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如何走出恐艾症:一例成功的艾滋病恐惧症治愈案例分析

如何走出恐艾症:一例成功的艾滋病恐惧症治愈案例分析

作者:罗霞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11月26日    点击数:

小李,26岁,在上海从事互联网职业,研究生文化,自从在上海某名牌大学毕业以后就留在上海工作,至今已经是3年有余。小李的性格较为内向,平时话并不多。按照小李自己的话来描述,他觉得自己做事认真,工作要求完美,特别是因为编程序更需要逻辑性思维和追求完美的态度,小李深得领导的喜欢,并且已经被提拔为部门经理,并且小李和自己相恋8年的女友也准备在商议结婚了,双方父母对彼此都很满意。小李看似就要成为人生的赢家,工作生活一片光明。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小李却遇到了一个人生中的大波折,这次波折足以改变他对人生观价值观的看法。在偶然一次去进行按摩后,小李经不住发廊小妹的诱惑,进行了一次不洁性生活史,未戴安全套。事后内疚自责不应该,当时有点担心染上性病,但是过了几天看身体也没有任何变化,也就不了了之了。巧遇上海市疾控中心正在街头预防性病艾滋病的宣传,小李越听越觉得紧张,越看疾控中心发放的宣传资料越担心自己就是那一个明明因为高危行为却不知道被感染艾滋病的人。小李越想越害怕,遂自行在药店买了一些预防治疗非淋淋病的左氧氟沙星和阿奇霉素的药物吃,但是他内心还是感觉的懊悔不已和惴惴不安。

  因为所在公司是一个知名互联网企业,其从事技术型管理职位,白天工作特别累,晚上入睡非常难,多噩梦,易惊醒。特别是使用手机用网络搜索平台搜索了性病艾滋病相关信息,网络上的说法众说纷纭。特别是有卖艾滋病检测试纸的告诉他,这样的情况需要买几十张艾滋病试纸进行检测,才能排除艾滋病。通过艾滋病试纸检测没发现问题,但是又看到网络上有人说售卖艾滋病试纸的有不少艾滋病感染者,为了报复社会要对试纸进行处理,目的是感染检测者,恶意报复社会。其仍不放心,又去当地血液中心献血一次,想通过实地的现代技术验血,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艾滋病病毒的感染者。血液中心反馈的结果呈现阴性,但小李还是并不放心,又开始怀疑可能血液中心是假阴性,或者血液中心根本没有为他检测血液,便向网络上的一些医生给他保证,试图以这种安慰方式让他脱离艾滋病恐惧症。

  其后的两个月,小李每天沉溺于网络,和一群“志同道合”有着同样经历的艾滋病恐惧症在网上探讨艾滋病的各种专业术语,如艾滋病窗口期到底是多久,艾滋病毒在体外到底能够存活多久,去医院抽血会不会感染艾滋病等等。小李的担心越来越重,惶惶而不可终日。然后网上又总会有身份不明的人说出感染艾滋病的后果和会被社会所抛弃,越是这样,小李就越担心万一感染上艾滋病,艾滋病的潜伏期2-8年,目前又没有特效药可治。如果万一得了艾滋病死了,真对不起在农村年迈的父母,他们好不容易将自己供出来,本来应该享受天伦之乐,却因为自己的撒手人寰而陷入困境,再一想到自己的未婚妻,还不容易情比金坚准备结婚,却因为自己的性冲动,毁了自己无比的幸福。特别是小李又觉得自己颈部淋巴结开始肿大,关节响肌肉酸痛,全身发热皮疹,疑心这是艾滋病的早期症状。继而严重的影响到了工作生活,尽管领导批评了其最近心不在焉,但是其没有找到脱恐的科学方法,又不敢将情况告诉领导,以至于情况越来越糟。

  某天晚上,小李在浏览了网络恐艾论坛以后,在床上突然感到胸闷气短,全身发冷,冒冷汗,像要发疯样一般的难过,自觉可能是不好的问题。随即赶到附近华山医院进行急诊,心率达到99次/分,不过心电图并没有发现有明显的异常,在开了些药吃后缓解。之后又继续在网上和那群没有真实身份的人进行沟通交流,偶尔有被安慰的束缚感,但是更多则是对如何脱恐的迷茫,又担心万一哪天检测出是艾滋病。小李既担心艾滋病,又担心自己会像那天晚上那样突然发作疯掉。这样下来工作更是无法进行,领导让其先休假半个月,再来上班。小李痛苦万分,觉得如果真的丢掉得之不易的工作岗位那以后便没有未来了,曾想通过撞车等方式致伤肢体或者结束生命等方式来减轻心理痛苦,又能给家里一些补偿,后来终归想到父母操劳一生,自己也得尽孝,继而放弃念头。在上海看过了许多医生,也在网络上预约了不少艾滋病治疗方向的医生,吃过许多中药和西药,并无明显的效果改善。后来偶尔查资料查到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网站,按照干预笔记中对恐艾症患者的具体分类进行自查,发现自己目前这样的颓废状态极有可能是严重的心理疾病造成的,将信将疑。于2018年年初做飞机专程赶来成都做恐艾干预和脱恐心理咨询。

  刚找到陈晓宇医生进行咨询的时候,陈医生发现来诊时小李显得非常焦虑不安,面色红润有汗,甚至不敢坐咨询室的椅子。后来经过调整后,忐忑的坐在椅子上面,然后主动讲述上述的病史及内心痛苦的程度。觉得自己如果再这样下去,一定要得抑郁症,并且就要疯了,只是觉得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是全国唯一一个实体脱恐机构,并且成立了十年,便抱着试试看心情首次来恐艾干预。小李身高约有1.8米左右,通过贯彻发现其发育营养良好,心肺听诊没有明显异常,心率的水平为80次/分钟。

  陈晓宇医生和其细致沟通2个小时后,进行了初步诊断:判断其为较为严重的恐艾症(恐惧转移型)伴惊恐障碍。在进行恐艾干预的过程中,陈晓宇医生耐心聆听小李讲述痛苦发生、发展经过,以及在各医疗机构进行了检查治疗全过程之后,一对一的帮助他详细分析诊断之依据,并且通过和其沟通日常生活指出其性格中所存在着一些缺陷,比如总会将事情苛求的特别完美,无法将各种情绪在不同的环境和事物上进行区分。在征得其知情同意后,建议其去上海精神卫生中心具体开一些适量抗焦虑,抗抑郁,抗强迫药物治疗,陈晓宇医生采用恐艾干预的核心脱恐方法并配合催眠心理干预。在经过恐艾干预4次以后,即一个月后,小李的躯体化症状即开始逐渐缓解,并且按照陈医生的建议,不再在网络上进行搜索,也不再和网络上未知身份的人群进行聊天沟通,积极的执行陈医生给予他的针对性的建议,其自信心也逐步在恢复。并且在开始进行恐艾干预后的一个月重新回到工作岗位,偶尔向陈医生表达恐艾症的波动,但是总体表现良好。再过了半年之余,经过恐艾干预评估,其临床疗效己达基本痊愈标准,重新恢复了原生活和工作的状态。

   再半年后,2018年十一月底的随访:其表示目前身体状况良好,已经和女友订婚,计划于2019年结婚。当前生活非常充实,工作效率非常高,领导对其非常赏识,还有进一步提高职位的机会。在随访中,其再三感谢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和郭海燕医生,帮助他走出那段最阴霾的艾滋病恐惧症时光,给了他第二次生命。他最后希望转达一下对其他恐友的脱恐建议,那就是好好去找唯一一个信任的机构或医生老师后,好好去执行医生老师给的建议,切记不要再在网络上搜索徘徊。因为在网络上根本无法感到安全感和信任,根本无法获得系统的脱恐方法,网络上的一切都不真实,反而更增加了脱恐的疑惑和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