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纪念5.12,谈谈心——恐友们读完就会有所帮助

纪念5.12,谈谈心——恐友们读完就会有所帮助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8日    点击数:

因为现在恐艾干预笔记一直是老师自己写出来的,所以一旦忙起来,基本就不太能够频繁更新文章了。特别是2016年,对于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发展非常关键,三件大事就像三座大山,压力不小,但是必须如接军令状进行完成。

本来是想5天前5月12日完成一篇干预笔记,但是那天老师也在接受自己导师的心理指导,中间也谈到了八年前的五月十二日,恍然间,大地震已经过了整整八年了,真是白驹过隙啊。想那年的五月十五日的场景历历在目,老师深入绵竹汉旺灾区当志愿者,那个地区全部被毁了,几乎没有一幢没倒的建筑,而且没走几米就能闻到刺鼻的腐败味道,这就说明废墟下面有因地震而去世的人,包括学校,工厂,住宿……一个个的尸体被挖掘出来,装在每一个袋子里,排在了东汽中学靠河边的小街上,一排一排,数都数不清,那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到大面积死亡的沧桑,不由的失声痛哭,终生难忘。也就是在那一年的那一日,老师真正加入了公益组织。

其实经历了生死也懂得了很多东西,老师自己是大地震的见证者,虽说和恐友濒死感来由不太一样,但是能够共情到恐友们的那种无助绝望。老师愿意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笔记,供恐友和志愿者学习。上一周,有7个恐艾志愿者,想继续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咨询干预作为自己的兼职来发展,给咱们中心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助手整理了一下发给老师看了,有说老师写的文章像老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也有说老师的文章写的经常偏题,说老师写的料还不够还需要升华的,也有给咱们中心提出了发展意见,也有自己想来咱们中心做兼职咨询师的。首先谢谢您们的建议,咱们中心愿意与任何一位有想法的朋友谈未来规划,咱们中心也是一个包容力极强的组织机构,将心比心,欢迎提出建议和想法的朋友有机会来成都,老师抽出时间好好款待您们,并参观我们中心,介绍中心的发展过程。

志愿者中也有提出一些质疑和担心的,怕恐艾干预中心曝光其恐友身份,让恐友觉得他们是恐友出身不权威;怕他们成长进入恐艾干预的圈子,和中心竞争,影响中心的收入,中心会排挤他们;也有的志愿者觉得中心做恐艾干预的时间最长久,老师会耍大牌,盛气凌人。也许这是一种主观的想法,也许受到了网络上部分人的言论影响,还有就是您们很多都是外地的,和中心以及和老师本人都不熟悉,如果以后多接触一下,您们会明白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办事风格和老师做人的原则。就像2016年成都市中心举办3+1的恐艾干预培训(照片可以在防艾项目板块或者图文新闻里面看),就是为了培养更多能够帮助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心理专业人才。若是竞争,那这就是自己挖坑,但是若是促进整个艾滋病恐惧症圈子正常良性,呈阶段性的发展,这个培训是必然不可少的。所以以后也欢迎更多的志愿者给咱们中心提出意见和建议,中心欢迎大家不吝指正,到时直接可以反馈到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助手QQ:2160497013,再次谢谢大家对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关注,也希望和有缘分的志愿者共同合作(老师最近在做的课题和研究需要大量的数据),为更加科学系统有效的帮助在水深火热中的恐友尽一份力。

其实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实属不易,下一篇文章会简单介绍一下本中心的发展史,和给予一些网络志愿者的建议。一方面是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中心,在另外一方面,也不管志愿者们觉得老师说得是废话,还是哗然取宠,只要是能够帮助到一部分人明确方向就行了。

给恐友们说一些真实的情况吧,这些以前也没有说得过多,这次笔记就当谈心吧,静静的谈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让更多人知道真正做一个机构,是多么的不容易。可能很多恐友都不知道如下的数据,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网站每个月基本要被恶意攻击50次左右,最高的时候每天就被攻击了100多次,包括种马,搜索劫持,泛域名解析,DDS攻击等等。老师平时学流行病学和心理学,竟然很可笑的懂了这么多网络攻击的词汇,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老师一直在想,攻击咱们网站的师兄估计有强迫倾向,是不把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网站黑掉就决不放弃,估计给佛主发过誓不黑掉恐艾干预中心誓不罢休,一天到晚各种套路的攻击全部来了,也不知道是希望恐友们就此看不了恐艾干预中心无法脱恐还是其他什么目的。这件事咱们本地很多疾控老师和防艾专家都知道。就像有一次在省上开会问谈到这个问题,省上的老专家说,这群人这么痴狂的攻击网站,还不如认真下来好好学几年艾滋病的临床知识,说不一定还能进入机构当一个比较优秀的助手。随着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越来越做出成绩,相信以后的被攻击被抨击还会越来越多的。一个机构的发展总会遇到很多逆境的时候,唯一的出路就是在逆境中存活下来。恐友的脱恐不也是这样的么,面对着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纠结担心,不也得咬紧牙关努力的活下来么,努力的去选择正确方法脱恐吗。所以为什么老师对面询预约和电话干预预约的恐友是几乎拼了自己的老命来帮助恐友脱恐,这群恐友为中心发展出了力,提供资金用来选择更好的服务器和空间商来防御这些攻击,他们难道不值得被中心和老师深深感谢么。

(图1:除了这种中奖诈骗链接,后面还有色情赌博等内容,如果不处理,一般一月就可以让网站被判定为高危网站,而被隔离)

(图2:大量的木马被种在恐艾干预中心网页中,不过恐友们放心,中心已经花了巨资请了高手处理了问题,并且来保证中心数据的稳定和安全。谢谢一直为中心捐资,支持鼓励中心发展的恐友们)

有时间,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还会面对不明所以的怀疑和指责。前天还有一个恐友问咱们中心助手,说咱们中心恐艾干预笔记的文章是不是张老师全部从百度恐艾吧的一个吧主那里抄袭过来的,并且言辞中透露出了对吧主的无比崇拜和对本中心的藐视。至于崇拜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情绪表达,无论是不是脑残粉,但就像这个约摸只有十多岁的孩子他认为谁好那也没有错,那是他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可以干涉他。但是恐艾干预笔记都是张老师一字一字敲打出来的,虽然没有时间修正,写的就像给中心提意见的志愿者所说的那样,很乱很杂没有主题。质量非常差嘛,那也是张老师自己花了心血写出来的,所以版权还是属于张老师的。不过在此多说一句,但凡是恐艾干预笔记和心理咨询笔记,标注了作者为张老师和来源于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都为本中心及老师原创。老师比较在乎版权,因为这是中心维持继续运营的基础,中心有权利拒绝任何人转载、引用和修改。所以在让助手联系无果的情况下(或许有些“大牌”看不上也不愿鸟咱们中心这种卑微机构吧)。那么只能在这里多说一句,要么以后标注转载他处,要么以后也请不要再转载了。以免再次造成黑白颠倒,留下诟病。

有时间,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不仅被盗用名号,还要被人唾骂。因为这种事情太多了,老师早已不义愤填膺,也就觉得对于中心来说这倒没什么啦,只是站在恐友角度为了防止被骗还是多注意点。不知道是老师自己变得更加大气了,还是麻木了。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在线版块,是这么多年老师回答问题的综述;咱们中心的恐艾干预笔记板块,也是罗列了老师部分在恐艾干预实际过程中的心得。就算是再怎么无知的恐友,只要是认真阅读过全程的恐艾干预笔记和在线留言答疑,基本上就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艾滋病风险评估志愿者。相信有不少在网络上号称专家,号称疾控,号称二十多年经验的骨干,其实是“恐友”出身,都是从咱们中心走出去的吧。大家要怎么冒充专家,要怎么说自己是疾控老师,或者说自己是二十多年经验的老鬼,都没问题,这些和本中心无关,恐友们是否被骗那由恐友们自行甄别。但是冒充恐艾干预中心的名号去忽悠一些不懂事的新恐友,这个着实不是中心允许的。本中心不会去揭任何人的短,但是也不要利用本中心在整个国家防艾领域的影响力,冒充本中心进行行骗,这个如果做得过火了,虽然慈悲为怀,亦是可以把您们送进大牢的哟。就像今天百度恐艾吧被吧主置顶了的一篇精华帖子,助手把链接发过来,老师认真看了下,估计这位吧龄不到1个月的1级的号力帆搞昌够(可能是小号),所描述的内容,基本就和本中心无关啊,本中心首先都是让恐友自助学习脱恐,而且老师固定时间都会无偿回答问题,既没有10分钟40元这种完全不科学的收费业务,也不会说艾滋病感染一定发烧,90%的患者完全无艾滋病初期症状,说“完全”这个词语根本就不是本中心的风格嘛,更不会在电话里面说拥有二十多年的经验,老师自提出“恐艾干预”概念至今也才8年。这位恐友哥哥要冒充本中心的工作人员也请专业点嘛,弄得四不像,毁自己也算了,还拉本中心垫背。所以总体分析要么就是被人利用恐艾干预中心的名义骗了,要么就是故意借机“宣传”一下咱们中心了。老师更相信是前者。所以老师在此申明:任何机构或者个人在未得到本中心授权的情况下,禁止使用恐艾干预中心名号(包括打擦边球)去做有偿咨询,这种一经发现,严惩不贷。当然如果恐友发现有这种冒充本中心的,一经核实重奖!尽管这样,冒充本中心名义的个人应该还是不少,山寨王国,恐友们如果不想被这个复杂的网络欺骗,就请看老师如下的罗列。第一: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地址是成都,所有工作人员出自四川卫生系统,电话号码自然也是以成都为主;第二,本中心针对轻微恐艾症恐友提倡自助学习留言为辅的自主型脱恐方式,老师会每天定时回答留言,每周一下午五点到六点固定在官方群答疑,不会说只认钱不认人,而且如果是极度贫寒的恐友,提供证明免费电话干预,这点可是被系统通报表扬过;第三,本中心助手负责预约事宜,老师自己都不负责,认准联系QQ号码为:2160497013,唯一的号码,其他一概不是;第四,本中心只提供恐艾干预危机处理和恐艾干预一对一预约,不会提供这种十分钟40元钱的低廉陪聊,这种一般都是自学成才的“专家”才会做出这种设定;第五,遇到任何怀疑的事宜,可以拨打本中心的服务热线:028-87876570,唯一号码,核实信息。希望咱们中心的恐友牢牢记住这些。

(图3:截取恐艾吧的文章,中心不是新机构,成立了8年。中心不会没有节操去10分钟40元,恐艾干预不是李老师他们那种艾滋病临床风险评估,他们咨询可能10分钟就合适了。但是恐艾干预这样就会没效果。老师从事恐艾干预八年,不会声称20年,这是打脸啊。标红线的都不是本中心的言论。综合所述,更像是被一个冒充本中心的个人给骗了)

另外对于有人说自己是专家做“恐艾干预脱恐”的,或者说自己不是成都的恐艾干预中心,是其他地区的恐艾干预中心或者恐艾干预机构。那么首先请核实其如下的信息。第一,机构有承担其具体责任的能力,个人没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个人可以随意在网络上和电话里面用一些错误的言论误导恐友。恐友可以查看对方是否具备资质或者对方的网站是否备案信息显示为机构资质,不能误认为有一个网站那就是一个机构,因为现在个人建站十分容易,如果给恐友造成严重的问题大可逃之夭夭,溜之大吉。但是作为机构,无论是社会团体还是一般的企业,都有固定的场所,法人(或负责人),组织机构代码,税费清单,对公账户等等,这些就已经决定了该机构必须按照国家规定之章程进行活动和服务。而且要获得国家的肯定,机构是基础,就像国家的项目等,都必须是以机构的名义去承接,条件限定的非常明确。所以是不是机构,决定着恐友的信任。举个例子,就像维斯塔虽说做核酸检测,但别人的确有固定场所和资质,至少比网络上都不知道叫什么,是哪里的人,做什么工作的要更值得被信任吧。第二,既然是做恐艾干预或者防艾服务,服务于当地的卫生系统,那么当地的疾控中心应该知晓吧,先不说市疾控是不是知晓,区疾控至少都知道吧。让对方提供自己是哪个市或者哪个区,直接打电话到当地市疾控或者区疾控,一问便知。如果拒绝提供具体县市,那基本就不太会防艾圈内人士了,这样简单明了,哪还需要恐友到处去了解,走那么多弯路。就像咱们中心到底是不是只知道骗恐友,平时做了什么实地工作,打电话到成都疾控一问便知。国家政府不可能睁眼说瞎话吧,这样也省掉了外地恐友对我们中心很多的疑惑。老师上次才说过,基本上是医生和防艾圈子的都会肯定咱们中心所做的工作和成绩,只有那些不明事理被误导的恐友和并非咱们防艾圈子的才会说咱们中心的种种不是,这就是事实。第三,这是不是一个正常的防艾机构,有没有一直在做防艾活动就一清二楚了,中心网站项目活动里面每个月都会更新活动新闻(包含图片和新闻描述),每个月都需要向四川省和成都市上报活动的进展情况。至于这个都要被一些人说成是P出来的,老师也是服了。不过这样说说而已,也总比每天给咱们中心网站种木马,种病毒要好得多吧。

就一个小小机构和网站的运营,都会有很多困难和难处,都会有很多压力,何况还只是一个并不会被很多人乐道传颂和接纳的防艾和恐艾干预的小机构,每天都会遇到这么多的突发情况。记得上一次在北京开会,和佑安,302,地坛,性艾所的专家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交流,大家都在说艾滋病工作真不是那么容易。也许每一个圈,都有自己的难处和困难吧,无论是大圈还是小圈,就像网络上的一个论坛或者贴吧,那也不是管理员或吧主睡在床上就可以轻松自如管理的,也会面临着很多不可控的风险和压力,指责和谩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风景,我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迎接压力,开心快乐。不过话说回来,和专家们交流以后,总发觉自己还特别特别渺小,还特别特别卑微。也许张老师做恐艾干预8年了,在目前恐艾干预的圈子,算是做的时间比较久的一个老家伙了。但是在整个中国防艾治艾的大环境中,老师也仅仅是一个初窥门径的后生。在艾滋病临床学术上得多向吴老师李老师张老师他们学习,在心理学术上得多向李老师祝老师王老师她们学习。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同每天在网站上种马的朋友斗争,同冒充咱们网站工作人员的朋友斗争,同自己作斗争,这样才能再这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下,集有限的资源做出所能达到的最好结果。就像老师给恐友们说的,希望每一位恐友在咱们中心真正能够达到大家所期望的结果,也不枉老师08年5月12日那天没挂,留下来好好做一门交叉学科,使更多的人得到帮助。

最后给恐友们讲一个笑话吧,这是上次和疾控老师交流讲的一个笑话。一只狐狸快饿死了,牛给它吸了奶。狐狸活了下来,来了一只快要饿死的兔子,狐狸指着牛告诉兔子说,这头牛有病,奶有毒,千万不要喝,在我这里花上一金币,可以吸到最美味的奶。兔子犹豫再三,还是给了狐狸一金币。结果最后狐狸的乳头被吸肿了也没出奶,兔子还是饿死了。

下一篇文章:给志愿者朋友们介绍如何从恐友成为一名真正的恐艾干预专业人才

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份这样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