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猥亵性侵儿童频发 愿这些黑手终生恐艾

猥亵性侵儿童频发 愿这些黑手终生恐艾

作者:张田勘     来源:光明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8日    点击数:

   继8月12日南京南站候车室一名年轻男子将手伸到同行一名年约12岁女童的裙子里,对其胸部进行猥亵后,8月14日,在重庆西南医院口腔科内,又出现一男子不止一次将手放在一名女孩裤子里,做出“不可描述之举”。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朝孩童下手,对于这样的人,应该终生恐艾。不戒色真是无法无天。

  目前调查表明,南京猥亵女孩的男子是女孩的哥哥(系养兄妹关系),重庆猥亵女孩的男子是女孩的姑父,两人均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猥亵和性侵儿童频频在公共场所发生,既反映了目前这类问题的严重,也说明了公众对这一问题开始觉醒,终于不愿意麻木和装睡了。不过,在公开场合频频出现这样的事件反映了明显的性教育歧视和缺如。

  根据儿童性侵和猥亵的研究结果,7个儿童被性侵和猥亵才只有一个被报案曝光,并且大量的儿童性侵和猥亵并非发生在如同上述的公开场合,而是在家庭和学校的私密空间,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难以被发现。而且,很多研究也表明,无论国内还是国外,儿童性侵和猥亵的加害者大部分是师长父兄,这也让防范变得十分困难。

  尽管打击加害者可以减少儿童性侵和猥亵,但是教育的角色显得更为重要。事前的认知其实是减少甚至避免儿童性侵和猥亵的极为重要的方式。从上述两个在公开场合猥亵儿童的案例来看,一是加害者的胆大妄为,二是受害者的麻木不知,似乎意识不到这是一种错误的不当行为,即便是亲人,也应当躲避、拒绝和求助。

  显然,更大和更多的问题出在性教育上。但是,性教育在大多数中国家长和家庭看来,又是洪水猛兽,必欲被家长拒之门外而后快。太多的家长,认为性是肮脏的,不能让孩子知道性,也不能对孩子讲性。这就造成了中国性教育的两个极大的弊病,一是性教育的歧视,二是性教育的缺失。

  性教育的歧视首先表现在,在大多数家长的观念中,性是肮脏的,如果要进行性教育,则肯定是这个家庭出了问题,不正常。其次,性教育的歧视表现在,即便要进行性教育,也只是针对女孩,对男孩根本不用讲性。这也体现在,很多针对男童的性猥亵甚至性侵行为被人们习以为常,并认为是一种只有很亲昵和特殊关系的人才有权开的玩笑,如当众观看和抚弄男孩的性器官。

  随性教育歧视而来的是,性教育受到普遍的抵制,因而在中国孩子的成长阶段以至成人后,性教育都是奢侈品,对很多人来说更是一种缺如、缺失和空白。

  2017年3月初杭州一个小学生妈妈在看过《珍爱生命——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中节选的低年级教材个别页、个别插画出现的生殖器官、性交等内容后,发微博质疑教材“尺度太大”。但是,正是在这样的性教育教材中可以教会孩子怎样正确对待性和保护自己的身体。在针对小学生的性教育课本中都有“性准许”的内容。由老师讲解,要求学生做认知题目:红色标签代表别人不能触碰的部位,黄色标签代表只能给一部分人碰,绿色标签代表别人可以碰,让每位同学将这些标签贴到空白小人的身体上。

  通过这种主题为“身体的红绿灯”的课程学习,孩子都能正确地在身体的不同部位贴上红黄绿标签,既了解与其他同学身体接触时的界限,也知道即便是父母、老师、兄长、亲戚、教练接触自己身体时也有界限。并且,如果有老师、教练等亲近的人接触自己的身体,应当如何应对和拒绝,即便无力拒绝,也要逃跑并回家告诉自己的监护人——父母,让他们来共同帮助自己辨别什么样的行为是性侵,是不合法和不允许的,并且可以借助法律来保护自己。

  现在,儿童猥亵和性侵案的大量出现至少提醒中国的家长们,不能再“举报”甚至抵制对孩子的性教育了。孩子被猥亵和性侵,说明性教育躲起来溜走了,现在要把它请回来,给予正确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