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从艾滋病学术大会看恐艾症患者该如何去脱恐

从艾滋病学术大会看恐艾症患者该如何去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9月30日    点击数:

首先祝恐艾干预中心各位恐友国庆节快乐,全国第五届性病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已经于9月26日-29日在云南昆明成功召开,此次大会集中了全国所有权威的艾滋病防治一线专家,代表了我国在艾滋病防治相关领域的绝对力量和权威。本次大会主要是以艾滋病疫苗及临床试验,世界和国内当前疫情发展以及最新的艾滋病研究等作为相关主要学术交流部分。在该篇文章中,前半部分将向大家展示最新的疫情数据,包括艾滋病恐惧症最感兴趣的诸如男性同伴和小姐的检测感染率等等。后半部分将向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介绍参与学术大会的心得,为大家科学正确的脱离艾滋病恐惧症提供一些有必要有价值的参考。

在第五届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上,专家表示,艾滋病依然是当今严重危害人类生命健康与社会经济发展的重大传染病,我国艾滋病防治任务依然艰巨。值得关注的是,截至2018年6月30日,全国报告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820756例,报告死亡253031例。现存活艾滋病病毒感染者479991例,艾滋病人340765例。2018年第2季度全国新发现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艾滋病人40104例,其中性传播占93.1%,异性性传播、同性性传播分别为27968例和9394例,异性感染人数是同性感染的3倍,将艾滋病单纯归为男同特有传播的疾病,这是一种极其错误的方式。既往感染者本季度转化为艾滋病人7389例。本季度报告死亡8018例,本次大会汇集的信息显示,我国艾滋病防治取得了显著成效,但从今年第二季度一个极度新增4万名感染者来看,路漫漫其修远兮,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同其他全国艾滋病防治机构一样,都将继续以国家三个90%作为工作目标,都将肩负着更高更大的责任。

(图片:本次学术大会集中了全国防艾一线的精英力量)

 

其中有几个数据比较触目惊心,就是在今年第二季度的新增感染者中,竟然有33名是小于15岁的经性传播感染的案例,这说明艾滋病不仅再朝普通人群扩散,而且感染群体也呈现出两头扩散,即高龄化和低龄化。所以艾滋病防范的高危意识是每一个人都应该具备的。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总觉得命运好不公平,自己的朋友天天高谈阔论畅聊小姐楼凤,还经常交流声色犬马的潇洒生活,而自己却因为恐艾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其实在现在看来,真正受过一次恐艾经历的洗礼,那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大部分恐友在恐艾以后,经过恐艾干预中心的引导帮助,逐步具备了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也再也不是那种“A类人”,那么要真正还因为高危变成感染者,那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倒是现在还认为艾滋病离普通人群还远的人,那可比恐友所处的环境更为危险。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亦是这个道理。

想必很多恐友非常想了解性工作者即男同的感染概率,张老师在这里给出一组专家罗列的数据,2013年到2017年男同检测为39.2万人,40.6万人,46.9万人,51.2万人和52.5万人,阳性检出率为2.789%,3.392%,3.509%,3.503%和3.242%;性工作者2013年到2017年的检出率则为0.103%,0.076%,0.081%,0.088%和0.089%。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到,男同群体的确是艾滋病感染率较高的群体之一,而性工作者的病毒携带率差不多为千分之一以下,这个数字也许可能比普通性活跃的人群都要低。所以曾经张老师在中心恐艾干预笔记里面也说道,不能说因为惧怕性工作者而忽略了网络软件约炮等危险性,实则网络约炮或学生之间觉得自己尚处于象牙塔而认为对方纯洁可人没有可能携带艾滋病病毒,这样偏激的误区反倒增加了很多本可以避免的被感染案例。这句话也是想说明很多人都是因为找了性工作者变成了恐艾症患者,而全然不将婚外情等认为是危险的。显然我们觉得,婚外情一夜情或者同学情人之间的行为更值得被重视和关注,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理应成为我们健康生活的重要拼图。

此次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是一次庞大的盛会,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让老师也明白了,虽说艾滋病就三个字,但是在这三个字下面有着极为细微的分支和专业倾向。然而并不是每一个专家都可以将艾滋病的每一个部分领域都研究的特别突出,这也就形成了网络上所常常埋怨的为什么专家各有不同的说法。所以说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缺乏哪方面的问题,就去问最专业的人。给各位恐友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关于粘膜是否可能导致艾滋病毒传播,这个话题也是常常被争论,然而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粘膜免疫研究组就专门在就粘膜免疫艾滋病毒进行了大量的研究,鄢惠民教授则在9月28日的大会上向全体艾滋病防治一线的专家和工作人员报告了《粘膜免疫应答与HIV感染》,艾滋病毒是否通过粘膜传播,或者是以什么形式的方式进行传播,那么他是全国最权威的专家。同理,作为全国艾滋病检测方向最权威的专家蒋岩教授,她报告的是《我国艾滋病检测所面对的机遇与挑战》,那么在艾滋病检测方面的窗口期是多久,检测到多久或者以什么方式检测艾滋病就可以被排除感染,是否存在什么时期艾滋病抗体转阳的可能性,想必她一定是国内最权威的专家,以及其数据来源于全国及各省的确证中心实验室。所以,如果想问相关的足够权威的数据资料,不是说到网上到处乱问,听到一些空穴来风的数据和安慰人的话,那不足以支撑恐艾症患者用以脱恐的安全信号,其实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打电话到自己所属省区的艾滋病确证中心实验室进行咨询,这样得到的回答比网络上任何的言论都更有价值,毕竟工作在相关临床一线的工作人员能得到最切近客观的数据以及真实反映了当前各省目前的大致情况。

所以,如果关于艾滋病相关具体的问题,有什么不懂,就去请教您自己认为最专业的专家就行了,毕竟专家不是神,都是人,都有各自的研究倾向。就正如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主要是做艾滋病恐惧症心理脱恐的机构一样,如果很多恐友仅仅只是抱着来咨询艾滋病知识为目标用以脱恐的话,可能恐友所获得的东西不多。然而恐艾症恐友是想真正的通过艾滋病知识结合心理体验脱恐,理解心理对治疗恐艾症的重要性,理解神经免疫对症状的影响,理解思维认知模型的误区给我们恐友日常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干扰,理解恐艾症合并强迫焦虑抑郁的根本原因,那么脱恐就指日可待,而不是三年五载都还沉浸在网络中,而不是感觉到自己好像通过网络安慰或者进行了艾滋病检测看似脱恐了,却发觉开始恐惧针头或抽血,开始转移到恐惧日常,又或者因为一个生活中的刺激,又开始重复性艾滋病恐惧了。作为全国目前唯一一家实体脱恐机构,恐艾干预中心提交的论文名为《恐艾干预心理技术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影响性研究》,是本次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仅有一篇有关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相关的文章。

         (图片:本次大会唯一一篇有关艾滋病恐惧症方向研究的文章) 

   

    最后再说一点,和很多与会大专家沟通了以后,专家们还是建议如果存在着艾滋病高危风险的话,艾滋病检测最好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专家们不建议大家疯狂检测几十次来排除艾滋病感染,也不建议过了三个月一年半载的还在进行艾滋病疯狂检测。但是专家们也不建议说如果有了高危风险行为以后,检测两周以后就可以不用再检测了。另外很多专家并不排斥使用艾滋病试纸快速检测,但是专家建议如果必须使用试纸进行快速检测的话,最好是直接求助当地疾控中心和具备艾滋病检测资格的社会组织,进行实地一对一检测,这样不仅专业度高,结果准确率高,风险控制到最低,而且检测费用都是由国家项目减免的。如果说不便实地去检测,非要通过网络购置检测,最好选择国家认证的大品牌,杜绝贴牌小品牌,并且由售卖试纸的商贩,邀请具备资质的专业检测人员通过视频进行一对一的直接指导,以尽可能避免各种因素对艾滋病检测结果的影响。

(图片:四川代表团大会合影 这是一群工作在防艾一线最可爱的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