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不检测可脱恐 恐艾心态最重要

不检测可脱恐 恐艾心态最重要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03日    点击数:

  很多恐艾症恐友总是认为是艾滋病的感染风险概率造成了他们痛苦的根源,所以每天可以花费大量的精力经济去分析探讨和求证概率,可是事实上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能统计到的有效数据中,这却是一种非常错误的脱恐方式,甚至可以说这样对脱恐帮助意义极其有效。

 

  那么是什么让我们产生了真正对艾滋病恐惧症的痛苦呢,除去网络上的艾滋病知识不系统,包括最一线的艾滋病专家并不推荐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网络上求解和学习,更多的还是在矛盾之余,一些真正的核心脱恐方法并没有掌握。或者可能是存在着心理方面的病耻感,以及不认可心理基于艾滋病恐惧症治疗所占的巨大比重,从而一直在不断的走弯路。按照一个正常科学的系统,在受到中小程度刺激的恐艾症患者达到真正脱恐(非压制)的时间约为2-3个月左右,但是因为有很多不成熟的行为,结果造成了很多人在恐艾1年,甚至几年都没有从真正意义上脱恐,以下我们将简单的探讨一下恐艾症患者的心理模型,而这几个模型是典型的干扰自身有效率脱恐的基础。

 

  第一个就是一种过度的欲望,对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而恐艾症患者的目标很直白和简单,就是脱恐。但是脱恐怎么脱,是按照自己想法自由联想和组合,还是按照一种科学附带经验属性的路线脱恐,适度的欲望称谓就叫目标,过度的欲望就叫幻想了。每一个人都很痛苦,找到一个自己喜欢且信任的医生老师脱恐,总觉得只要医生老师以“不可能”式的安慰反复强调,自己自然而然就可以短时间内脱恐成功。高频率的反复安慰是能够在短时间内以外力的方式让恐友情绪压抑的抒发,但是这种以外力重复的方式属于相对安全信号。这也就造成了恐艾症患者听到近似于权威的判断,舒服一阵子,可是要不到多久,他的痛苦情绪有重新回来。这时候他就会感到疑惑,去找各种理由。可是在这个理由之上,我们不能忽略的是时间作用自然规律的效应。因为我们期待过高,有着过度的欲望,形成了一个期望可以通过几分钟的交流让我立马脱恐,事实并非这样的一个情感落差,造成了痛苦。

 

  第二就是一颗自私的心态,尽管作为每一个人不可能没有丝毫的自私心,但是假若自私心态无有管理,不加控制,它就会没有节制的无限膨胀,最终导致更多的压力和痛苦。老师也有私心,老师比较喜欢礼貌的恐友,然后像老师越熟悉越了解的恐友,越愿意多尽可能的解答一点点。恐友们的私心就比较纯粹了,就是不会考虑其他恐友,为了自己能早日脱恐反复反复再反复的问同一个问题,可是占据了大量的时间问了同样的问题,也没有说恐友立马就脱恐了。反复问问题只能说是在非常短暂的时间让痛苦有所延缓,可是真正成了老油条式的恐友,这样反复问了,或许变得只是更多的空虚和惆怅。自私的心态没问题,这是人自我防御产生的思想,没有人能够避免,但是一方面有点小自私,但是在另外一方面把自己变得大气,变得有高度,特别是在真正恐了好几个月后,要开始反思自己怎么才是可以真正脱恐。能够在网络上所能尝试试的方法都尝试了,那是不是应该采取全新的一种方式呢。比如说以前特别的看重艾滋病知识,甚至自己都可以当一名优秀的志愿者了,那为什么还没有脱恐呢。到底艾滋病知识在脱恐中所占的比例应该是多少,特别是对于自己这个个体,多少才是真正最合理的比例呢,这都是值得每一个相对自己负责的恐友形成思考。

 

  第三个是执着,这个同样也是每一个人都具备的心理。老师也会执着呀,从09年初到现在在张医生在线回答问题也有八年多接近9年的时间了,几乎是每天都在回复在线问题,而且每一个问题都会回复。这就是一种执着,这种执着让很多恐友知道老师对自己的恐友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老师,也让更多在网络上漂泊的恐友愿意停止搜索,认真在恐艾干预中心看看恐艾干预笔记和恐明灯版块来为脱恐做准备。但是如果执着超过了一种界限,就不但不能带来幸福,反而会给我们自己带来痛苦。比如说作为国家权威的很多艾滋病专家,比如A专家说艾滋病窗口期四周,B专家说艾滋病窗口期六周,C专家说艾滋病窗口期三个月。如果三人一想到自己的说法和别的专家有所冲突,自己就开始执着的去反复辩证,最终就成为了强迫。可是为什么专家们都没有去强迫,而恐友们却将强迫的典型症状表现的一览无余。另外还有一个比较典型的是,对于个体,我们可以用接近于的近似概念来告诉恐友们没事了,可以排除了。但是作为医学的大数据来说,是不可能有医生完全去保证整个大数据中绝对化数据,这就形成了相对化的医学辩证概念。可是这个时候恐友们就会过度执着的去想,医学没有绝对,那是不是我就是那个极度的万一呢,其实再一想,如果您真的是那个极度的万一,那您还吃喝拉撒,喜怒哀乐干嘛,直接就是神仙了吧。很多恐友非常需求医生老师给他的一个外力论点,一说肯定没事了,很高兴。但是这样高兴安稳的态度能够一直这样持续下去么,在没有得到思维合理化改善以前,安慰式的肯定或许让恐友小跳了一步。然而真正要迈出更大的一步,是恐友在有度执着,而不是偏执的情况下,去理解艾滋病言论中矛盾的辩证科学性,去理解为什么想脱恐是需要长时间的去沟通交流,而非几分钟几句话,去理解我们需要的是自己对这个价值说法的认可,而不是去被动接受别人的说法。至少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以来脱恐的系统预约恐友,能够被统计和评估的,最后都并不是说把艾滋病所有的知识都掌握的了如指掌,而是一种真正乐观和开放式的生活方式。

 

  最后祝所有能够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官网认真学习,去提升自我修为的恐友顺利脱恐成功。脱恐之路就像修炼历练一番,尽管道路坎坷,但是能达到最终的目标那将是一份真正的喜悦。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与您们同在,愿意分享您们一路上的喜怒哀乐。以上感悟随笔来自于老师的博士同学彭熠老师的心理干预心得分享经验。


上一篇:恐艾心理治疗 如何克服恐艾心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