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干预中心推出国内首套《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评估表》

恐艾干预中心推出国内首套《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评估表》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1日    点击数:

如今随着智能手机的进一步更新换代,网络便捷度让人们的生活日新月异。然而,网络并非像现实生活中那样循规蹈矩,网络上极其容易产生大量负能量信息,包括无底线的炒作信息,无道德的价值观扭曲信息,毫无根据的杜撰信息等等。如今,经常都会深有感触,有什么身体不舒服一旦在网络上去针对症状搜索,轻则癌症起步,重则艾滋挡路,网络上的健康版块成了售卖焦虑的平台,过度依赖于网络最终导致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成倍增加,然而对应的艾滋病相关检测产品并没有重新将恐艾症患者拉回到过去的生活。当三观因为受到艾滋病相关事件后所产生的应激性心理反应,也很难得到恐艾症本身的理解和认识,大部分恐艾人群在反复花了大量金钱精力去进行艾滋病试纸自测或者进行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以后,并没有彻底走出恐艾症,有的开始出现恐惧点的转移和泛化,导致了社会功能出现严重损伤,并且带来了严重的身心类疾病。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作为国内唯一一个艾滋病恐惧症研究机构,在成立十多年的时间里,不断为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提供恐艾干预帮助的同时,收集整合了大量真实有效的原始数据,为制作《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提供了重要的参考,目的是为了让更多恐艾症患者意识到。在已经进行了多次检测后,或者其行为不属于艾滋病感染高危行为,其心境体验的焦虑和痛苦并不是艾滋病感染的前兆和暗示,而是其神经系统受到刺激后的本能反馈,这里暂时用防御体系激化来称呼。客观地认识自己目前所处的真实状态,并且积极远离网络,增强自我对艾滋病恐惧症的意识,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恢复的前置条件。

(图片:艾滋病恐惧症研究团队)

《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采用了十个小题,每一个小题最高值为10分,总分最高值为100分,以分数高低作为当前患者在艾滋病恐惧症严重程度的倾向性参考。

以下主要展示在日常恐艾干预工作中所收集的数据,以及作为样本参考的意义。

就2015年至2018年所收集的两千多份调查问卷里,呈现出一个非常有意义的现象,就是艾滋病恐惧症形成的时间越长,其恐惧程度相对于来说越大。在没有得到有效的干预前提条件下,一个有一年恐艾史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其心理健康程度是明显低于三个月恐艾史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利用《症状自评量表SCL90》的分析来看,除了急性刺激产生的心理应激性反应以外,总体呈现了艾滋病恐惧时间越长,阳性因子越多的状态。以此得出结论,产生艾滋病恐惧的持续时间越长,那么恐惧程度将会越强。

众所周知,艾滋病恐惧症是属于一个复杂的心理病症,然而绝大多数程度较为严重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并不这么认为,除了因为他们对心理障碍的了解知之甚少,接纳程度较低,更多是因为有了艾滋病防御信号以后,他们才开始觉得自己变得和以前不一样。通过对2017年到2019年的一千多份调查问卷来分析,大部分处于内心冲突较为严重的恐艾症恐友,将自己目前糟糕的状态归因为了艾滋病及生理问题,仅仅只有不到20%的恐艾症恐友归因为自身性格和认知问题,而这20%的恐艾症恐友,在进行心理量表测评时的对比,其心理健康水平是优于其他80%的恐友。

到处找人进行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网络上最常规的行为,利用《艾滋病感染风险临床在线评估(最新版)》做出的客观评估有非常参考的意义价值,是根据我国多年流行病学数据得出的一个相对科学的模型。也许很多恐艾症患者已经得到了医生没事,甚至绝对没事的保证,其依旧无法释怀。艾滋病临床感染风险越低,却还继续执念于艾滋病感染的可能性中反复进行分析,这是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相关理论架构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关于自我行为及焦虑程度的定向调查的120份问卷中得到了证明。

网络搜索是艾滋病恐惧症越来越严重的重要原因之一,根据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自2009年开始调查统计中,90%以上的严重恐艾症恐友每天在网络上进行艾滋病信息的搜索时间超过了12个小时,80%以上的严重恐艾症恐友在网络上搜索艾滋病信息的频次为每日超过了五次。搜索艾滋病信息时间越长,恐艾症相对越严重,在网络上搜索频次越高,恐艾症相对越严重。

除了网络搜索,网络求问也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选择用以脱恐的重要方式。通过针对于500名长期在网络上求问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进行研究发现,在网络上问的人越多,问的频次越高,反而艾滋病恐惧症心理障碍相对越大。内心越不稳定的恐友,越是逢人就问,而丝毫不会去考虑对方是否是专业人员,以及对方的身份和背景,这代表了恐艾症患者的自制力和判断力逐步衰弱。这种偏向于行为障碍的恐友已经将网络求问变成了一种定向行为,但却无法再从询问的答案中获得安全信号。

​举个例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会有专业医生老师每周一二三四六在企鹅交流群进行在线答疑,往往是根本不知道是哪位医生老师在回答其问题的恐友,其内心痛苦感越强烈,情绪越不稳定,严重程度越大,当然所通过网络问答所获得的安全信号支持度越低。而在求问环节,越是对对方身份进行判断,了解和熟悉,越是减少到处问询的频率,代表其心境状态相对越好。这也是《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重要的衡量指标之一,同时也是其他几项艾滋病恐惧症预估评估的重要标准。

著名心理学家许又新教授关于神经症解释中,有三个原则,其中有一个原则为自我痛苦感的体验程度。恐艾症属于神经症中的一种,痛苦程度越强烈的恐艾症患者,其恐艾症严重程度相对越大。在《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中,将内心自我痛苦分别用痛苦的剧烈程度和持续时间长短两个因子进行表达,有利于做更加细微的区分和研究。另外一个神经症原则为社会功能受损程度,根据恐艾干预中心收集的数据来看,随着艾滋病恐惧症进一步严重化,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将会越来越减少社交活动,降低出门频次,社会功能的受损程度也是客观反映艾滋病恐惧症的严重程度,这部分原始数据来自于一对一预约的200多例艾滋病恐惧症恐友。

艾滋病症状同样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难以跨越的一道屏障,根据病毒学上的解释,艾滋病毒进入人体会产生一些非常轻微的症状,但是这种症状不易被观察,也不会是大量明显或持续很久的躯体化症状。根据中心对300名恐艾症患者进行调研,发现已经在艾滋病窗口期检测后为阴性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中,所谓艾滋病初期症状越多的人越不容易是艾滋病感染者,相反,躯体化症状越多,越明显,持续时间越长,则更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心理障碍严重化的体现。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执念于专研艾滋病知识体系,对艾滋病知识信息抱有狂热的追求态度,根本原因是在我们从小形成的思维模式下,认为学习更多的知识可以让自己彻底脱恐成功。然而根据恐艾干预中心多年来的调研数据来看,艾滋病知识掌握的程度和艾滋病恐惧程度并不是完全呈现正比的关系,当艾滋病知识掌握过度,实验结果则出现了恐惧程度加深的现象。

这一点在每次去开艾滋病学术交流会上,全国知名的艾滋病大咖也在侧面进行了反馈,他们表示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掌握的知识已经超过了普通的医学生,然而内心却依旧极度不稳定,甚至出现执拗偏激等强迫性观念。比较典型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是对艾滋病知识点已经掌握的足够多,却还认为自己掌握的不够,还在不断拼命的学习艾滋病知识,从不同的医生口中去了解他们对艾滋病的态度和看法,诸如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初期症状,艾滋病感染途径及特例,越是对艾滋病相关抱有极具狂热的念想,越是偏离于正确的脱恐道路。在《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中,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对知识掌握预期值和行为行动共同构成了双因子的组成部分。

按照心理严重程度的划分,特定恐惧事件,恐惧刺激源的数量以及恐惧是否转移泛化,都是一个重要衡量的标准。通过对2013年到2019年的数据进行随机抽样,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恐惧刺激源数量越多,刺激时间越长,曾经有过既往恐艾史,其艾滋病恐惧症的严重程度越大。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恐惧源出现了转移、反复和泛化,其艾滋病恐惧症的严重程度越大。如果已经在艾滋病窗口期后进行了艾滋病抗原抗体检测,依旧出现了转移、反复和泛化,则更是代表其心境障碍的产生,以及自制力的减弱。

通过大家多年来不懈的努力,甄选了主要影响艾滋病恐惧症的因子作为《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的参考样本。其中关于评估体系的粗分算法,还将进一步根据实践运用的反馈进行修正。欢迎大家积极提出宝贵建议和意见,以助全国第一个有关艾滋病恐惧症的评估量表能够科学客观地反映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当前所处于的状态,以尽可能帮助恐艾症恐友认识自我,认清自我,改变固有的误区,调整自我脱恐的方法。

《艾滋病恐惧症心理严重程度自我评估表》详细操作手册和自评标准体系已经同步发布。最后也欢迎点击右上角关注我们,国内唯一一个从事性病艾滋病恐惧症研究的社会机构。也欢迎关注恐艾症患者的领导专家、同仁和社会各界人士提出自己最宝贵建议和意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