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病干预>>戒色吧:一个尖锐湿疣患者的自我忏悔

戒色吧:一个尖锐湿疣患者的自我忏悔

作者:佚名     来源:豆瓣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3日    点击数:

  这是一篇尖锐湿疣患者的自我忏悔文,发表在这里并不是去吓唬谁。而是希望性病艾滋病恐惧症的恐友们不要再去复高了。有的恐惧症恐友在恐艾的时候生不如死,各种诅咒发誓都用上了。可是揭了伤疤忘了痛,当觉得自己没事以后又继续去夜夜笙歌。距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统计,复高的恐友大约占据恐友总人数的50%左右,而其中大多数恐友不敢再去进行无套高危行为,转而选择带套行为。并且心中还在暗自开心,只要我戴套就不会有艾滋病感染风险了吧。是的,带套只要套子没有破损不会有艾滋病感染风险,但是带套并不能防治尖锐湿疣和生殖器疱疹的传播。所以为了避免以后再恐上性病,建议非伴侣的性行为最好都不要再有了。戒色吧首先从自我做起,做各位都一生平安。

  今年2月中旬在医院检查发现尿道口有一针尖大小的尖尖,当时做了激光打掉了(做时不太痛,只有一点刺痛感),几天后伤口很快好了,但是一个星期后,原来长尖尖的旁边一点又长了一个小针尖,又用激光打掉了,过了十几天,又复发了,又打掉了,然后又长了,这样,一步步慢慢就到了尿道口里了(要用手扒开才能看见),反反复复大概七八次,每复发一次,人的精神就崩溃一次,就像跌入无底的深渊,其间几欲自杀。
 

  一个半月前到中山三院检查(以前一直是在省人民医院看的),包皮上有两粒,尿道口也有,我很害怕尿道里面有,就让医生仔细检查了,很不幸的是,医生说尿道里面也有,大概1cm左右,然后医生就给尿道里面做了微波,尿道口的作了激光,然后尿道就烂了一个月左右(微波效果与微波炉是一样的,将正常的肌肉组织烧坏烫伤,想想一块肉放在微波炉里,很快就熟了),

  每天必须不停的喝水,以保证半小时尿一次,不然尿道就会长在一起,粘连,尿不出来,一用力,就会出血,有一次晚上尿道粘住了,尿时用了力,当时没注意,第二天才发现被子上内裤上有好多血,另一次白天尿了,当时没出血,事后发出内裤上全是血,把外面的裤子都染红了。这样晚上不基本上不能睡觉,因为只要几个小时不排尿,尿道就会长住。这样持续了一个月,终于尿道不再烂了,不粘连出血了,我松了一口气。但仅过了一个星期,我就发现尿道里面又有了,很明显,绿豆大小,小地毯状的尖尖,得用力扒开尿道才可以看见。没有亲身经历的人无法体会我的绝望与痛苦,这已经是第八次复发了,才几个月的时间。

  我基本上查遍了网上所有的资料,结果以失望告终,这个病当前没有特效药,基本上可以说无药可治,当前医学对此唯一的办法是做激光,复发了再作,做了再长,再激光。因为以前每个星期都去看医生,起码也有快二十次了,医生也熟了,跟我说,这个病,没有有效的药物,只能靠自身的抵抗力。

  几个月以来基本上没有睡好过一个觉,没有开心过一天,非常想自杀,但是想到我死了,我妈可能也不会活了,我的家庭可能因此而崩溃,我是一个孝顺的人,父母在农村,把我养大,供我上大学,实在太不容易了,每每想到他们吃的苦受的罪,我都想哭!因此我一直在苦撑着,在煎熬,我不能跟任何人讲,一旦公司有人知道了,他们看我的眼光会让我有立马从楼顶跳下的勇气的,

  没有人能容忍一个有性病的人在他们周围,每个人的脸上的表情除了鄙视就是躲避,还可以看见两个字,活该!谁都知道这个病是怎么来的,人们可以接受一个艾滋病人生活在他们周围,同情宽容,却绝对不会对一个性病患者有半点的同情,

  人们除了温疫一样的躲开你以外,另外一件事就是在你的背后议论,好久没有热门话题了,大家都渴望一件隐私被曝光,这件事足以让大家在几年的时间里都会很兴奋的,在任何场合都不会例外的加上两个字,活该!是啊,活该!人们都普遍的认为得了性病不仅是活该,简直是该死,比任何罪恶都要严重,应该接受最重的处罚。有时,我情愿自己是得了癌症,而不是这个病,因为它让你无当对任何人启齿,

  只能永远一个人承受。路遥说过,一个人的路很长,也有一些岔路,一旦走错了,就永远也回不了头。说得对极了,从16年的10月就注定了我上了不归路。我在16年的5月与17年的1月见过几个网友,从始至终都在用TT,还是不幸中招了。医生说,这个病毒套子防不了,如果手上有尖锐湿疣疣体会带有病毒,KJ也会传染。

  3月28日,我去省人民医院作激光,我不敢再作微波了,不是怕痛(其实到了这个份上了,皮肉之痛又重算得了什么呢,精神上的痛苦才是最苦的),上次微波后尿道烂了一个月,其间人遭的简直不是罪。其实激光也难作,因为是在尿道里面,得用小棉签用力的扒开尿道,然后用激光枪烧灼,虽然打了麻醉,

  但是还是很痛。手术的时候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想肯定不是因为痛的缘故。现在手术结束已经六天了,尿道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粘在一起,因此我必须不停的喝水,不停的尿,噩梦般的经历又开始了,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正常的尿一次,我想肯定至少得两个星期吧!然后呢,是不是又复发了,又在尿道里面呢,这一切,我都不敢想象!

  我希望这里的版主能够帮助我,也许我是复高可耻而不值得别人同情,你们就当不是帮我,是在帮我那年迈的父母吧,因为我是父母的希望,他们需要我,为了他们我才努力的活着的,我希望能有机会孝顺他们,让他们过上好一点的生活,吃的好一点,穿的体面一点,晚年幸福一点。

  我是在广东省人民医院看的,也是广东最大的医院了,其实这个病,哪里的大医院都一样,都没有办法。当前医学对尖尖都没有办法,我想去了协和肯定也是做激光,也是会反复复发的!不是一次或几次能治好的,现在我也没有条件隔段时间就去北京一趟,一个是钱的问题,另一个是不可能隔段时间就请假,而且一请就是好多天!以前我每个星期都要请假,因为太多了,领导已经对我有很大意见了,已经给我脸色看了,再请的话就会赶我走了。一旦失业,我就更没钱治了,唉。现在,办公室里已经有不少人用另一种眼光看我了,因为以前请假太多,别人可能已经怀疑我得的是性病了。这样的生活实在是太痛苦了,我一直在苦撑着,不知何时才是尽头!

  我打过一个月的白介素,太贵了,花了近七千块,每支白介素200元,再加上卡介菌几十块,每天的费用近250元。因为收入有限,实在打不起,只打了一个月就没有打了。然后打卡介菌,每天的费用也要好几十块,一直在打卡介菌,但是还是不停地复发,不停地作激光,现在复发到了尿道里面了,非常的难办!到现在为了尖尖,已经花了近一万块了,尖尖丝毫没有好转的趋势。反而像野草一样疯长,我极其痛苦,渴望解脱。

  这个尿道内的尖尖确实弄得我很痛苦。我是农村长大的孩子,吃过很多苦,当年在学校考研的时候,在教室里从早到晚,每天从早上8点出来晚上十点半回去,每天学习十几个小时,也不觉得一点苦。后来考上了,但是因为家里没有钱,我上大学的学费还是助学贷款的,而且弟弟也要上学,没有办法,就放弃了。准备工作了,攒到了学费再考,刚刚攒到了两万块钱,却得了这个病。

  我确实害怕了这个尖尖。要长长在外面也行啊,长在里面确实是没有什么办法。症状就是生殖部位长东西,会越长越大,长在尿道里,影响排尿,长大以后,会将尿道完全堵死,只有切开手术,但是会反复复发。我现在明白了一个大道理,一个人如果没有疾病的折磨,能够过上一种平凡的普通的正常的人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人不应该要求太多。去皮肤科,那里倒是有激光,但是没有尿道镜,没法看到里面。去泌外,那里有尿道镜,却没有激光。医生态度非常差,都不愿接这个烫手的活,都想往外推,检查看一眼都像是怕被传染了似的,避之如瘟疫。一个医生是这样,另一个也是这样,再换一个还是这样。我的病情还没讲到一半,就被打断了,挂泌外专科是这样,挂专家更是如此,要知道门外什么时候总是等着几十号人在候诊呢。专家告诉我,我的病人还很多,不能为你一个人耽误这么长的时间(其实也就几分钟吧),然后就直接叫下一个病人了。

  一个泌外的医生告诉我,要做尿道镜得住院,做完了得插导尿管(一直插到膀胱里去)一段时间。他看了我的尿道口说,尿道镜根本没法插进去,得切两个口子,因为尿道只有笔芯那么粗,尿道镜却有笔那么粗,得很用力的插进去,会将尿道壁撑裂,尿道粘膜将受到很大的伤害。只能这样扩张尿道,而且,伤口好了还会收缩的。

  他说泌外科没有激光,只有电离子烧灼,说费用大概要三四千。我问能不能扩开尿道后,用皮肤科的激光来烧灼疤痕及可能会发现的尖尖,他很鄙夷的对我说,你以为医院是你们家的,为你一个人去把皮肤科的激光器扛下来呀,除非你是院长亲戚。我又小心的恳求地问,能不能协调一下皮肤科,请皮肤科的医生会诊一下,他仿佛受了侮辱似的,你想去皮肤科到我这里来干嘛,我还想将桃花医生的意见委婉的讲一下,他根本不让我往下说,就打断了,说你要是在我们科治,就按我说的来办,要不,你去找那个给你意见的网上医生给你去治好了。我说,一次费用就三四千我承受不了,他说你自己考虑,我也没有办法。

  现在的痛苦中,尖尖可能占40%吧,另外的60%是前列腺炎,尖尖是手术前心理受罪,手术后身体受罪,而前列腺则是天天都受罪,每天下腹都痛,胀难受,尿灼热,尿频,最主要是肛门及周周围痛,不能坐,坐一会就痛,胀,发热。在办公室里就强忍着,回到家就站着,蹲着,要么就是跪在椅子上打字。如果上帝对我说,前列腺炎与尖尖你只能选一样好,那我选前列腺炎好,因为这个比尖尖受罪。对于尖尖,实在没有办法了,大不了我去医院切掉小DD,无非是没有性生活,没有婚姻,与健康的生活相比,性与婚姻能算得了什么呢?因为我还可以运动,打球,旅游,看电视,吃水果,上网,睡懒觉,看书,听音乐,可以做红烧肉,可以继续学习,或许还可以成为一个律师,甚至可以领养一个孩子。

  亲爱的朋友们,我想告诉大家:与一切相比生命是最重要的,在生命中健康是最重要的。

  有一个年轻的女孩,我基本上每次都看见她,从她的脸上我就看见了自己的脸。我知道她得的也是什么病,因为每次都跟着护士进入治疗室,护士都戴着蓝色的眼镜,肯定是因为尖尖做激光无疑了,碰到她的频率如此的多,我估计她的情况也不乐观,肯定也是多次复发。每次想跟她打一下招呼,总是开不了口。她的目光也只是在我的脸上扫一下迅速的滑开了,显然她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眼睛,因为它会告诉人一切。前几天,我又碰见她了,她在门外等了很久,我实在是忍不住了,走到她的身边,我只是想告诉她我得的也是这个,想与她说说话,可是怎么也开不了口,我问,你是在等**医生吗(因为我们看的是同一个医生,每次),我不敢问得太直接,怕伤到了她(尽管我很小声,不会有别人听到),女孩突然像受了惊吓,然后眼圈立马就红了,我真怕她会哭出来,赶紧走开了。我知道她也是受了太多的苦,心里有满肚子的话,把自己包裹的紧紧的,拼命拧得死死的,一旦稍稍松动一点或是开一点口,就会汹涌而出,不可抑止。真希望她能有地方诉说,能有一个人,可以对着大哭一场,哪怕是在网上。想起来,我觉得我很幸运,因为有如此多的好心人,他们关注我鼓励我,甚至有网友花上整个晚上,听我诉说,与我谈心,我永远感激这些好心的人,祝他们永远平安健康快乐

  我当时也惨,到了激光室里,一个人脱下裤子,叉开两条腿,还用手扶着DD,两个护士,用小棉签使劲撑开尿道,要知道,男人的尿道能有多粗呀,正常的也就一根笔芯那么粗,何况我在尿道口烧灼过几次,尿道口都长在一起了,尿时都是一根细线,冲力很大,一个医生就用激光枪对着尿道口一顿烧,棉签一撑就出血了,哪里还看得见哪里是尖尖,哪里不是呀,反正我估计就凭第一眼看到的位置,大概着烧吧。我眼泪就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是不是痛的,还是绝望的,嘴里还让医生多烧一会,最好把那一片全烧一遍。下了手术台,赶紧就给医生和护士鞠一个躬,然后坐地铁赶回公司,装着若无其事一样,与别人一样工作!拼命的喝水,以但不停的尿,以免尿道粘连,长在一起!还买了红霉素膏,带一包棉,躲在厕所里用棉签粘点药膏,捅到尿道里大概几个厘米的地方,转动,以润滑,以免尿道长在一起,,一想起来,浑身的毛都竖起来了。晚上没法睡,得不停地喝水,一般一个小时起来尿一次,尿完赶紧用棉签再捅一遍,再使劲的喝足水,赶紧再躲下,一个晚上这样要七八次。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反正白天还要像正常人一样去上班,路都走不动,一回家,自己做点饭强迫吃下后,就去睡。第二天再接着这样,第三天,第四天,我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天了。在医院里遇到几个病友,他们有人根本没有不洁性史,也染上了病,医生说去桑拿,那里的浴巾,澡巾,澡池里也会有病毒,还有游泳租的游泳裤,等等,公共厕所的坐便器也沾有病毒。希望大家注意卫生,以我为戒。一个人如果没有疾病的折磨,能够过上一种平凡的普通的正常的人的生活,就是最大的幸福!人不应该要求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