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如果想脱恐成功 需要毅力信任和感恩——在凉山州有感

如果想脱恐成功 需要毅力信任和感恩——在凉山州有感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27日    点击数:

前几天受四川省疾控邀请去给凉山州的基层艾滋病防治医务工作者讲课,更加近距离的感受到了这个地区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的困难。这是全国极度贫穷地区之一,有的地方甚至都没有完全通上电,而有的地方甚至连路都没有一条,也许从北京到成都飞机大约为两个半小时,再从成都到凉山州首府西昌,火车行程大概是十个小时,然而从首府西昌再到县城下的乡村,还需要花上两天左右的时间。这里又是全国艾滋病最流行和高发的地区之一,由于一些特殊原因,这里毒品泛滥,经济低下,很多人群并没有艾滋病高危防范的意识,有部分地区的艾滋病感染率相对较高,艾滋病防治成为“凉山攻坚”以及“精准扶贫”的重中之重的目标,是各种利民政策开展的关键。

在凉山州大概呆了一周,接触到了很多专家,几乎都是国家和四川省艾滋病防治工作战线的精兵强将,他们几乎都有过下乡深入大小凉山的实战经历。谈及到在凉山州做防艾工作的故事,那是细水长流如数家珍。在这里做防艾工作,根本都意想不到会发生什么样的问题,都被认为是一种自我的修炼,像大半夜在一个乡村招待所(卫生条件甚至不如七十年代)被零下的严寒直接冻醒;像走访一户人家做感染者调查需要爬山十多个小时进行翻越,对方还不一定非得接受艾滋病抗病毒的治疗方案;像连电都没有的地方,更是没有任何通信信号的,陪伴着大家的除了是煤灯蜡烛,或许就是漫山遍野的蚊虫了。国家一个一个重要监控和统计数据就是在这样一个又一个平凡感动的小故事中产生。真正的专家大部分都是在于实战和研究,以宏观为主,很少有大量空闲时间上网和他人互动的。

(图片:在贫穷的凉山州受艾滋病影响导致儿童成为孤儿的不占少数)

真正到了凉山,才能真切的了解艾滋病对这个地方影响至深。因为艾滋病的存在,才会产生了大量受艾滋病影响的家庭存在,特别是父母罹患艾滋病去世的孤儿,他们的学习生活都收到了严峻的考验。如果没办法深入大山,可以看了一些纪录片,如《情暖凉山》,您就会发现这片大地上还有太多需要被关爱的人群,而这些不正是诸如带有大量罪恶感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想真正去纾解自我内心冲突的方式么。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曾和西南财经大学青年者协会共同举办了一场小规模的公益义卖活动,恰好这笔义卖捐款所得也正好可以用在最应该被使用的地方。金额不多,毕竟作为一个不卖艾滋病试纸,不推行付费检测的机构来说,营收全靠一对一,也算是捉襟见肘,然而关爱受艾滋病影响家庭的孩子还需要得到更多的帮助,我们也欢迎更多的朋友加入到对受艾滋病影响家庭的孩童进行关怀的队伍中来。考虑到机构的特殊性,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平时几乎也没有和商业盈利机构有相关合作,也多次拒绝过大量盈利机构的合作要求。但是如果愿意实实在在的利用商业资源为凉山州的受艾滋病影响家庭的儿童提供力所能及的援助服务,做一个不是喊口号,而是真正奉献爱心,有责任担当的道义企业,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愿意提供所对应的核心资源,坦诚深入的与之进行相关合作。

(图片:号召更多的爱心人士和责任担当企业也能为凉山州受艾滋病影响儿童尽一份力)

作为一个成立十年的实体脱恐机构,在艾滋病防治圈也逐步有了自己的地位和领域,也逐步开始在针对艾滋病感染者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心理干预服务中取得一些经验和成绩。在很多人眼里看来,或许这个是一个非常前途的位置,事实上这个或许令人失望,就像《三联生活周刊》记者前来采访所说的一样,几个非常简陋的咨询地点和一个非常隐蔽的办公地,虽然靠近成都最繁华的东西南北主道,却隐藏于简陋的民居中。为什么呢,那是因为民居租金便宜啊。作为一个几乎不靠国家扶持,全靠自力更生的机构来说,运营资金几乎是靠几位老师一声声一个小时一个小时给预约恐友进行干预沟通所获得的报酬,这种常规的一对一心理干预模式根本不可能形成流水化作业,面对的几乎全部是最大的负能量,恐艾症患者比恐艾人群多了很多常人所无法理解的偏执和惯性思维,中心能够在这么多年的积累下,不靠出售试纸盈利去坚持发展下来真的很不容易。为了将网站优化成手机版本便于恐友和相关从业人员自助学习,阅读和自我评估,以及智能化的脱恐辅助系统,中心全面启动了第三次全面改版。更新网站系统大概完成最基础的都需要五万元,这对于我们来说都算是一笔极大的开支了。网站专业技术人员在了解我们机构的真实情况和故事以后,在敬佩和肯定之余,将费用压缩到3万余元。新网站会有手机版本和智能功能,智能功能基本都会按照我们做恐艾干预这么多年的成功案例经验来设计,相信这样能够帮助到处于迷茫期的艾滋病恐惧症恐友。

国家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马上又要召开了,每年这时候最新最权威的论文都将被收录和展示,而张老师和陈老师的论文《恐艾干预心理技术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影响性研究》又成为了大会上唯一一篇有关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的论文。

(图片:作为唯一一篇艾滋病恐惧症干预论文入选2018年国家艾滋病学术大会)

中心作为目前国内唯一一个从事艾滋病恐惧症的研究干预机构,也首开先河的建立了艾滋病恐惧症干预培训体系以及申请了中国第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研究项目,全国大部分防艾专家对我们都很了解清楚,这么多年的成功案例多不胜数,按照我们建议要求去执行坚持的恐友脱恐成功率基本都在90%以上,这也是很多卫生部门愿意将患者转介到中心的根本原因。但是相对于好好去宣传成功案例,我们还不如先将基础的样本进行整理,整合成一套较为完善的干预体系,如今这套体系已经初具规模,将会在今后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脱恐中起到重要作用。而我们也在今后几年,除了继续履行线下防艾工作,我们还将重点工作放在论文发表,书籍出版以及智能网站的开发上。记得有一次有人在微信公众号上留言说,如果我们不多做宣传,不卖点东西,单靠这样运营下去,猴年马月才能在成都买房啊。是啊,相对于老师自己做家庭婚姻情感的收入,做艾滋病恐惧症干预几乎就是倒贴,还受负能量侵蚀,甚至做了很多免费的公益干预个案,别人也不一定打心里觉得这是一种善举。

(图片:这场义卖活动的全部2000元钱皆捐资于凉山州受艾滋病影响家庭的孩童)

毕竟中心是一步一步从无到有慢慢成立的,从以前一个实体小防艾机构做到一个全国性的专业特色脱恐机构,这其中的艰辛或许只有真正一路看着我们撑过来的才深有感受。经常会听到来到恐艾干预中心的恐友说,为什么你们不多宣传一下啊,要是多在网络上宣传,我也不至于到处乱搜恐得成神经病了,凡是都是一种缘分吧。有无缘分就是一种自然,有这个缘分能够有机会沟通我们定鼎力相助,但是没有这个缘分,那强迫也不一定能够真正帮助到吧。有一次被采访说既然做婚姻情感每小时的收入为做恐艾干预的3-4倍,那为什么继续做这么一个事业呢,或许是一种信仰吧,毕竟像我们坚持十年一直做恐艾症患者的脱恐干预的业内人士,真还不多。一个恐艾症患者从状况最糟到逐步脱恐至少都需要耗费好几个月的时间,损失很多的脑细胞,甚至自己稍微不注意都要产生严重的心理反噬。但是一切应了一句话,为灵魂痛苦的人做辅导干预,为毫无方向的人做明灯指引,但求问心无愧,苦中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