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纪念5.12,谈谈心——恐友们读完就会有所帮助

纪念5.12,谈谈心——恐友们读完就会有所帮助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6年05月18日    点击数:

因为现在恐艾干预笔记一直是老师自己写出来的,所以一旦忙起来,基本就不太能够频繁更新文章了。特别是2016年,对于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发展非常关键,三件大事就像三座大山,压力不小,但是必须如接军令状进行完成。

本来是想5天前5月12日完成一篇干预笔记,但是那天老师也在接受自己导师的心理指导,中间也谈到了八年前的五月十二日,恍然间,大地震已经过了整整八年了,真是白驹过隙啊。想那年的五月十五日的场景历历在目,老师深入绵竹汉旺灾区当志愿者,那个地区全部被毁了,几乎没有一幢没倒的建筑,而且没走几米就能闻到刺鼻的腐败味道,这就说明废墟下面有因地震而去世的人,包括学校,工厂,住宿……一个个的尸体被挖掘出来,装在每一个袋子里,排在了东汽中学靠河边的小街上,一排一排,数都数不清,那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感受到到大面积死亡的沧桑,不由的失声痛哭,终生难忘。也就是在那一年的那一日,老师真正加入了公益组织。

其实经历了生死也懂得了很多东西,老师自己是大地震的见证者,虽说和恐友濒死感来由不太一样,但是能够共情到恐友们的那种无助绝望。老师愿意分享自己的一些心得笔记,供恐友和志愿者学习。上一周,有7个恐艾志愿者,想继续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咨询干预作为自己的兼职来发展,给咱们中心提供了很多宝贵的意见。助手整理了一下发给老师看了,有说老师写的文章像老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的,也有说老师的文章写的经常偏题,说老师写的料还不够还需要升华的,也有给咱们中心提出了发展意见,也有自己想来咱们中心做兼职咨询师的。首先谢谢您们的建议,咱们中心愿意与任何一位有想法的朋友谈未来规划,咱们中心也是一个包容力极强的组织机构,将心比心,欢迎提出建议和想法的朋友有机会来成都,老师抽出时间好好款待您们,并参观我们中心,介绍中心的发展过程。

志愿者中也有提出一些质疑和担心的,怕恐艾干预中心曝光其恐友身份,让恐友觉得他们是恐友出身不权威;怕他们成长进入恐艾干预的圈子,和中心竞争,影响中心的收入,中心会排挤他们;也有的志愿者觉得中心做恐艾干预的时间最长久,老师会耍大牌,盛气凌人。也许这是一种主观的想法,也许受到了网络上部分人的言论影响,还有就是您们很多都是外地的,和中心以及和老师本人都不熟悉,如果以后多接触一下,您们会明白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办事风格和老师做人的原则。就像2016年成都市中心举办3+1的恐艾干预培训(照片可以在防艾项目板块或者图文新闻里面看),就是为了培养更多能够帮助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心理专业人才。若是竞争,那这就是自己挖坑,但是若是促进整个艾滋病恐惧症圈子正常良性,呈阶段性的发展,这个培训是必然不可少的。所以以后也欢迎更多的志愿者给咱们中心提出意见和建议,中心欢迎大家不吝指正,到时直接可以反馈到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助手QQ:2160497013,再次谢谢大家对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关注,也希望和有缘分的志愿者共同合作(老师最近在做的课题和研究需要大量的数据),为更加科学系统有效的帮助在水深火热中的恐友尽一份力。

其实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发展下来实属不易,下一篇文章会简单介绍一下本中心的发展史,和给予一些网络志愿者的建议。一方面是让大家更加了解我们中心,在另外一方面,也不管志愿者们觉得老师说得是废话,还是哗然取宠,只要是能够帮助到一部分人明确方向就行了。

给恐友们说一些真实的情况吧,这些以前也没有说得过多,这次笔记就当谈心吧,静静的谈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让更多人知道真正做一个机构,是多么的不容易。可能很多恐友都不知道如下的数据,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网站每个月基本要被恶意攻击50次左右,最高的时候每天就被攻击了100多次,包括种马,搜索劫持,泛域名解析,DDS攻击等等。老师平时学流行病学和心理学,竟然很可笑的懂了这么多网络攻击的词汇,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老师一直在想,攻击咱们网站的师兄估计有强迫倾向,是不把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网站黑掉就决不放弃,估计给佛主发过誓不黑掉恐艾干预中心誓不罢休,一天到晚各种套路的攻击全部来了,也不知道是希望恐友们就此看不了恐艾干预中心无法脱恐还是其他什么目的。这件事咱们本地很多疾控老师和防艾专家都知道。就像有一次在省上开会问谈到这个问题,省上的老专家说,这群人这么痴狂的攻击网站,还不如认真下来好好学几年艾滋病的临床知识,说不一定还能进入机构当一个比较优秀的助手。随着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越来越做出成绩,相信以后的被攻击被抨击还会越来越多的。一个机构的发展总会遇到很多逆境的时候,唯一的出路就是在逆境中存活下来。恐友的脱恐不也是这样的么,面对着生活中各种各样的纠结担心,不也得咬紧牙关努力的活下来么,努力的去选择正确方法脱恐吗。所以为什么老师对面询预约和电话干预预约的恐友是几乎拼了自己的老命来帮助恐友脱恐,这群恐友为中心发展出了力,提供资金用来选择更好的服务器和空间商来防御这些攻击,他们难道不值得被中心和老师深深感谢么。

(图1:除了这种中奖诈骗链接,后面还有色情赌博等内容,如果不处理,一般一月就可以让网站被判定为高危网站,而被隔离)

(图2:大量的木马被种在恐艾干预中心网页中,不过恐友们放心,中心已经花了巨资请了高手处理了问题,并且来保证中心数据的稳定和安全。谢谢一直为中心捐资,支持鼓励中心发展的恐友们)

有时间,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还会面对不明所以的怀疑和指责。前天还有一个恐友问咱们中心助手,说咱们中心恐艾干预笔记的文章是不是张老师全部从百度恐艾吧的一个吧主那里抄袭过来的,并且言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