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参与全国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心得(二)

参与全国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心得(二)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16日    点击数:

一说到小姐,总会让人不禁想到很多“羞羞”小段子出来。而且在很多人看来,小姐长期从事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并且是“一双玉臂千夫枕,半点朱唇万人尝”,不知道身上得带多少细菌病毒。但凡是有过做大保健找小姐经历的人,都或多或少会思考一下和小姐在一起会不会有可能被感染性病艾滋病呢。而且一提到性病艾滋病,自然而然都会将其和小姐联系在一起。前一段时间,疾控中心有一个疑似艾滋病感染者在初筛被查出时,非常激动,表示自己从来没有去找过小姐,怎么可能感染艾滋病。可是当医生们再问他是否有出去约过一夜情或者其他高危行为时,他却沉默了。

小姐被有色眼镜化了,也许可以说明人们从骨子里对小姐的一种深层防御,一种从心底看不起的藐视,同时也在不自觉间将性传播类疾病和小姐做了捆绑。但凡是小姐,就得多注意点,反之遇到其他自己所熟悉的朋友同事,或者就算不认识网络约出来的,只要不是楼凤小姐身份,就放松了警惕,如果一旦情投意合,发生了高危行为,也不会觉得这个有多么危险。可是这样偏执的认识误区,恰好滋生了被感染的温床。

今年的艾滋病学术大会上,给了一组非常的新颖数据,但是也不得不引起民众的重视和深思。据统计,女性艾滋病感染人群中,非商业性行为方式感染的比例约为61.2%。也就是说大量的女性感染者并不是因为从事小姐行业而未感染。这几乎颠覆了很多人所认为的小姐中绝大多数都是性病艾滋病感染者的认识。这告诉我们什么呢,性病艾滋病作为小姐的职业病,大部分小姐都还是更懂得保护自己。反倒是缺乏高危防范意识纵情于声色,追求新潮的女孩子才是艾滋病被传播的高危对象。而广大男性同胞又认为只要是从事非商业行为的都能称之为“良家”,逐而放松警惕,反倒成了直接受害者。记得曾经有一次在成都九眼桥所发生的一位醉酒女孩当街和外国友人发生啪啪啪啪,大战“数千回合”技惊路人,事后并未得到满足,还要求外国男子继续“切磋武艺”。也许广大的吃瓜群众围观看笑话,可是又有几个人会在这个时候思考这样和陌生人进行高危所导致艾滋病高度传播的危险性呢。

人们总是喜欢按照自己固有的思维去考虑问题,但是也正是这样固有缺乏辩证而导致心理防御出现错乱。我们将各种力所能及的防御全部给了小姐,可是对于其他我们觉得看似更安全的“良家”呢,可在艾滋病的感染率上是远远高于小姐的。说这话的目的不是为了给小姐正名,而是希望我们不仅在重视小姐可能导致性病艾滋病传播的情况下,更重视其他有可能被我们所忽略的情况。我们不希望大家只是担心和小姐有过一些关系,而把自己吓得六神无主。然而对于任何有可能导致高危行为产生,都应该被树立安全防范保护意识。

随着现在经济的发展,人们已经不再是追求最底层的一些需求,转而向更高级的精神追求靠拢,婚内出轨也成为一种很常见的事件,中国婚姻情感关系受到了严重的考验。据相关统计,至少60%以上的人群在结婚后都曾有过非伴侣的行为,同学会,车友聚会,网络交友和兴趣团体成了出轨的主要原因,而正是觉得这样出轨是建立在“熟悉”和“信任”关系下,显得所谓的“干净”,也让艾滋病悄悄的传播于普通民众之间,这都是建立在传统文化认识的误区中。在国家最近所公布的女性感染者的传播途径来看,配偶和固定性伴侣间的艾滋病传播比例高达25.5%。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夫妻和固定伴侣在对另一半的忠贞和承诺上面所承担的责任严重不足,从民政局所统计的全国各城市的离婚率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应出这一点。改善夫妻或家庭关系,这并不是家庭中某一个人的事情,相互彼此做好良性的沟通,对对方忠贞不仅有利于后代的成长,也有助于将性病艾滋病阻隔于家门之外。作为普通恋爱的朋友关系,也不能轻易就将自己交给了对方,而是双方在彼此了解承诺以及熟悉的情况下,才能有进一步的发展。

反之想想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礼仪,如果一直广泛倡导和坚持遵从,或许到今天,艾滋病传播也就不是这样的一个数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