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一个恐友谈下恐艾心理与担心艾滋症状

一个恐友谈下恐艾心理与担心艾滋症状

作者:还未完全脱恐的恐友     来源:恐艾论坛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2日    点击数:

     本人也是个没有完全脱恐的恐友,只是有些话想和大家讨论下。首先大多数人都会有这几种心理。
1,到底该信几周论,
2,用得几代试剂与什么检测方法,
3,对医院不信任,对试纸不信任。
4,全身性的症状无法解释
5,焦虑,压抑,压力大,失眠,不想和别人接触,看见关于hiv的东西就一阵害怕。
6,最重要的一点,没有专业的老师引导,喜欢自己钻牛角尖。

     结合我自己恐艾的经历,我与大家分享一下。
     第一这个问题我想说,我看了好多论坛与资料,我相信4436。也是我自己最低的承受范围。也就是4周4代,3代6周,快速金标法等同三代。(查抗体也就是ab是三代,查抗体加抗原也就是ab/ag是四代),对于目前的检测方法,太多了,本人没有网购自测试纸,不知道市面购买的是什么样的,相信实地医院,只在医院做过金标试纸。其实归根到底一句话,自己不要见人就去问,连对方是谁不知道就去问,没有信任感,也不可能获得帮助。选择一个自己比较了解熟悉的人去问去相信,只问他一个,最终决定你自己的窗口期,是多久就是多久,不要随意更改,比在网上问几百个几千个问题更有用。
       第二很多人都在纠结本地没有四代试剂的医院,大多做的三代,我认为三代和四代在四周差别不大,6周可以排除了,毕竟现在2019年了,老窗口期与试剂的更新已经不符合现代化了。
        第三这个那些对医院不信任的恐友,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你不信医院难道去相信网络上面都没见过,都不知道对方是谁的这么一个人?一个二甲以上医院,对化验室的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一般都会有医院的院感科与公共卫生科,还有医务科定期对检验科特别免疫室进行规范检查。而且检测抗体并不是那么复杂的一件事。医院检查方法大多是酶联,化学发光与快速金标,第三者是试纸,重点说下试纸,试纸能在医院应用,说明该方法安全可靠,特别快速法对内窥镜,小手术,拔牙,洗牙等一些检查等有非常可靠的检测。对医护人员的职业暴露保驾护航,个人认为医院的试纸还是比较准确。另外有的恐友担心医院漏检或者操作不规范,看结果时间过短然后就下结论。我本人也担心过这些问题,一位人民医院检验科的朋友告诉我,这种检查很普遍,每天都做很多很多次,对操作与审视结果来说太简单了,不存在观察不细致,对于漏检更不可能,因为现在大多就诊卡条码扫描抽血化验,没有检测,不可出结果。
       第四这个,大家是不是感觉在网上呆得越久症状越多。全身性的症状,有些人淋巴结肿大,盗汗,发热,感冒,关节疼,头疼,咳嗽,即使检测到三个月阴了,还有这些症状。关于这些我个人认为一是心理作用,二是生理作用,我们都知道,一个抑郁焦虑的人可以引起免疫力低下,失眠,多梦,早醒。特别容易感冒,感冒特别容易引起咳嗽,咽喉肿痛,淋巴结肿大,肌肉酸疼,发热等连贯性的症状。不好好调整,天天在网上继续搜索看信息,哪怕看到一点错误的,都会自我暗示,这样脱不了恐。
      第五就完全是心理作用了,一定调节好心理与精神,有些人精神都垮了,感觉自己随时会崩溃,其实没必要有那么大的压力,多出去转转,帮助他人做一些好事,暂时忘记恐艾就会发现好多不舒服的地方好像好了。虽然暂时忘记只是暂时的,但是能够缓解我们很大的痛苦。如果条件没有那么好,就选择一个地方自学上面的知识,如果条件比较好,就去找具有艾滋病防治经验的心理医生。
    对于第六这个问题,关于钻牛角尖,这个是自己的经验出了问题。每个人都觉得靠自己,可是自己的感觉都是错误的,靠自己的感觉只会越来越钻牛角尖。我感觉每个恐友都是,一点异常就吓的去不停的找人论证,甚至把一些不可能存在的事,当成正常的事来恐,死杠,其实都是心理习惯做最坏的打算。这个时候真的可以去找一个经验丰富的专家,在和你一对一沟通以后,真正完全掌握了你所有的具体情况,利用他的经验给你最客观的分析,比你自己随便找一个人问一下,得到没事的回复要好很多。
      本人也是一个恐艾的人,我的行为一次wtkj,dtxj 一次wtkj加dfj 第一次测了8周金标阴,第二次行为测了29天金标阴,都是在二甲医院,志愿者们都说我不需要测了,我也想脱,但是因为颌下淋巴结彩超说稍大,之前有过感冒,本人烟龄10几年,有慢性咽炎。之所以还没有完全脱,可能在网络上的确获得不了最好的安全感,但是我会逐步减少上网频率,相信调节好心理会好的,我发这么多就想和恐友们分享下,就是希望大家互相理智点,不要觉得在网上发泄一番,就把自己的心理垃圾扔给了别人。同样你在网络上,别人也把他的心里垃圾扔给了你,最终你还是没有走出心理的阴影。减少一些没有必要的动作吧,大家都能好好的生活吧,我们都是善良的孩子。以后还要走很长的路。家庭都还需要我们支撑。就像有一次在恐艾干预中心看到陈晓宇老师的一句话,说真正的感染者很多压根就不恐艾,就感染了。而恐友们就几乎没有几个感染的,恐艾以后方知人生,相信大家都会越来越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