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植物神经紊乱引起的恐艾是否需要治疗

植物神经紊乱引起的恐艾是否需要治疗

作者:当当葛光     来源:知乎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02日    点击数:


    生活压力大,节奏快,特别现在网络上一去搜索症状,轻则癌症,重则艾滋病,现代人普遍有焦虑情绪。如果还有过什么性接触等,是非常容易导致恐艾症产生的。在一个恐友受到艾滋病恐惧刺激发展为焦虑症之前,就会有很多症状出现。此时如果你去咨询艾滋病专科医生,他们分析让你感到愉快,可是下来没过多久,又会很难受。然而去医院神经心理科,没有哪个医生愿意听你讲艾滋病,讲不到3分,一顶神经症的帽子就套了下来,甚至可能是重度焦虑、中度抑郁之类的,然后,开给你一大堆的药。 对,这就是很多恐友的经历。 而其实,即使到了惊恐发作的严重程度,只要一个月内没有连续发作两到三次,也很难判定你就得了神经症。 延误治疗固然不好,过度治疗更是要命。

 

   当人类面对危险时,比如面对一头狼,我们的身体会进入应激状态,应激状态下身体会有很多反应。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陈晓宇,刘芳,郭海燕,叶黎医生遇到了太多这样的案例。


战斗还是逃跑?


    你的大脑会对面前的危险作出迅速的评估,能胜就战斗,打不过就逃跑。当然,还会有其他因数,比如有时你不得不赌一把,没有退路,比如有时你要保存实力,不想浪费体力。这些我们不讨论。我们就讲这个基本的战斗和逃跑模式。你的心跳很剧烈,心脏需要把大量的血液快速输送到你的四肢,准备战斗,如果是准备逃跑,那么血液会集中到你的腿部。当你退出这个战斗或逃跑模式时,常常会感觉到头晕,这就是大脑供血不足的原因。血液更多地跑去其他地方了。


害怕模式


   前面讲了战斗和逃跑模式,如果我们在那个模式中,大脑发现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无法战胜的对象,比如一头猛虎,那么,我们就进入了害怕模式。在害怕模式下,我们斗志消失,极度恐惧,想要逃跑却四肢发软。这些现象是因为你的神经递质快速分泌导致的,比如肾上腺素让你紧张兴奋,害怕系统也分泌出令你害怕的化学元素。


害怕的产生


   吸毒可以产生多巴胺,并阻断多巴胺的回收机制,让吸毒者持续处于开心、兴奋的美妙感觉之中,但其实吸毒一点也不好玩,并不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和吸毒能让人产生极度的兴奋一样,如果你的神经分泌出令你害怕的化学物质,那么你就会处于恐惧之中,尽管你不知道自己为何恐惧。

   前面我们讲过害怕模式,老虎出现,你的神经分泌各种激素,你进入紧张害怕的状态,现在,我们把第一步中的老虎拿掉,直接从第二步开始,神经分泌各种让你紧张害怕的激素,你会怎样呢

   你会在没有实际危险的情况下,进入紧张害怕的状态!

   这就像吸毒者,在没有值得兴奋的实际情况下,却异常地兴奋。

   这,就是神经症患者所经历着的。

   神经递质的紊乱,是生理性神经症的罪魁祸首


杂念的产生


   焦虑症患者的害怕,并不是没有目标的瞎怕,他们都有自己害怕的东西。那么,根据前面讲的,明明是没有需要害怕的实际情况,为什么会有害怕的杂念出现呢?我们来看一下神经症患者都会有哪些杂念。杂念类型一:害怕心脏病突发,害怕猝死,害怕癌症…… 杂念类型二:害怕车祸,害怕房子倒,害怕桥断…… 这些都是直接的害怕,还有由此引出的次生杂念:因为害怕心脏病,所以不敢坐飞机,等等。我们来看,类型一的杂念,出现在生理性患者身上,他们有具体的躯体症状。而类型二的杂念,多出现在心理性的患者身上。因此,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杂念不过是应激状态下大脑产生的危险评估


   不管是战斗逃跑模式,还是害怕模式,人体都会进入应激状态,就是前面图片所示状态。 我们还是来看例子。 你在深山里遇见一只老虎,大脑会怎么想? 当然是老虎会不会扑过来把你吃掉! 如果你想的是爬到老虎背上,和老虎合个影,那你是活腻了。 看见老虎>身体进入应激状态>危险评估>战斗或者逃跑,这就是人类,甚至高等动物的自我保护的应激机制。 神经症患者的神经被激活,持续分泌应激激素,使人长时间处于应激状态之中。大脑便一直在对可能发生的危险作出评估,这就是为什么神经症患者老是把事情往坏处想的原理。由于并没有实际的外在危险,大脑很自然地把你担心的心脏咯噔咯噔的症状来当成时害怕的理由,大脑试图让你看到危险,从而采取措施。很多人多次跑医院,正是这个保护机制运行的结果。也正是因为如此,患者的杂念才可以如此的相似,比如,都是怕心脏病发作,都是怕猝死,等等。 对于没有躯体症状的人,他不担心自己的身体,那么,大脑就会把害怕的目标指向外界,比如,这堵墙会不会倒下来压住我呀,我走的桥会不会突然断了呀,等等。 是不是和杞人忧天特别像? 因此,不要排斥你的大脑产生的杂念,大脑在正常工作而已。问题出在你的身体处于错误的应激状态上,而不是你的大脑。如果你的大脑不再评估危险,那反而是你的安全保护机制出了问题。 修复神经,脱离应激状态,大脑的危险评估自然就会停止。 所以我认为,杂念就是错误的应激状态下,大脑作出的错误的危险评估。再被神经放大后,这些危险评估变得真实书、紧迫,从而令人难以接受。


不可接受的直接杂念


   让我们再复习一下战斗和逃跑模式,老虎(外界危险因素)>神经分泌应激激素>紧张害怕(进入应激状态)>危险评估>决定战斗或者逃跑。现在,我们把第一步拿掉,从第二步开始进行。神经分泌应激激素,我们进入了紧张害怕的应激状态。当大脑进行危险评估时,却没有发现外界的危险源,怎么办?于是,大脑只能把分析转向自身,从自身找原因。哦,心跳得这么快,是心脏出问题了!哦,我有不真实感,是不是精神分裂了……等等。 然后,作出是去医院抢救,还是克服它的决定(战斗或逃跑)。 嗯,大家看出来了吧,这里,没有面对,只有逃跑;没有接受,只有战斗! 老虎来了,你不逃跑还面对什么呀,老虎要吃你了,你接受什么呀? 这就是人体的应激反应,是人的本能。

   正是这种本能一直在保护着我们。但是,对于神经症患者,这种本能却在阻碍我们的康复。 理论上公认的,对于症状,我们不要抵抗,不要逃跑,不要排斥厌恶,要面对,要投降,要心甘情愿地接受。 很多人都会对你说,理论你都懂了,为什么就是不去做呢?患者说,我就是做不到啊! 现在,你懂得了,有些人为什么就是做不到。原因很简单,他处于应激状态下!在这个状态下,他能做到面对和接受,那倒会有大问题了,他失去了安全保护机制! 所以,对于应激状态下产生的危险评估(杂念),不要试图去接受,谁也做不到的。 这里再给出两个定义,由应激激素分泌导致产生的身体症状,叫直接症状;由应激状态导致的危险评估,叫直接杂念。直接杂念和直接症状,是身体自动产生的,是不受你控制的,是无法面对和接受的,也不需要去面对和接受,因为,随着应激状态的减弱直至消退,直接症状和直接杂念自然也就跟着减弱和消退了。 我们要面对和接受的,是次生的症状

   当一个人长期承受较大心理压力、患有慢性躯体疾病、人际关系紧张、家族病史等问题时,大脑内的脑神经回路就会出现波动,产生不稳定因素,就导致了植物神经紊乱出现,严重患者可出现心理问题,逐渐发展为精神方面疾病所以一旦发现在检测后或者经过专业人士的安慰后还在恐艾,那么需要好好去治疗植物神经紊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