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恐友心得>>脱恐心得:不是靠艾滋病检测恐艾症症状就消失了

脱恐心得:不是靠艾滋病检测恐艾症症状就消失了

作者:恐友小李     来源:恐友自我心得    发布时间:2017年12月23日    点击数:

我是一个恐艾两年的恐友,曾经一度觉得自己会恐一辈子的艾滋病,曾经一度也想轻生,没想到通过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帮助,通过张老师的帮助我竟然成功脱恐了。原以为自己这辈子完蛋了,感谢上苍保佑我要脱了,真正的脱恐,不是靠艾滋病检测快乐了那么几天时间,也不是靠每天泡在网上听志愿者说我没事去安慰自己。恐艾恐了两年,度日如年,痛苦不堪,生活过得一团糟,这里面个中滋味相信只有我们当过恐友才能体会到,正是痛苦解除了。从来没有感谢过谁的我,在这里发帖,发一下我从恐艾到脱恐的经历,恳请老师发在恐友心得文章里面。马上就要到 2018 年了,我来和大伙分享一下脱恐心得,我不会像其他恐友脱恐后就成了专家,我以后再也不会关注艾滋病了。只希望留下一篇文章为大家尽一点绵薄之力。最重要的是,和大伙道别,祝大伙都能像我这样逃出生天,永远不恐艾。

我长得比较帅,有点像鹿晗,主动说要和我上床的女生也不少。有女生主动献身,只要不是长得太丑,不是我讨厌的类型,我都会去约会。从14岁把第一次献给了我的初中老师,到两年前最后一次和一个妖娆的女人发生了关系,我自己也不记得发生了多少次男女关系,高危非高危的都有,然后从最后一次干完后就生了一场大病。连续的发高烧,持续性的腹泻,单侧淋巴结肿大,甚至还出现了全身皮疹,头晕,嗜睡乏力等情况,感觉自己每天都困得不行了,睡醒了起来就算是抽烟回去又能再睡几个小时,去医院输了好几天液,然后过两天又开始发烧,不过这次是低烧了,舌头发白,肌肉酸痛骨关节响全都有,症状也算是比较齐全的了吧,而且这些症状持续了两个星期都不见好。感到有点疑惑就在网上搜索症状的原因,无意间在百度上看到艾滋病初期症状,对比下整个人当场就吓得快晕厥了,所有的症状和艾滋病初期症状太像了。再想到发生最后一次关系那个女人,谁也不知道她和多少男人发生过关系,或许她自己有艾滋病她都不知道。赶紧联系对方,对方竟然把我拉黑了,完全联系不上,糟了,遇到故意传播艾滋病的娘们了。从此,我便就踏上了这700多天的恐艾艰辛之路。

和很多恐友一样,2015年初开始每天在网上搜索各种艾滋病知识,差不多一周时间,很多艾滋病知识我都掌握了。有时间我都还在网上安慰其他恐友,他们说我够专业,说我肯定是医院医生,可我只有苦笑,知识都是网上学的,可能是恐友们都太害怕了,把我当成医生觉得更安全。我能安慰别人,但是没办法安慰我自己。艾滋病初期症状依旧在持续,失眠,恶心没胃口,乏力,看恐艾干预中心的文章,看恐艾吧网友留言,即使睡得很晚,早上天没亮就醒了,在床上不断的想万一感染艾滋病怎么办怎么办。看到网上很多文章都说,艾滋病引起的发烧找不到原因,顿时就落泪了,觉得自己肯定完了。现在回想起来,觉得网上很多文章就是恐怖分子留下的,但在当时已经吓得不轻,哪里会想那么多。一到自己的父母,忍不住痛哭,对自己过去种种行为后悔不已,自己长这么帅,却要英年早逝,真的不甘心,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就算家业再大也还是要得艾滋啊。每天感觉都在梦游,那时候朋友还说我最近瘦了,又想起网上说艾滋病体重会下降,下了班还去药店外面去称体重,从原来的120多斤变成了110斤,脚顿时就软了。想到这么多年被女人伤过很多次,也糟蹋了这么多女人,感觉必死无疑,完全鼓不起勇气去医院检测,只能每天在百度上疯狂的搜索各种关于艾滋病的知识,希望能找到安慰。我不太想和志愿者聊天,我知道他们都是和我一样的恐友,都在恐艾时候看了很多网上的艾滋病知识。同样都是在安慰别人,但却无法面对自己。我沉溺在网络中,几乎把艾滋病从2000年到2015年的知识点全部都看完了,每天看的都是重复的,但是根本脱不了恐。大脑里面每天都在回忆自己做过那些高危行为的详细细节,自己也是每天给自己分析感染艾滋病的概率。一想到按照网上的说法我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很低,但是一想到网上谁能对我负责,大家不都在害怕而相互安慰,感觉整个人都要奔溃了。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在西门第一咨询点培训艾滋病防治工作志愿者)

大概在高危六周后,我实在忍受不了那种煎熬。网上的恐友也是让我去检测六周就可以脱恐了,在一次喝了很多酒以后,趁着第二天昏昏沉沉去医院抽了血。又煎熬了两天,拿到结果为阴性,当时瞬间就感觉到自己脱恐了,觉得自己以前恐得都是浮云。可是才快活了几天,我又因为自己的症状担心,听好大夫上的医生说要检测到三个月,我一下子就泄气了。然后又继续在网上重复搜索,果然网上也有不少说检测到三个月的,而且还说艾滋病检测有假阴的可能性。我又开始了浑浑噩噩的生活。然后熬到了三个月去检测,以为这一次检测后会很放松。去拿结果的时候我知道我自己一定是阴单,结果也是阴单,可是我根本高兴不起来。我不清楚我这么努力学了艾滋病知识到底有什么用,我总是担心自己是那个最特殊的个体。我把希望交给了好大夫,网络上知名的医生我都咨询过,最贵的10分钟400元,最便宜的也是几十元。前前后后大概咨询好大夫上的医生也花了三万元了,医生们很多都告诉我没问题了,甚至给我打包票,我总是担心医生说百分百没事是在安慰我。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未来会遇到什么意外,凭什么保证我没问题。医学不是一门严谨的科学吗,为什么给他们打电话他们却不严谨了。后来咨询到湖北的一位老专家,专家说小伙子你要不放心,半年再检测一个艾滋病吧。当时听到这消息,我以为我会发狂,没想到我很高兴,终于有人说了真话了。然后我又继续在网上继续学习艾滋病知识,并且等着六个月的检测。在这期间,生活完全一团糟,没有比这个更糟糕的时候。我就想着六个月做一次终极检测。在这段时期,当在网上说出我要检测六个月,其他恐友都是鄙视我,甚至说我是恐怖分子。其实谁想检测这么长的时间,我的痛苦谁又知道呢。我太需要有人理解我,可是每次和医生打电话几分钟就告诉我说没事,我内心也知道我再去检测没事。但是我真的想脱恐,我真的好痛苦,我真的想要自己从内心中告诉自己是可以解脱了。但这个真的做不到!在最后一次高危三个月到六个月期间,那是我过得极其灰暗的时候,也动了不想苟活于人世的念头。

我还是继续在网上学习,希望能够通过网络找到脱恐的方法。尽管我知道自己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极低了,但总觉得和艾滋病还有纠缠,希望自己在网络上找到自己脱不了恐的原因。有一天一个老恐友实在看不过去了,让我去恐艾干预中心学习下。恐艾干预中心以前我学习过,上面有很多艾滋病的文章,我也看过,并没有觉得和多看看其他网站有什么不同。那个老恐友让我多看看张医生恐艾干预笔记和关于恐艾症心理调整方面的文章,对我脱恐有帮助。想到我现在看了很多艾滋病的文章,不需要艾滋病知识了,可是我真的是心理原因,不是生理那个万一么,反正现在也是人不人鬼不鬼了,多看点也无妨。没想到这次再看恐艾干预中心的文章,感觉不一样了,发觉张老师文章里面所说的心理障碍很多都是我的问题。做人很谨慎,做人也不够大气斤斤计较,总是喜欢贪图一些小便宜。在工作中也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如果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好,一天都特别难受。特别是有一句话深深打动了我:“我们都想通过艾滋病知识试图去获得脱恐的安全感,结果却产生了反效果。”是啊,我现在在网上当一名志愿者完全没问题,可是为什么说到艾滋病,心里却在发慌呢,为什么艾滋病就在我生活中挥之不去呢,难道真的是看的太多了,心里却在不知不觉的被改变了。既然我现在不需要任何的安慰,那我就要找出我真正的问题。接下来的三个月,我认真详细阅读了恐艾干预中心上面关于恐艾症的解释,很多说到我心里去了,原来心理的反应并不受我意识的控制,我需要什么样的结果,心理不仅不满足我,还要限制我。难怪我越是想去脱恐,心里越是慌张,倒最后自己都失去了信心。没有了信心,就更愿意放弃自己,就更觉得痛苦。当真正认真学习了很多恐艾干预知识以后,我突然发觉要比以前好了很多。

我开始去了解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竟然是中国最早成立的脱恐机构,做了很多公益。特别是陈晓宇医生,不仅是疾控中心的医生,还坚持做了二十年的公益事业。我自己却在恐艾的时光中荒废了一年,突然觉得自己浪费了生命最好的时光。我要好好的跟着他们学习优秀的品质,我要做一个会感恩的人。在跟着张老师学习以后,我慢慢也开始学着去关心自己的家人了,做好我自己,做事情也不只是以自己的看法去看待问题了。有时间大半夜突然惊醒,想到自己万一罹患疾病怎么办,再一想到恐艾干预中心是坚实的后盾,瞬间就感觉释然了。继续睡觉吧,谁能知道以后发生什么事情呢,我做好我当前的事情就行了。逐渐的,我发现我对艾滋病不再那么关心了,而且逐渐的也不再上网搜索艾滋病信息了。突然觉得我的生活敞亮了很多,尽管有时间人还是不开心,但是我觉得我的信心回来了。我又开始重新规划未来了,最主要的是,在今年三四月份开始,艾滋病初期症状消失了很多,看来这些症状真的和心情有关。张老师说得对,当我真正了解了恐艾干预中心以后,当我从内心中知道恐艾干预中心能够帮助我,我的心也开始踏实和宁静了。和恐艾干预中心逐步熟悉起来,就越知道中心对我负责的态度,这成了我脱恐的动力。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专家,乐山疾控中心陈晓宇医生常常收到恐友感谢的锦旗)

以前听一个群的管理员说恐艾干预中心擅长催眠,洗恐友脑袋,做饥饿营销。后来看见网上很多心理脱恐的文章都是从恐艾干预中心转出去的。我不太清楚别人为什么一面在恐艾干预中心学习经验,一面却告诉别的恐友说不要去恐艾干预中心学习,那里会害了恐友。但是我作为一个脱恐的恐友,建议恐友们想通过网络脱恐最好多对网络做一些了解。要不是网络这么复杂,我们都不会恐得这么厉害。就是网络上说什么的都有,我们更需要谨慎了。就算知道三个月艾滋病检测没问题,突然有一个恐怖分子说三个月会转,那一晚都会睡不好。当我对恐艾干预中心还存在怀疑的时候,张老师告诉我,前期有怀疑是对的,没有怀疑和矛盾不可能成为恐友,但是从怀疑和矛盾中不断去了解验证,逐渐变得信任了解,才会真正去放松,才能体验到脱恐的进度和感觉,才会把恐艾干预中心当成可以脱恐的地方。想起以前自己在网络上乱搜,犹如丧家之犬,真得很想哭。网络上没有人同情你,真的出了问题也没有人管你,对你负责,自己还不敢给父母说,无言面对女朋友,检测了三个月脱不了恐也没有人会和你说更多,哪怕多在网上问几个问题,别人都会说是恐怖分子,打电话问医生,说保证我没问题,有一次我给医生打了电话,第二天给他打电话,他已经不记得我了,还是保证我没问题。我知道我没问题,但是我想脱恐。原来让人痛苦的不是死亡,是一种无法被理解的绝望,在没有希望的生活中想活下去,太不容易了。通过这次事以后,我再也不敢约炮了,哪怕是免费的,也再也不敢玩了。

希望我这么两年惨痛的恐艾经历可以成为一种教训,劝大家都早日离开网络脱恐成功,劝大家把手机上的APP卸掉,QQ群退掉,没有什么比可以放心睡一个安稳觉更舒服的了。 2018年快到了,很庆幸能够在2018年以前脱恐,我终于可以放心去俄罗斯看世界杯了。感谢恐艾干预中心在最绝望时候给我的帮助,也感谢曾经给我很多鼓励的恐艾战友。文字表达工夫不好,写得很乱还请老师和恐友们不要见怪。

                                                                                         (该文经作者同意,语句略有所调整)


上一篇:张医生在线节选一——一名人民警察的恐艾疑问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