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为什么恐艾症患者艾滋病知识都“超越”专家了 还迟迟无法脱恐呢

为什么恐艾症患者艾滋病知识都“超越”专家了 还迟迟无法脱恐呢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18日    点击数:

由于上一周艾滋病防治相关工作非常多,以至于咱们中心的恐艾干预笔记并没有按时更新,实在是让各位“空心粉”久等了。特别是在教师节还收到了很多恐友的祝福,也非常感谢各位对中心和老师的祝福与关心,一切感激尽在文章中,各位恐友能够真正脱离内心恐惧和自我对抗的痛苦,脱离沉沦在网络上到处乱问乱搜的空虚矛盾,重回平静的现实生活,那才是我们真正希望看到的。

正如心理学所说,任何人做任何行为都有自己的动机。那么对于恐艾圈子的恐艾志愿者和恐艾症患者,都有自己非常明确的动机,特别是对于后者,就是迫切希望自己赶快摆脱这样足以影响目前生活工作的痛苦,而这种痛苦也许与身俱来并没有感受过体验过,当我们越是希望这种痛苦滚出我们的感知中的时候,我们越会去按照我们习惯性的思维体系去做。

因为我们自己太相信我们事物的传统认知和感觉,一个我们称之为经验的东西,那我们就会按照我们固有的经验来处理这个问题。就像对于艾滋病恐惧症,很多恐友就会觉得艾滋病恐惧症皆是因为我不了解艾滋病所致,只有我花了大量的气力去学习艾滋病的知识,那么我就能凌驾于艾滋病的恐惧上,就能脱离恐艾症。

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实地服务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几乎每一个带着深度恐惧前来寻求预约脱恐帮助的,然而通过前期的沟通和交流,发觉大部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本身对于艾滋病的知识体系了解已经有足够的深度了,甚至在某些专业术语方向,已经超越了做艾滋病防治工作的我们。每一次开艾滋病学术交流会,和大腕专家谈及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专家们无不例外的都是先皱皱眉,并且表示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知识程度甚至超过了他们学习公共卫生预防的学生,然后再喃喃地说道,有你们这样的机构存在真是一件不错的事。术业有专攻,这样盲从的补充艾滋病知识,却忽略了最根本性的短板,以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应该由你们机构来收治。想必专家们也曾经多次遇到不少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反复盲从近似于强迫的去问问题,不仅延误了他们正常给艾滋病携带者做诊断,消耗了艾滋病感染者面诊的机会,也是让专家们感到力不从心。有不少艾滋病专家表示,以后会考虑在门诊诊疗时只接受艾滋病携带者或者艾滋病人。

此外,作为国内唯一一家实体脱恐机构,在前来咨询的恐友职业分布中,医生们竟然也占据了一定的比例,几乎包含了所有科室,甚至是传染科或者公共预防的医生,这点或许让很多恐艾症恐友无法相信。医生学习掌握医学知识,至少需要五年的沉淀还有各种实践,如果读上硕博,还会更久。按道理完整系统的知识程度是远远多于普通人群的,那为什么还会对艾滋病产生恐惧呢。这其实在另外一方面,也印证了,艾滋病知识的掌握程度和是否对艾滋病产生心理应激反应,那并没有直接的关系。不是说掌握了越多的艾滋病知识,那么就越不恐惧艾滋病。正如维护陵墓管理的工作人员,不一定都是参透了生死之人,不一定都是不信鬼神之说之人。看似大家都是在恐惧艾滋病,实际上恐惧艾滋病背后深层次的东西。

因为网络的发达,一个对艾滋病知识完全不了解的人,可以在1-2周内速成一名初级的网络志愿者,所谓久病成医,久恐成精。就像老师在和好朋友疾控中心李医生沟通的时候他谈到,网络上自发形成的恐艾志愿者由99%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和1%的艾滋病防治相关工作的人员共同组成,其中不乏有艾滋病试纸销售商,艾滋病检测推销商,甚至是恐怖分子的存在。鱼龙混杂,知识混淆,方法不一,而且因为网络上大部分人都是以网络代号为主,违法犯罪成本低,信口开河的居多,缺乏一个真实身份,从而导致新恐友也许仅仅是只有那么一点点的恐惧,还没有达到恐艾症的严重程度,但是在网络上呆了一阵后,活生生的被培养成了一个多疑强迫的恐艾症患者。毕竟网络上的一些艾滋病知识在各种包装加工之下,也注入了很多负面精神的东西。相互一交流,反倒成了一种精神包袱。我们更希望为了净化网络,想成为一名真正被认可的志愿者,应该得到国家或相关机构系统的培训并且颁发相关的证明证书,或许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恐艾症患者对于志愿者的安全信号。安全信号决定了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脱恐前半段的一个标准能效。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不缺乏艾滋病知识,缺乏的只是一种系统掌握知识的态度,缺乏的只是在现实中生活,却想依赖于网络脱恐而又不信任于网络的矛盾之中。为什么恐艾症患者艾滋病知识学到“超越”专家了,甚至一名恐友自己在网络上学习几天,都可以得心应手的去安慰别人,但是自己迟迟无法脱恐呢。这其实就是有趣的心理现象了,正如恐艾症患者都是喜欢听好听的话,那么就总会有人刻意来迎合,试图将这样的迎合以安全信号的方式进行输送。然而恐艾症患者同时却喜欢思考最坏的结果,试图以反向论证的方式来曲线获得绝对的安全信号。此安全信号非彼安全信号,当用在别人身上就会觉得,小概率事件那就是代表没有,当用在自己身上就会觉得,小概率事件代表了自己的亲身体验。我们不得不防御,以避免产生灾难性的结果。以上已经属于心理活动的范畴,理应在有机合理学习少量核心艾滋病知识范围下,选择以恐艾干预等心理咨询等方式用以彻底脱恐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