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性艾轶事>>见网友遭遇仙人跳 总比感染性病艾滋病强

见网友遭遇仙人跳 总比感染性病艾滋病强

作者:李雷鸣     来源:广州时报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14日    点击数:

  见网友遭遇仙人跳,女孩子还主动提出见面并且过夜,看似是桃花上门,实则潜伏着太多危险,一般女性主动进行各种性关系暗示都存在着太多不良的动机,不过一般分为仙人跳或者恶意传播性疾病两种。当然前者也许可能会损失财产,但总比感染性病艾滋病强很多。归根结底,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一切行为都存在着具体可被探索的目的和动机。就像恐友们很多总是在网上依靠志愿者来帮助脱恐,其实志愿者也几乎都是恐友出身,也有不少是想帮助恐友,一方面通过帮助他人获得自信或网络虚拟身份的角色认同,在另一方面通过长期呆在恐艾圈子来汲取所谓的安全信号,继续维持自我内心对艾滋病信息那一份满足感。但是因为大部分志愿者没有系统的医学临床背景成长,又或者接受了系统的心理培训成长,反而在很多情况下将恐友带入了一个误区。

  有去见过未曾谋面的女网友吗?广州,一25岁男子去英德见了两位女网友,结果竟遭遇仙人跳,这段经历,注定他一辈子也忘不了了。

  阿豪是一位来自湖南的打工仔,今年25岁,大专毕业已经几年。一个多月前,他才从湖南老家来到广州这边工作。因为人生地不熟,这边又没有朋友,他便用微信摇一摇的方式进行交友。

 “摇到一个女孩子,她在清远英德,我们聊了好几天,都聊得挺好的。”阿豪说,几天后,对方提出要见面,还表示要留他过夜,虽然连对方照片都没看过,但本着也许可以免费发生性关系的想法,他还是同意了。

  7月9日是公司放假的日子,上午10时,他便乘车来到了英德。“到英德后我见到了两个女孩,年纪都很轻,大概二十一二岁这样,她说另一个女孩是她同事。”见到是两个女孩,阿豪也没有什么防备,中午请她们吃了冒菜,还陪她们逛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冒菜花了99元,逛超市花了154元,都是我掏的。”阿豪说。

  被带入一间小屋,对方抢手机、殴打?

  阿豪说,吃完午饭,女孩提出要打的带他回住的地方。“一上车,司机还很奇怪,就200米远还要打车,而且路也不是这样走的,后来我才知道,她们是故意绕路,把我弄晕。”车在英德汽车站附近停了下来,之所以判断是汽车站附近,一方面是有英德到广州的大巴开出,另一方面,他看到旁边有一栋建筑,确实就在英德汽车站旁。

  他跟着两个女孩上了一栋楼的5楼,里面有好几个男子,两个女孩说要去房间休息一下就走开了,男子把他带到了一间空空如也的房间里让他吹空调等一会。“里面只有空调,剩下的就是四面墙。”阿豪回忆道,过了不久,一个男子上来要拿走他的手机,他反抗了一下,随后就开始遭遇暴打。“我刚开始还有点懵,不明白为什么要打我,他们两个人一起打,刚开始是打脸和背,一直打了几个小时,把我的手机、平板电脑都抢走了。”阿豪说打他的人一个年纪30多岁,另一个40岁左右,外面还有十多个20多岁的“小弟”,所以他一直不敢反抗。

  当晚,十多个人在一起围坐着吃了一顿饭,阿豪形容:“一大锅米饭和一大盆咸白菜,白菜里都不知道有没有油,我吃了一碗就吃不下了,但他们很多人都吃了三碗。有些小弟跟我说,之前他们也是这么被人打,后来就加入了……”

  事后,阿豪猜测,这些“小弟”并未出手打人,可能也是跟他一样的受害者:“可能他们前期都被这样修理过,问亲戚朋友借了很多钱,想离也离不开。”

次日继续殴打,逼迫手机借钱转账

  第二天早上8时许,阿豪又进入被继续殴打,一直持续到中午1时,整个过程持续了四五个小时。“他们让我趴在地上,拿着很粗的木棍和木片打我,主要是打我的屁股。”阿豪说,这就是他屁股被打得又肿又紫的原因。

  一边打,对方还不断强迫他把银行卡里的钱转给他们。“一转给他们,他们马上就转走了,还要求我用微信和手机打电话向其他人借。”通过这种方式,他又向朋友们借了一千多元,总共加起来共被转走五六千元。此时,阿豪身上财物都被对方拿走,包括手机、平板电脑和银行卡等。

  当对方让他打钱时,他才知道被打的真正原因:“对方之所以之前直接打我,可能就是先给我下马威,让我借款、转账时乖乖听话。”

借钱时留“暗号”,让他最终获救

  正是这向外借钱的机会,让阿豪获救。他发给阿枫的第一条微信就是“报警救我”,虽然随后说是开玩笑的,但还是引起了阿枫的注意。

  阿枫发现,阿豪同时向公司约30位同事都借了钱,但给所有人的借钱理由都不一样,“有说自己跟女孩子发生关系被勒索的,有说女孩怀了孩子好几个月的,还有要借钱打胎的……在借钱的时候,有些人明明已经走了,老板娘也去美国出差了,但他还在反复问,感觉明显有问题。另外,他与之前微信聊天的口气也不一样,之前都很喜欢用表情包,而且还有一些湖南口音的语气词,但这次都没有。”阿枫分析,可能阿豪真的出事了。

  回到宿舍后,阿豪留下的另一部旧手机果然验证了阿枫的猜想。“旧手机上有很多转账信息,我打了个电话给他妈妈,他妈妈也说儿子问她借钱,但说的理由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比方说撞人了之类的。”意识到不对,阿豪将此事告诉了公司老板阿航,同时要求对方当天必须让阿豪回来,不然就会报警。当晚,他们前往派出所报警,于是阿豪被对方送往高铁站购买高铁票回到广州,还给了他20元车费。

 其实遭遇仙人跳,也就是舍财免灾,总比遇到一些恶意以性病艾滋病报复社会的,这个就得不偿失了。但是不管怎么说,洁身自爱,这才是安全之本。

什么是仙人跳

  仙人跳代指一种利用猎艳心理给人设计圈套,骗人钱财的行为。粤语俗称“捉黄脚鸡”(此名称常见于港澳地区)。总而言之,喜欢吃免费午餐的人,最容易遇上仙人跳等破财消灾之事。

  仙人跳,是以从事淫秽活动为由头,一些男人的某种猎艳心理(一般是去找妓女),两人到某处,准备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这时候,这个女的同伙,一般是一男性,突然出现在眼前,为了不让事情张扬出去,为求自保,好色男会把身上的钱给这对同伙,而他们则是达到敲诈的目的。但是敲诈都是以金钱利益动机为主,而不是去传播性病艾滋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