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干预笔记:愿2021年元旦是各位脱恐之始

恐艾干预笔记:愿2021年元旦是各位脱恐之始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01日    点击数:

各位亲爱的朋友,大家新年好!当我们在奋进和艰辛中度过不平凡的2020,2021带着新时代的召唤、机遇和挑战向我们走来。值此疫情在被逐步控制、艾滋病防治工作开展的有声有色,辞旧迎新之际,张老师、陈老师和郭老师谨代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都心动力青少年心理关爱中心的所有专家老师向大家致以衷心的感谢和诚挚的问候,祝防艾一线的同仁工作顺心如意,祝志愿者朋友能够开开心心,多一分欢乐,少受一些反噬,祝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们都能在牛年牛气冲天,一举战胜恐艾的心魔,祝所有关心艾滋病恐惧症群体的老师朋友和社会各界人士都能生活安康,身体健康。

回首2020年,多少难忘刻在脑海,几多感慨涌上心头。在这一年,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受政府部门委托,为全市文化娱乐服务行业的从业人员提供了大量的艾滋病防治培训,并取得了良好效果和极大反响。在这一年,中心继续开展了第三轮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项目,结合具有长期搜索史的艾滋病恐惧症倾向人群,进行了分类细化,并针对性不同刺激源,不同恐惧类型,不同人格特征的人群实施分步干预方法,获得了良好的效果和反馈。在这一年,中心和省市区疾控中心及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保持了深度合作关系,并将在2021年定点在成都高新区开展感染者的服务干预工作。除了将成熟的心理方法用于艾滋病恐惧症感染者,还将一些实用可复制的干预方法用在感染者及感染者家属之中,如系统家庭治疗和沙盘辅助系统。

前几天,有一位跟了老师好几年的系统预约恐友彻底脱恐成功,在度过了最后一个阶段“恐艾观察期”后,他终于可以离开老师的系统指导,独自重新回归原有的生活。在电话里面他却哭了,表示虽然和老师年龄相差几岁,但是一直把老师当着他的长辈一样看待。“如果不是张老师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愿意接纳我,也不知道我还要在痛苦中度过多久,现在说要离开,真得是很舍不得。”老师宽慰他,就算是一个孩子,总会有长大那么一天,有独自去生活的那么一天,谁也不可能在其他人庇护下活一辈子,这就是集大成的暴露啊。老师和自己的恐友,从原来不认识,到有缘认识,到了解,到熟悉,到亲密,从陌生的两个人变成了一个无话不谈的朋友,聊恐艾,聊人生,聊世界观和价值观,这真的很不容易。特别是很多恐友都在网络上受过极大的心理伤害,在选择老师的初期,几乎都是反复斟酌和思考了很久,心中都有极大的阻抗,抱着试探心理来求助。在这样逆风的条件下,还能坚持下去,还能建立稳定的关系,要说相处几年后离开,老师内心也是挺舍不得的,毕竟人心都是肉长的,人都是有感情的。但是在理性和感性角逐的时候,我们当老师的都应该收敛上自己感性的那一面,告诉自己亲爱的恐友,他现在是可以完全靠自己去面对着未来的日子了。

也许也会有一些伤感,但从最初最严重的时候,选择了很多地方求助,却无能为力,最后决定把自己交过来的时候,那是人生最困难的时候啊,也是老师们最棘手的时候之一。但是都这样一个极度困难的时期,能够坚持下去,逐步将一些原本无法理解的恐艾干预方法沉淀进了自己的心里,逐步把自己的思想境界拔高,逐步用老师们的正能量去应付日常的生活时,总会越来越好的。张老师在进行培训的时候,经常给其他老师强调,进行电话或面询的恐友大都是成年人,有自己的独立思维和判断。各位老师真的对他好,真的是用心在帮助他,他自己也有一定的进步,他是看得见的。也许可能会出现大量的反复和情绪糟糕化的体验穿梭于脱恐的过程,但是真正的认真负责,他们内心是能够感知到老师们满满的爱。如果这名恐友愿意持续系统的选择你给他们一对一指导,那我们也一定要付出120%的努力去关心帮助他,去用我们这么多年在成功脱恐干预的经验心得上去促使他认识,减少他们的误区,抵御来自过去网络浏览问询的余毒,再结合他自己强烈求助脱恐的动机,双方配合好,总会将恐艾的阶段一个一个完成。这也是我们常说的艾滋病知识体系固然重要,但是他只占据整个脱恐能效的20%,剩下的80%那基本上是需要靠彼此熟悉的关系程度和认可度来完成的。

对于艾滋病知识体系,大家所关心的艾滋病窗口期,艾滋病初期症状,艾滋病传播条件,艾滋病毒在体外什么时候失活或死亡等,医生们总会结合自我的理性和感性,在以国家标准的基础上进行综合判断。就像上周张老师和郭老师应四川省疾控的邀请参加专家会议讨论,讨论的内容是针对于求助者,我们应该怎么表达又不失医学的客观和严谨,又能真正帮助到求助者呢。其实探讨到具体的艾滋病窗口期等相关概念,专家们还是各有自己的看法和标准,但是大前提都是统一的,以最新版的国家标准为基础的前提。所以各位恐友真不要去考虑为什么医生和医生之间说法不一,甚至医生本人对两个不同案例的说法都不一呢,那就是一个真正负责的医生,都会花时间在真正了解了该名咨询者具体情况以后,才会给予具体的判断。如果让医生对你的了解更多,那么他的判断也就越客观。这也是我们常说知识点也就那样,90%的医生都有一个大体的判断范围,余下的就是医生看具体的人,具体的事件,再定具体的结论了,这些都是需要花时间花精力,这就是我们常说和医生建立了稳定的关系,他熟悉你,了解你,并且给予了你真正承诺,这就是安全信号。如果不是这个,而是什么前提都不去铺垫,也不和医生老师们建立关系,上来就是一个问题,那么就算是医生回答了,恐友们内心中的信任程度也并不大,还会继续问。这也是为什么网上的恐友们总是在每天问啊问,真正靠这种方式,大多都是拖到了检测阶段,靠检测的结论来压制自我。如果说从一开始就和一个愿意关心你,了解你的医生老师建议良好的关系,那么谁还需要去靠反复问同样的话语来获得暂时的欢愉呢。毕竟,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是讲交心,是讲真诚,在这点上,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医生们都做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中心的恐友没有大家想象那么复杂,但是每个持续下去的恐友,都远离了网络,都取得了不错效果的原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