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为什么恐艾干预中心能让您真正脱恐

为什么恐艾干预中心能让您真正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5日    点击数:

 

 

 

 

 

 

 

 

 

 

 

 

 

 

 

 

 

 

 

 

 

 

                                                               

  这两天,第四届全国性病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就要在广州开展了。老师提前来到广东和一些老朋友沟通交流。除了叙旧,更多也会谈到未来。比如说都很希望艾滋病能够尽早的被攻克,也会谈及行业内的新动态,当然得到很多老朋友对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经营这么多年脱恐恐友越来越多的赞许,其实老师自己心理还是有诸多喜悦。关于如果艾滋病真的被攻克,那是不是艾滋病恐惧症会不会减少呢,这个和很多老资格业内专家有过谈及,意见都还比较一致。对于艾滋病恐惧症,属于心病的一种,不在于恐艾的艾,而在于恐艾的恐。也许没有了艾滋病,那么性病还是存在呀,狂犬病破伤风各种传染病还是存在呀,还有癌症等等呀。该恐的恐友还是会恐,不过只是换了一个恐惧的对象罢了。就像现在有不少恐友在恐艾过程中出现恐惧转移和变形感到十分绝望,也就是这个道理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发展任重而道远,除了自身的工作也会帮助大量的特定性恐惧症患者,要不接受建议以后把机构名字调整成特定性恐惧症干预中心或许会更好。

今天和陈晓宇医生也在微信上沟通了一次,他说昨天下午一个女性咨询者找了无数艾滋病医生进行脱恐,也被艾滋病医生建议去找了心理科,甚至是精神卫生科去进行物理心理治疗和化学药物治疗,最终还是没有明显的效果。但是昨天下午这位女孩子和他沟通了一次,就觉得自己顿悟了很多,并且感慨自己在脱恐道路上曾经走了多少弯路。其实这样的案例在我们做恐艾干预工作的过程中比比皆是,也正是用我们的方法真正作用到了恐友们自己。自己过得好与坏,想必恐友自己最清楚,正是恐艾干预得到了肯定和认可,我们做恐艾干预这群老师也才继续坚持在这个负能量丛生的群体中去带领我们的恐友走向光明,最终成功脱恐。所以今天突然觉得,很想写一篇简单的恐艾干预笔记,说说我们机构为什么能够帮助到恐友。这不是刻意为了去做什么宣传,中心目前接待量极其有限宣传过度只会自损服务品质,只是谈谈这么多年我们帮助恐友脱恐心得。毕竟就像一些恐友开玩笑,我们做恐艾干预就像是恐艾道路上的老司机,带领着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方向的恐友经历未知区域从而摆脱束缚。按照脱恐意识成熟的恐友自我脱恐导向原则,自然而然也会在其他方法脱不了恐的动机下,开始尝试多种方式,其中也有可能有缘分接触了解我们的机构,并且尝试使用我们在网站上所提供的一阶方法进行调整,并且在有所改善的情况下开始重视恐艾干预方法对自己的修身修心。

我们自己的工作早已经饱和,除了研究案例和整理论文,把大多数的精力全部放在了自己的恐友身上,有时间也会有精神枯竭的时候,所以我们更多只是想做好尽缘分之事,而不是带着面具和一些恐友们相互比拼演技。所以我们异常强调我们的规则,那是我们这么十年来做恐艾干预所总结出来的指导性经验,也只有在遵循规则前提下,我们的工作所产生的脱恐成效才在逐步体现,经过不断的修正和调整,到如今能变成了一种能够被称之为恐艾干预技术的脱恐方法,也着实不易。这种方法不一定对每一个恐友都有效,但是真正愿意想一心一意通过我们方法去实践的恐友,心无杂念,一个阶段一个阶段的在一对一系统干预下不断进步,最终成为了我们引以为傲的脱恐经典案例,这就是恐艾干预中心拥有最多实际案例和脱恐样本最多的官方组织了。利用一个简单时间,我们可以简单谈谈为什么恐艾干预中心能够让该脱恐的恐友真正脱恐,这种脱恐和艾滋病检测的单纯压制、外来教条主义安慰的单纯压制并不太一样。

 

1、  恐艾干预技术既不是艾滋病知识的传授讲解,也不是心理干预疏导,更不是将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知识与心理咨询机械强制结合在一起,而是将两者有机结合并且衍生出来的一种新兴的脱恐指导技术,针对于具有特定性恐惧症的人群。针对于性病艾滋病方面的特定性恐惧干预,就是恐艾干预。要掌握这门技术说简单看似很简单,说复杂其实是充满很多不为人知的艰辛。当一个专业技术人才只需要学习一门精进的技术时,你得付出比常人多一倍的时间,精力和辛苦去学习另外一门技术。所以经常会有恐友会问,张老师你一天到晚到底在忙啥啊,先不说其他的机构管理和项目合作等普通事务,但就艾滋病防治工作以及临床心理这两门学科的每年大量的学习,培训以及相对应的各项级别的交流会议,就占据了很多空间。而且作为一个非常需要实践证明的,交叉学科,也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更不是大家觉得简单初略掌握两门学科的基础,或者在网上随便查查艾滋性病知识,或者说去网上百度几篇心理鸡汤文看看就行了。恐艾干预要得到真正被认可,那得真正接受它信任它,并且实际享受了这么一个脱恐过程的老恐友才有这样的感悟。很多恐友觉得自己脱不了恐,最根本的原因在于艾滋病医生懂很多艾滋病基础知识,不懂临床心理干预方法,而传统的精神科医生心理科医生懂得性病艾滋病知识还不如一个恐友,也导致了恐友出现了尴尬的选择。当不断的被艾滋病医生去建议看心理,很多恐友心理犯嘀咕了,明明去找了心理医生感觉也没有什么明显的效果啊。而恐艾干预就是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产生的。和传统的心理干预不同,它就是针对于艾滋病恐惧症心理活动普通规律所制定的针对性方法,用以恐友完整的脱恐。记得这么多年老师和陈医生在很长一段时间搞性病艾滋病及心理的交叉学科,很容易被认为是一种“异类”存在,记得每一次在心理圈开会培训学习和做活动,心理行业的同行就会说,张珂和陈晓宇是搞性病艾滋病的嘛。反之,每次参与性病艾滋病学习、培训或活动的时候,在介绍的时候就会说他们是搞临床心理的。事实上,我们既属于性艾圈也属于临床心理圈,既独立于性艾圈也独立于心里圈,我们做的是恐艾干预工作。所以当很多网络上的朋友说我们和其他心理机构一样是做心理的,可是我们真的觉得我们在恐艾干预这个领域(非其他心理领域)和心理以及和单纯的防艾工作还是有很多不一样。如果说樱桃是樱桃,李子是李子,经过一定杂交后变成了车厘子(大樱桃),一个新的极具特点的美味水果。那么公共卫生性病艾滋病学是樱桃,心理学是李子,那么经过整合后的恐艾干预就是车厘子了。所以对于恐友的脱恐,单纯告知艾滋病基础知识能满足的是属于三要素的作为安全信号的知识基础部分,约占整个脱恐进程的20%,而对于心理学方法,在没有结合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特有特种的情况下进行心理评测,单纯只是利用机械式心理方法,也是作为三要素的强化暗示占整个脱恐进程的20%。恐友们需要不是单纯靠知识体系或者暗示这样形成安全信号,是需要由恐艾干预将外力刺激转化为内在动力源,不断给自己制造足够稳定的绝对安全信号。所以非常希望恐友们不要将恐艾干预看成单纯的心理干预,的确它和心理咨询以及性病艾滋病自愿咨询或检测(行业内专业词语为VCT)都不太一样。通过这么十年来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从恐艾到完全脱恐,以及后来回归正常生活的一个跟踪对比的实验数据来看,恐艾干预的脱恐效果及预后性(导致复恐诱发因素的可能性)都是极具效果的。

2、  恐艾干预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时间,不是说去夸张恐艾症有多可怕,而是需要让恐友们明白,恐艾症就是一个慢性的合并了性病艾滋病知识混乱以及心理障碍的一种慢性疾病,按照学科分属来说属于临床心理科或者身心健康科。如今大多数恐友总觉得能走捷径就走捷径,而违背了自然规律。就像一个孩子的成长,需要自然规律,过度的违背自己客观而去主观概念化,容易导致揠苗助长,得不偿失。反之,如果希望一夜之间恐艾症以及所产生的创伤性应激反应能够消失,或者通过艾滋病检测以及安慰一下子让自己脱胎换骨,这也是不科学,违背了自然规律。量变到质变是一个普遍自然规律,脱恐也是如此,而恐艾干预正是根据恐友脱恐的普遍规律经验而制定的方式方法。

3、  恐艾干预中心不会全面的铺开搞宣传,因为做不到像艾滋病检测那样可以进行流水化作业,艾滋病检测以及劝导是一个流程化的东西,按照具体步骤执行就行了,谁都可以参与。但是对于恐艾干预,只能一对一干预,因为恐艾干预有一个比较核心的东西叫着个性化。个性化是在脱恐方向的大框架下针对每一个一对一恐友自我特有成长史,自我的性格,社交模型人格反馈所制定的一种具体针对性的方法。也许对于一个特点超我界限的恐友更应该谈本性的理解包容,而对于一个凡是无所谓的恐友则应该多谈谈规则法则以及恐艾的意义。对于没有成家的恐友更多谈谈个人人格发展的概念,但是对于已经成家身为人父人母的则应该以家庭系统模型来和恐友进行恐艾干预。除了个性化,每一个恐友因为相对都敏感,都需要去精心呵护。没有一种足够重视的程度,恐友们的安全信号曲线是不会保持在一个标准程度。而这个得消耗所对应老师的大量精力精神。人不是神,精力总会十分有限。所以过度宣传导致人满为患,数量多了,但是恐友脱恐体验效果变差了。带十个恐友脱恐花费一年时间,也许还不如带五个恐友花费三个月的时间所产生的效果来的直接。这也是为什么老师的系统恐友名额非常的少,就是这个道理了。拉大皮做大旗,增加人数,也许扩展了知名度,但是依我们中心的发展宗旨,一对一恐友通过持续进行系统恐艾干预脱恐是我们机构开展工作的最为重要的一件事情。

4、  恐艾干预脱恐的核心在于相互的知根知底和彼此了解熟悉,所以我们首先是建议想脱恐的恐友需要了解我们。我们基本是把恐艾干预第一步放在了官网上,大部分恐友如果能够不再做流水浮萍,无休止无方向的去乱搜。认认真真的把老师这么多年的恐艾干预笔记(在官网上为干预笔记和恐之明灯两个板块),在老师及助手工作QQ空间的文章,以及老师在张医生在线的回复(应注意的是尽量先看张医生在线老师的回复再决定是否看恐友们提的问题,这个可以有效避免先入为主的暗示性恐艾恐惧传递),可能会花上4周左右的时间,在这四周的时间内基本上可以在脱恐的综合评估上恢复50%及以上,这就是老师所长表示的自主性脱恐方式。而在这个过程中,也基本对我们机构在性病艾滋病方面所做的实地工作,以及在临床心理方面所参与的大量活动都会有很深入的了解。这里也包括对老师和陈晓宇医生的一个了解,如果对我们没有了解和信任,就会产生很多阻抗,包括带着面具和表演夸张的方式来咨询,这个都是非常影响恐艾干预的效果,虽然这个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做到没有阻抗,但是我们希望在对我们机构和老师都有所认识了解的基础上,尽量减少这个阻抗,对脱恐大有裨益。另外一点则是,恐艾干预的老师也得对自己的恐艾干预对象非常了解,这个或许就需要靠一段长时间的交流沟通和做恐艾干预个案笔记来进行解决。就像很多恐友经常说,老师我就问一个问题,问了我就肯定脱恐。老师自认为这不是一句真实的话语,因为一个问题最多就是一个小的知识点的告知,连教授都算不上,何来能够起到作用呢。这也是我们建议一对一进行沟通的时间最好在45分钟到一个小时为宜,目的就是在于增加彼此的了解和信任度,增加彼此之间的契约关系。其实像老师做了这么多年恐艾干预,对很恐友的行为动作眼神和话语,大概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老师非常希望恐友们如果真的想脱恐,就客观真实的表达自己的各种顾虑和焦虑,这样我们也才能更加彼此的交流沟通和了解,才真的对无论是恐艾干预脱恐,以及后面衍生的心理障碍都有所改善。什么时候恐友有一个比较质变的脱恐飞跃,那基本都是在于彼此都熟悉了解,并且真正把自己全身心的交给老师以后,能够看到评估的水平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上扬。所以我们也是非常支持并且鼓励恐友们说出真实的想法和顾虑,这样才能真正便于恐艾干预直接着用到单独个性的您。

 

  一瞎扯又扯得太远了,老师每次写文章看来都是写得太多了,也许很多浮躁的恐友耐不住这个性子看完,但是真正看完并且有所思考的恐友。老师相信您们都有能够完全脱恐的基本潜质,所以无论怎么样,只要您觉得这样是对的,并且刨除传统思维的误区,那么脱恐就不是一件难事。所以相信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也要相信您自己,愿您为咱们机构脱恐案例添砖加瓦。因为明天性病艾滋病交流大会将召开了,下一篇文章会带来大会一些最新的动态,欢迎各位恐友以及行业志愿者查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