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滋病必有的症状行为是乱搜:快速脱恐的方法

恐艾滋病必有的症状行为是乱搜:快速脱恐的方法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3月28日    点击数: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按照国家省市的要求在执行全国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项目,收集了不少针对性的数据,目前也已经帮助到了不少恐友,而且在下半年应该可以形成不少的成果出来,相信会对整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有不错的帮助。因为目前中心也没有对外广泛地对外宣传,所接待的恐友大多是对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关注有好一阵子的恐友,工作开展的还是有条不紊。还好也没有哪个恐友把我们的免费慈善活动和公益活动广泛到发到贴吧和论坛,那样一下子涌入太多恐友,超越我们目前的接待能力,反而会导致工作没办法正常开展。

按照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签署的协议和计划,我们将逐步完成国家进一步的防艾控艾要求,并且逐步完全实地化为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以及高危人群提供多功能多配套的针对性服务。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大概会在4月中下旬组织实地见面会,邀请临床医生,疾控专家和HIV确证实验室专业检测技师为恐友提供实地一对一艾滋病检测指导及心理干预服务。

恐艾滋病必有的症状是乱搜,对于如何快速脱恐,对于如何可以摆脱目前的痛苦,对于怎么快速回到以往的生活。这是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进行一对一干预的时候经常提出的问题,而我们在近几个月的免费慈善和公益活动中也做了相关的一些统计,特别结合多年的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经验以后得到几个重要的核心数据,现以简单的形式给大家阐述一下。

想要快速脱恐,第一个比较重要的就是“首因效应”,恐友们很喜欢到处问,可是问的和搜索到的都是正确的吗,90%的恐友都很痛恨自己一开始就搜索,可是网络搜索这个习惯已经被百度深入的种植在了人们的习惯中。如果首因接受的是正确系统的知识点,这个相对对艾滋病恐惧症的刺激也就小很多,相对于取得的脱恐效果也就更好。但是反之从一开始感觉到不适,就开始上网搜,几乎99%的恐友能够搜索到的症状或者艾滋病结果都是把自己吓得快毁了三观,以至于形成急性心理障碍,这个心理障碍一旦形成,要向在日后快速脱恐,相对于搜索不深和即时抽离的恐友来说,就会慢很多。首因效应所导致的就是一张白纸上突然弄上了墨水,要把它重新洗白,或许就不是弄上墨水那般的轻松了。

第二个比较重要的就是“真诚品质”,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品质。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为什么针对于在官网要进行注册的恐友必须人工实名认证,只有人工实名认证后才能在张医生在线版块留言,这其实就是为了提高恐友的脱恐效率。相对于网络随意加入留言(如典型的QQ群交流)和实名认证后在线留言比,后者的有效性是远远大于前者的。当然我们是承诺能够保护好我们所有恐友的隐私,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立十年来,并没有出现过任何恐友真实身份被泄露的事件,特别是一对一通电话和面询的。以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目前启动的免费一对一干预申请来看,以实名认证申请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得到的有效帮助是未认证的几十倍。为什么是需要“真诚”呢,真诚就类似于一种虔诚和托付,就像去给寺庙的佛主烧香拜佛,如果仅仅走一个形式,自己都会觉得过意不去。真诚也是类似于一种信任,所以对于每一位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我们都是建议对我们机构和老师有所了解以后再来寻求帮助,这样的效果最好。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能够力所能及的提供自己所具有的核心体系帮助恐友脱恐,以真诚的姿态帮助愿意被帮助的恐友。然而如果有恐友使用各种假身份信息,甚至还有各种理由的演技派,在我们用临床心理学来看,这就是一种不真诚,一种阻抗。这样所进行的干预效果就直接打折扣了,也是浪费了彼此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留在网络上带着虚伪的面具,隐匿自己的身份去寻求帮助,直至找到一个真正值得自己去信任的机构或个人,把自己毫无保留的托付给对方,那才有资格提出所谓的快速脱恐。然而,社会若不稳定,安全感若不强,各种顾虑缠身,那期望和真实就会有一定差距了。所以不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这么多年帮助很多恐友脱恐多么的专业,只是至少我们能够真诚的对愿意接受我们规则的恐友,提供真诚的帮助。这就是双方彼此毫无保留的了解对方,知道对方的真实姓名、身份和背景。这就是我们最看重的契约效应。

第三个就是尽可能将网络实体化,因为在网络上呆久了,自己都无法控制不了人本能中所带有表演性格和任意吹牛的“键盘侠”属性,以至于有人产生了谵妄,甚至是自我钟情的夸张化。特别是我们实地接触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70%以上都带有对自我夸张化,对自我病情严重化臆想的倾向,实际大家真的并没有大家所想象的那么严重,这基本就是在网络中被催眠化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做的艾滋病恐惧症项目以及结合过往多年的经验,实地面对面进行的干预效果是远远超越了网络干预,这是一个明确的事实。一到网络环境,人自然而然都无意识的给自己套上一层伪装,而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特别是近几年越来越多,这是为什么,不都是网络所催生出来的吗。据不完全统计,由于网络的言论自由矛盾,身份角色混乱,歪曲思想的强制传播,至少制造了数百万恐友和有恐艾倾向的人群。所以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会严格执行国家的要求,成为一个专业可信的实体艾滋病防治干预及艾滋病心理研究的组织机构。有时候开会的时候,碰上专家或者专家的弟子,一问专家是不是说过什么话,被贴在了网络上。专家倒是一头雾水,很显然,网络上的很多言论并不是专家说的,甚至还有借专家名号写出一些令人惊悚说法或过分偏激的说法。比如说有人就说曹奶奶说过尿液检测比血液检测更加精准,尿液检测能够测出血液检测不出的艾滋病抗体。这话真的就太过了。所以在这里还是希望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恐友们,不建议将网络上的东西一股脑全部吸收,有说得过分吓人的,也有过度去安慰人的。特别是一个没有整合能力的人,对公卫知识体系毫无了解的人,看的越多相关艾滋病论坛的信息,搜索越多的艾滋病相关论文,在我们眼里看来就觉得越痛心。吸收接纳越多的信息,只会让自己矛盾加深的更痛苦。真正痛苦深入到灵魂,那是没有任何言语能够说得出来。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于我们机构的志愿者,总会在一定时期都会给予一定的培训和矫正,一旦在网络上呆久了,若不进行调整干预,很容易受到极大的反噬。我们真不希望可爱的志愿者们,劳力还要劳心。如果说恐友们真正从根本上卸载了一些软件,甚至远离网络,并且在持续的指导下逐步降低对艾滋病信息的兴趣和攫取能力,那么想做到快速的脱恐,自然也就不仅仅是梦想了。

张老师正在给中心工作人员、医务工作者和防艾志愿者进行实操干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