病来说,在根本上也就杜绝了。对于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艾滋病基本上这辈子也就和他们绝缘了,他们更多恐惧的只是阴影而已,陈医生如此的表示到:“反倒是一些普通人,总觉得艾滋病离自己很远,热衷于一些非伴侣的性活动,全然没有任何保护。这种人才应该成为艾滋病筛查的重点对象。”

老天爷,永远是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