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若是想脱恐 就请远离网络改变恐艾习惯

若是想脱恐 就请远离网络改变恐艾习惯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27日    点击数:

  今天是6.26国际禁毒日,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张珂和陈晓宇医生参与了多个关于禁毒及艾滋病防治的活动。在参与活动中,也听到很多关于毒品和艾滋病的关系。以前是海洛因共用注射器感染,现在是冰毒麻古这兴奋型的毒品导致艾滋病交叉感染。无论是艾滋病,还是毒品,都是威胁整个中国发展的不可忽略的因素。对于毒品和性,一定得适可而止。吸毒会产生可怕的后遗症和依赖,对于艾滋病,除去感染者需要终身服药,没有感染的很多也变成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精神备受摧残,弄得身心俱损。

 

一、吸的不是毒 吸的是寂寞;恐的不是艾 恐的是绝望

 

其实现在随便抓一把人来问,什么是毒品,毒品的危害,想必或多或少都能说出一个所以然。但是在明知道毒品会产生惨绝人寰的后果时,那还要如飞蛾扑火一般的前仆后继。在一个并没有多少信仰,把信仰建立在给佛主烧高香的地方,其实人们的精神建设水平相对就比较差了。没有乐子要创造出乐子,所以但凡吸毒的,他们明知道这些极度的危害,也还要吸,他们吸的是一种寂寞,吸的是一种存在感。同样的,现在在网络上活动的,无论是以前的恐艾者变成了志愿者,还是处于恐惧期的恐友,或第一次恐,还是复恐,还是如老油条一般的恐了很多次了。难道大家不知道艾滋病的基础原理,艾滋病的基础原理也就那么几条,掰着手指头都能数清楚。但是为什么无论是在艾滋病论坛,贴吧,恐艾干预群都还在非常疯狂的讨论着艾滋病基础知识。并且习惯于在百度搜索。这个百度搜索不就是正向吸毒的人么,给大家说我只再搜这一次,不是也和我只再吸这么一次一样么。可是事实上结果呢,变得更加的痛苦。如果恐友们真的是艾滋病知识不懂,找一个全国目前能约上的艾滋病专家聊聊也就可以脱恐。可是为什么大多数恐友开始说,我知道自己没什么问题,可是我就怕万一。越是想把这个万一通过艾滋病风险分析排除,结果发现根本就无法排除。所以为什么艾滋病风险评估和艾滋病基础知识只占据整个脱恐的前20%呢,那是因为恐友们恐得不是艾滋病,恐的是绝望。就正如大家都了解毒品一样,吸的是寂寞而已。

 

二、关于为小姐正名 最危险的往往是想不到的

 

我们手上有一个数据,说的是大概20-30岁左右的小姐,或者称之为楼凤吧,感染率并不高,远远第一暗娼和约炮的,相对于性病艾滋病风险意识比较强的,也基本都会带套。老师的预约恐友中曾经有过两个楼凤,一方面恐惧艾滋病恐惧的生不如死,一方面还要带着两个套和客人发生关系,以图挣钱为自己的下半生计划。相对于这样一个群体,反倒是在网络上约炮的倒成了艾滋病性病传播的高发区域。第一个就是男同,男同通过他们特有的什么老师叫不上名字的软件约上,或纵情于声色,或恶意传播一把。最终也造成了艾滋病泛滥传播。有一次开会,和某省疾控朋友聊天,说他们省上男同有接近一半的感染率,听到不禁瞠目结舌。就算是暗娼,也达不到这么高的感染标准吧。交友软件的毫无禁忌推波助澜,另一个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在性激情面前,直接就抛于脑后了。另外还有一个不得不说的是暗娼,不过暗娼特别是分两头,一部分是极度年轻刚出道没人带的雏妓,没有艾滋病风险防范意识容易感染艾滋病,当然学校里面的一些小女生为了获得经济上的独立出来做兼职,也会有这样感染的情况。还有一部分就是专门供老年人享乐的廉价暗娼团,一般消费低于100。有时间几个老人凑了100元钱共同去玩,因为年岁很大,也不会考虑怀孕之流,况且安全套还要花钱,就变成了无套性关系,而且是群体性关系。那么老人们在这个情况下和娼妓都容易产生艾滋病感染。这也是如今老年人感染高发的一个原因。所以来说,大部分有经验有卫生条件保护的小姐,都比那些没事在微信陌陌探探上约炮的女郎安全系数高上不上,毕竟感染了艾滋病,自己感觉不出来,更别说别人看得出来了。归根结底,艾滋病离恐友们也就一毫米的距离,看似风平浪静,其实暗涛汹涌。所以安全套是否佩戴,是否脱落和破损是重要判断的标准。

 

三、不要把传染病医院当成病毒之源

 

很多人喜欢用艾滋病试纸,靠检测了几张艾滋病就号称脱恐了。甚至有的人钱多,富二代,北京的,家里几十套房子吧。每次出去嫖娼或约炮,都要给小姐楼凤们或者性对象检测一张。结果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恰好买到了伪劣品牌的产品,给对方测试为阴性,结果进行了高危行为,最终种下恶果。相对于网上隐私保密性来说这个优点(其实也不能说保密,邮寄的时候难道试纸商没有掌握您们的信息?),去医院进行检测艾滋病是最好,医院虽然是付费,但是比疾控需要等好几天的时间好。而有的恐友不敢去医院,特别还有些刚开始没有警觉。后来去了北京佑安医院或者地坛医院的,反而更恐艾了。归根结底原因就是传染病医院的医生护士都是严加保护,而且艾滋病肝炎肺结核的患者又多,稍微不注意感染一个病怎么办。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不就是恐艾恐友们的恐惧转移么,以一种艾滋病检测的形式结束了自己上一段恐艾,又得以共用针头或者艾滋病人在旁边来开启下一段恐艾。事实上,无论是传染病医院,还是普通的医院,只要是正规的检验科,都是值得可信的,一个经过学习培训的检验师总比恐友自己操作强吧,从医疗实验室拿出的试剂总比在快递中飞了几千公里,经过各种环境邮寄的试纸强一点吧。所以不要一想到医院害怕,总觉得医院更容易出现日常感染的案例,反而这样的几率才是最低的。所以不建议一想到传染病医院就开始恐慌,反而适当的暴露对有一定稳定心理的人来说是一个好事。如果艾滋病那么容易传播,首先传染病医院的医生先倒下几个再说,大家会觉得像传染病医院的专家,比如李在村,吴焱他们几位老师,还能活蹦乱跳的搞艾滋病学术研究吗?

 

四、脱离网络 耐得住寂寞 脱恐率直线上升

 

网络上虚假的东西太多了,多不胜数,其他的不多说了,就以我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QQ群169609440为例,经常会有各种人冒充刚脱恐的恐友或者公益热心伙伴在群里私聊其他恐友,给予各种各样的暗示,反倒害的很多恐友误入歧途。那这些人是谁,叫什么名字,来自于哪里,大家清楚么,对于一个可能正恐得厉害,吓得六神无主的恐友来说,根本没有考虑这些。而正是这样的莫名恐艾产生的孤独,需要找人聊天发泄成了一些别有用心人的利用资本。他们或宣传哪家的试纸用起来很爽,又宣传哪家的快速检测两周内必然检测到,又宣传自己是什么大牛可以用一种方法立马让恐友脱恐等等。在这样一个光怪陆离的环境下,恐友们接受了各种各样的诱导和误导,变得更加的矛盾敏感。其实恐友们很多时候感觉到自己好像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了,但就是怕这个万一,这个万一就是网络所带来的最大的一个问题。常言道,谣言止于智者,可是刚入恐艾圈的恐友能是一名智者么,显然不是。所以无论是不是在我们恐艾干预中心的官方群,还是其他的艾滋病论坛或者贴吧,不建议随意和一个陌生人私聊,私聊大多是有目的性和隐秘性。如果非不可告人之事,那还不如直接就在公共平台上探讨,公正明了。像真正愿意他人的志愿者,基本上都会备注不私聊,也不会私聊。这样更加证明主动私聊的目的性。所以对于恐友们,在开放性的平台上进行学习,一定要在了解对方真实信息和身份后再决定是否进一步进行沟通吧。所谓的什么未知病毒还有什么几周转阳,带套感染的案例,先说清楚其现实生活的身份再去探讨下一步吧。就像咱们恐艾干预中心群,从恐龙孔雀到真正成为一名阴神一般的志愿者,那是需要靠时间去历练和积累的。所以也希望恐友们不能因为想找个人倾述,而在网上热火朝天的和陌生人进行交流,并且疯狂的暴露自己的信息。如果确实恐惧的难以抑制,需要找人倾述,全国各省市区疾控中心以及全国艾滋病服务热线都是免费的,欢迎拨打,至少疾控中心的人不会暗示恐友买什么两周就可以完全检测的艾滋病试纸。另外脱离网络,可以减少受到的负向能量影响和积累,很多恐友就是因为网络上的您一言我一语变得非常的不自信,脱恐最忌讳丧失希望,可是在网络上不断的和陌生人聊天,不断的百度各种知识,这样的混乱怎么可能不让人丧失希望呢。从我们做恐艾干预的经验来说,基本上越是远离网络的恐友在脱恐过程中,所花销的时间越少,所产生的波动越少,所稳定程度也越高。恐友耐得住寂寞,那是真正给予自己的历练。想想一下,上帝为什么不让恐友们直接感染艾滋病,而让大家恐艾呢,就是想给这群人一个真正的机会。最后祝各位恐友都早日脱恐吧。

 

下图为兄弟组织在世界禁毒日的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