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必读:十年恐艾干预经验祝您早日脱恐

恐艾必读:十年恐艾干预经验祝您早日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2日    点击数: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成立快十年了,应该是迄今为止国内在艾滋病宣传防治及恐艾症心理干预方向坚持最久的一个专业脱恐的社会组织机构了,在全国拥有一定的知名度。中心的医生老师们也做了多年的性病艾滋病防治、艾滋病感染者的救助治疗咨询以及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恐艾心理干预工作。每年大约有上万名恐艾症患者通过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面询电询或自助学习脱恐,中心接待了各种类型情况原因和状态的恐艾症患者,也积累大量丰富的临床经验用以指导现行的恐艾症恐友脱恐。在写一段我们在临床恐艾干预过程中的成果和经验以前,做一个公告,希望让恐友们更了解我们在艾滋病领域方面所做的公益工作,也更希望更多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因为我们的存在而获益,少走弯路的脱恐成功。

 

1、知名公益人士,伴艾骑行的践行者,同样也是艾滋病携带者刘九龙在开启2017年“南昌-成都-拉萨”伴艾骑行大型公益活动。已经于近日骑行到达四川,受到四川艾滋病防治相关部门热烈的欢迎。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知名专家,乐山疾控中心陈晓宇医生发出倡议,欢迎关心艾滋病公益事业的社会人士及想脱恐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参加6月5日和6日的“伴艾午餐”活动,旨在向社会公益宣传艾滋病的同时,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进一步知晓了解艾滋病,降低对艾滋病的歧视及恐惧,顺利脱恐,原文如下:刘九龙同志是感染艾滋十年,现在已经服药7年。他从5月9日从江西南昌骑车到西藏,专程到成都和乐山来宣传艾滋,减少歧视。6月3日晚到乐山,4-6日将在乐山开展一系列的宣讲活动。作为疾控从事艾滋病防治的医生,我个人全力支持并配合他。在此陈医生想发起一个倡议:准备在5日和6日中午开展两次“伴艾午餐”活动,费用AA制,也可以为他捐款,让他感受四川人民对于艾滋病人的热情和不歧视。减少歧视不是口号,更是行动,你愿意参与吗?欢迎拨打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电话028-87876570进行报名。

2、预祝此次“伴艾骑行”活动在乐山顺利开展,并取得圆满成功。陈晓宇医生还提供了几个艾滋病梅毒免费面对面检测的名额,以便帮助到想通过艾滋病检测排除艾滋病,又担心去医院暴露身份,或被医生护士歧视,或自测试纸在运输过程中受损或操作失误遭遇艾滋病检测假阴假阳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此为公益活动,仅提供艾滋病检测,而非艾滋病感染风险分析及恐艾干预面询。机会难得,名额有限,报名成功后进行筛选确认。欢迎拨打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电话028-87876570。接通时间同样为工作日早九点到晚六点。

 

 

以下谈几点我们在这么多年针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干预过程中的经验,一方面希望帮助恐艾症恐友少走弯路,另外一方面也能为一些脱恐恐友转化而来的志愿者提供一定的恐艾干预经验。

 

1、时间是一剂良药,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说,时间是一个很重要的词语,很多恐友在网上自学一段时间以后,感觉到波动并没有那么大了,甚至还当起了志愿者。所以就认为,只要时间足够的久,就能自行脱恐。是的,我们认为时间足够的久,恐艾症会越来越好。但是前提条件是恐友的脱恐方向和持续刺激动力是正确的。也许有部分恐友在无意识的过程中,方向和刺激相对契合,也就自行脱恐。但是如果只是单纯的靠时间,没有其他两个原则的话,是非常容易变成日常恐的。就是自己明知道自己基本上没有问题,就是担心稍微不注意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让自己和家人有莫名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从而将大量的精力放在日常防御上,反而过得非常不快乐,甚至说是痛苦的。另外就是不要过分单一的只看时间,很多恐友只看时间,觉得随着时间自己就能越来越好,结果有不少恐友从轻微恐友拖成了轻度恐友,再拖成了中重度,最终变成了严重的神经症甚至是精神疾病。这样的案例比比皆是,所以一旦发觉自己无力靠自己解决,请尽快去相关资质机构进行干预或治疗,以免延误最佳治疗期,一旦过了最佳治疗期,那么无论是金钱还是时间,花销都会多出好几倍。这点需要一些恐友或恐友的家人注意和重视。

2、艾滋病检测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说,是一个非常快速的消除艾滋病恐惧的核心方式。特别在前期艾滋病窗口期后的第一次,第二次甚至第三次检测,可以极快的让恐惧情绪瞬间消失。但是很可惜的是艾滋病检测能够有效辅助脱恐,却不能完全让恐友摆脱恐惧。最归根结底的在于,艾滋病检测只是相对安全信号。相对安全信号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持续时间不长,最终安全信号会消失。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恐友在进行艾滋病检测爽了那么一阵以后,没过多久,恐艾痛苦情绪又再次来临了。然后又继续想立马消除恐艾情绪,继续检测,形成恶性循环。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经典干预案例里面,形成长期的艾滋病试纸检测依赖的恐友是一个非常不好治疗的群体。因为艾滋病检测过度就像吸毒过度一样,为了暂时的愉快就在无形之中强化了艾滋病检测的重要性,以至于在后期无法更改。我们不是不建议进行艾滋病检测,但是一般建议是1-2次为适宜,这样一方面通过生理检测排除,另外一方面也不至于心理过度受到伤害。另外还有一类恐友就是在艾滋病检测,自己所认为的脱恐后的几年又开始恐艾,比如说因为某一个生活中的刺激,有涉及到性或者艾相关的,有没有涉及到性或者艾相关的,导致的二次复恐。二次复恐经典解释主要是佐证了艾滋病检测并不是让恐友脱恐的根本原因。这个和我们常用的精神病药物作用一致,主要是暂时控制了情绪,并没有改变大家对事物客观本质的认识和理解。所以我们一般认为,恐艾干预作为绝对安全信号,其作用在防止艾滋病恐惧症恐友复恐方面是较其他方法更明显有效的。

   3、恐艾症患者中有99%是因为人格和心理因素引起的并发症,但是只有1%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同样这也导致了恐艾症变成了一个非常难以治疗的神经症,很多恐友迟迟无法脱恐,并且乱用了艾滋病脱恐的方法。最典型的就是疯狂拨打全国各地的疾控热线,事实上拨打完了以后,就真的心如止水一般稳定,继而脱恐了么。另外一个典型就是艾滋病恐惧症是一个多种因素引起的综合性问题,但是如果一个恐友只是单纯的去公卫中心(传染病医院)请教医院的医生分析概率,或者二话不说就去精神卫生中心开药,我们认为都是不科学的。只要将两者结合在一起,针对性的补充具体恐艾症所缺乏的那一块,是可以有效提高恐艾症患者脱恐的效率。

  4、临时抱佛脚,是一种非常消极脱恐的方式。心态相对较稳的时候就自己学习,心态不稳定的时候就希望立马获得帮助。什么“立刻,马上安排医生来接电话来咨询”,这样的效果是最差的。第一医生或者老师都没有一个预先准备,基本都是临时赶鸭子上架,状态得不到保证。第二,医生或者老师在短时间内也不可能对您有个预估,就算立马立刻接上电话,不一定很快就达到一个最高最好的效率值。而且真正的医生大多数工作时间都很紧张,特别是知名专家,哪有什么立马预约就安排的,而且就算有极个别专家立马可以安排,但是这样简单初略的沟通又和打电话到疾控或者全国防艾热线进行免费咨询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一般是建议恐友们最好先让医生们了解您们,了解了您们才能更好的帮助到您。不了解那能谈得都只是一些极为表面的东西和极为普通的概率分析,这个在网络上由志愿者都可以分析。第三,在网上随意找的医生确定就是医生本人么,至少我们在内部知道某医生平台大多数都并不是医生,或许只是医学生甚至只是工作人员的服务罢了。所以我们一致认为在进行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的时候,特别是一些自认为比较强迫严重的恐友,对网络的信任感不强,所以恐艾干预的面询效果是远远优于其他方式的,其次才是电话咨询。而且电话咨询也不可能说靠简单几分钟就能立马改变一个人的看法和思维,而且大多数恐友应该很了解简单沟通几分钟以后,放松了一阵子,然后又开始继续恐继续搜继续问,最终形成不好的习惯。这也就是说明在进行沟通的时候,有效刺激时间不足从而导致绝对安全信号并没有产生,只能类似于艾滋病检测的相对安全信号存在,那么这样对恐艾脱恐的意义也就不大了。这也是我们建议最好是一次性沟通四十五分钟以上,以面询为主,电询为辅。这样才能促使相互了解,从而达到最好的干预刺激效果。

   5、欲速则不达,很多恐友在网络上搜索了太久了,总是希望自己像中彩票一样的,一下子找到一个方法就脱胎换骨。想必每个人都拥有自己的自私性,也都希冀有这样的奇迹出现。但是老师先不说恐艾干预,就连更简单的婚姻情感咨询,都没有说谁能一蹴而就的。婚姻情感问题所带来的冲击远远小于艾滋病恐惧濒死感的刺激。刺激就类似于挖坑,挖的坑越大,所需要回填的东西也就越多。没有谁说挖坑挖了几年,然后一夜之间全部填好。要真有这样的事情,就只能在神话或者童话故事里面。一句话,艾滋病恐惧症脱恐很难,没有捷径可走。恐了走了多少弯路,那就得原封不动的走回来。每一个人都应该遵循着自然界的自然发展模式。就算是选择面询或者电询,采取科学的恐艾干预方法,也只能说是尽早的扭转所走的弯路,尽可能让以后的路走的平坦一点。但是以往所走过的错误,甚至在网络搜索中所造成的恐艾残毒,这都得靠自己一步一步排除。什么最难,否认自己曾经认为是对的,这个最难。然而在进行恐艾干预过程中,这个工作几乎是占据了一个很大的部分。虽然我们将恐艾干预直至脱恐分为三个阶段和三个部分,但是每一个阶段和部分都是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

  6、不要认为志愿者和老师们都是神仙,可以无限制的接受各种负能量。其实大家都是人,接受大量的负能量自己也需要耗费精力去消除。老师做心理干预做了很多年,包括亲子教育,婚姻情感和神经症的干预。其中也去过四川省监狱给囚犯做过心理干预,不乏其中有杀人犯。但是总结下来,恐艾症患者的负能量在大多时候比杀人犯的反社会人格倾向的负能量还要大许多。所以为什么很多知名的心理专家或者传染病专家不大喜欢恐友,老师得到的反馈就是觉得恐友令人头疼,有一句很有意味的话语是“恐艾症患者是疾控性艾科的克星”,这句话真的值得很多恐友反思。当恐友们在无休止的发泄自我情绪的时候,就是把自己的心灵垃圾倒给其他恐友,志愿者和医生老师们。可是其他恐友,志愿者和医生老师们的心灵垃圾倒给谁呢,又应该如何倒呢。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心灵上的伤害远远大于现实生活中的任何伤害,反噬的痛苦远远并非普通人能够理解。所以希望恐友们去理解真正关心自己,真正对您们负责的医生老师、志愿者和其他的热心恐友。至少在我们所有老师看来,能够被自己的恐友理解和体谅,那就是莫大的欣慰了。而我们更愿意为被理解和体谅的恐友做出更多的付出。心理学讲究需求,特别是在恐艾圈子里面这种鱼龙混杂,黄鳝都可以成青龙,呼风唤雨的这么一个地方。所以,尊重每一个机构的规则就是一个最好的方式,毕竟恐友们数量众多,每一个医生老师的精力都是极其有限的,一方面要面对恐友,时刻思考恐友们怎么可以让他们尽可能早的稳定的恢复,一方面还要思考,作为一个机构,要接受国家监督,要接受政府部门干预,如何能够在小成本下运营的更优良。也只有在既定规则下,才能更有效率的帮助到所能帮助的恐友。这个世界上不存在着谁欠谁,或者说谁一定得对谁负责,能有缘分的帮助所能帮助恐友一程,无论是有缘面询的恐友,还是有缘电询的恐友,还是普通在网络上有缘交流的恐友。我们都会尽可能的在什么样方式的前提下多给大家一些建议,就像老师不遗余力的写一些文章,就是希望尽可能减少恐友的乱搜乱看乱问的习惯。一天24小时,单纯沟通或许也沟通不了几个人,还不如认真写写心得,让认真看完的恐友有所觉悟,为自己脱恐多一份信心。毕竟很多恐友没有脱恐过,对未来没有什么信心和方向。但是就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从深渊中拉出了无数恐友,受到过太多的负能量,也走过了很多艰辛和矛盾冲突,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经验能帮助到所能帮助的恐友,让他们能够尽早的脱恐,重回自己正常的生活。毕竟,恐艾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经历第二次的,最后再次祝各位恐友能够早日脱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