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防艾动态>>联合国艾滋病署:要将中国抗艾模式推广到非洲

联合国艾滋病署:要将中国抗艾模式推广到非洲

作者:张琪     来源:财新网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6日    点击数:

  “2000年前后,非洲的艾滋病传播几乎处于完全失控的状态。如果你和当时在非洲工作的人交谈,他们甚至会说,参加葬礼就像你每天要做早饭或去上班一样平常。”

  这段话出自盖茨基金会9月13日发布的《目标守卫者:数据背后的故事》。该报告由比尔·盖茨和其妻梅琳达·盖茨撰写;其中,为艾滋病设立了一个专门的章节。

  报告指出,全球有3500万人死于艾滋病。从21世纪初开始,全世界投入巨资解决艾滋病危机;但现在,这个成功背后正酝酿着危机。“艾滋病防控资金一直没有增长,并且现在还出现了削减投入的讨论。”

  “经费在任何地方均是个问题。我们绝不会说我们拥有足够的资金。”对于防控和治疗艾滋病的经费问题,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驻华办事处国家代表桑爱玲(Amakobe Sande)9月12日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重要的是,要以“能实现最好效果的方式”使用资金。

  来自肯尼亚的桑爱玲表示,中国政府在资助民间NGO(类似于成都市同乐健康和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类非政府组织)应对HIV的模式值得向非洲各国推广。她指出,中国政府在应对艾滋病方面做了许多其他国家政府未能做的事情;但同时,中国政府意识到,发挥民间社会的力量能够起到更好的效果。因此,中国政府设立NGO基金并向其投资,以供民间NGO用于应对HIV。

  “我们在着手将这种模式推广至非洲,”在桑爱玲看来,这种政府出资、民间组织出力的模式,“是一种独特的合作关系”,“这是(政府)认可民间社会组织能够深入到政府部门或许不能到达的地方,或者它们有策略,能接触到政府部门很能接触的特定人群。”

  桑爱玲强调,这也是南南合作的一种形式。9月12日,是联合国的南南合作日。当日,联合国驻华系统在北京联合国大楼举办了庆祝活动。联合国驻华协调员罗世礼(Nicholas Rosellini)在开幕式中表示,南南合作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重要引擎,“通过借鉴发展阶段类似的其他国家的已有经验,发展中国家可以相互支持,并分享更具可操作性、与国情相符并且常常更加经济适用的解决方案。”

  在刚结束不久的金砖国家 领导人厦门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宣布,中国将在南南合作援助基金项目下提供5亿美元的援助,帮助其他发展中国家应对饥荒、难民、气候变化、公共卫生等挑战;中方还将利用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等平台,同各国加强发展经验交流和能力建设合作,并在未来一年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4万个来华培训名额。

  与中国民间机构和企业合作

  桑爱玲还对财新记者表示,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还与中国民间机构和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充分发挥他们防艾抗艾方面的作用。桑爱玲举例称,中非民间商会(CABC)与非洲第一夫人抗击艾滋病联合会(OAFLA)签署了合作意向书,筹集的资金将用于支持非洲国家消除儿童新发艾滋病病毒感染,及确保母亲的存活。桑爱玲透露,现在中非民间商会即将提供第三轮资助。

  此外,中国数字电视运营商四达时代集团也是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的合作伙伴。桑爱玲指出,联合国使用四达时代的传播渠道,在非洲传播关于HIV预防的知识;也利用其品牌形象大使(一般为明星),深入到非洲年轻人当中。

  据四达时代官网显示,该公司已在卢旺达、尼日利亚、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莫桑比克、几内亚、刚果(金)、南非等30多个国家注册成立公司并开展数字电视运营。

  “这些都是在抗击HIV病毒领域与私营部门合作的令人激动的方式。”桑爱玲说,他们希望继续巩固与私营部门的合作,并支持中国企业在非洲当地进行药物生产,提供易获得的、可负担得起的药物,从而达到双赢。

  未来工作重点在年轻人

  在肯定中国应对艾滋病毒成果的同时,桑爱玲也指出,中国年轻男性同性恋群体中的新发艾滋病率增加现象,“绝对是我们未来努力的一个重点。”

  桑爱玲表示,他们担心的不仅仅是HIV病毒的防治,还包括更广泛的由性产生的健康问题,包括性知识、如何保护自己避免感染HIV、女性如何在还没准备好的时候避孕等等。“因此,未来的工作将主要聚焦于年轻人。”

  桑爱玲坦言,究竟在什么年纪开始给予孩子们性教育是合适的,现在也存在讨论。这是个很棘手的领域,存在截然不同的观点。但我们需要以某种方式来合作,以保护年轻人免于遭受性带来的健康风险。

  现阶段,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主要通过与大学合作来接触年轻人。但同时,桑爱玲也指出,如何接触到不在学校的年轻人,以及用何种方式是最好的方式,仍是一个待解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