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恐艾强迫症痊愈解析

恐艾强迫症痊愈解析

作者:钟庆芳     来源:笑脑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06日    点击数:

咨客一般情况:咨客男性,37岁,私企老板。9月是我的一位康复咨客介绍他来找我们咨询,他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来找我们,因该咨客是东部地区,离我们咨询中心很远,觉得这么远怎么治疗呢?因他过去曾去过北京那边住院7个月用药治疗无效而失望而归,医生诊断为严重强迫症,恐艾症,重度社交恐怖症,曾经在当地医院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用药半年无效。

 

9月18日第一次与我通过了电话,我用近1个小时倾听了他说的情况,初步认定他为神经症中的强迫症伴社交恐怖症,且告诉他只要愿意改变,可以治好,给了他一些康复的信心,对方心里突然感觉到充满希望,于是当天下午就建立了咨询关系,因对方急切想好,第二天便开始正式咨询,因对方自己是企业老板,现在症状影响到自己已经无法工作了,不得把所有工作上的事全全让下属做了,自己时间方面是很自由的,随时都可以安排咨询,第一次咨询,我让他把目前最主要困扰他的症状表现说下,他说:现在感觉到自己的症状影响到自己已经无法工作和生活了,洗一次手要花上3小时的,且每次把手都洗得赤红的,甚至出血,因在公司里每次这样,去卫生间洗时几个小时不出来,怕别人发现什么,与是就把卫生间的门给关上,这样别人也就不能上卫生间了,也不行的,后来干脆故意说专为自己设一个卫生间,其实这样是方便自己去洗手的,也不用担心别人上卫生间发现自己还要洗手了。还有自己洗澡时,有时下班晚点回家,洗澡要洗到天要亮了,每每这样老婆和孩子都不理解的,他们一直认为我是一个“怪人”,其实我自己也没有办法的,我也不想这样做的。

 

对于余光和对视症状,他是这样描述的:他说感觉到自己的余光总是在盯着异性的胸部在看,觉得自己这是下流的,越想控制越是控制不了的,现在已经发展到了感觉到我与别人交流时,也会感觉到我的余光是停留在同性的性殖器部分,这样会让别人认为我是同性恋的,下流的,怎么老是看这个部位呢?自己也想控制的,但就是控制不了的,目光当时无法控制,无法自由移动。现在弄得我与别人交流时,我都不知道怎么看了,有时在公司里开会,我都是戴墨镜的,他当时说与我通电话时,感觉到自己的余光再注视着房间电话旁边的书柜,感觉到自己很难受,与我通电话时感觉到注意力不能集中的,怕影响咨询效果。

 

对于对视方面,他说他的眼神有特异功能,视线射向谁,谁就不舒服的,谁就对他有厌烦的反应的,因此就想法设法避开他人,生怕别人自清自己内心的恶念和怕自己的视线伤人。

 

以上就是这位咨客在电话中说的强迫症和社交恐怖症症状,他自己总结是这样的:“在家怕强迫,出门怕社恐,晚上躺在床上担心艾滋病”。

 

下面就说说他的恐艾症状,其实这个才是他最恐惧的症状,因一个月前他因症状太难受了,在他的好友劝说下找了小姐,当时是带套的,事后一周感觉到自己有感冒症状,后来就联想到一周前自己发生的性行为,于是就在网上查了下,越查越不放心的,越查越害怕的,最后打电话给当时性病方面的疾控中心,医生说应该没有什么事的,因是有保护的性行为,要是实在不放心,可过了窗口期去查下hiv病毒,这样一说,咨客更加担心了,说还要过二个月才能查到的,他说这两个月怎么去熬过去啊,熬了一个月后实在熬不住了,于是才找到我们的,本来以为我们不咨询艾兹症恐惧的,如是就开始直接说了前面的强迫社恐症状了,他说他目前主要是担心艾兹病恐惧,说洗手多花点时间,洗澡多洗点时间,已经习惯这样的痛苦了,社恐方面大不了我不与人交流的,自己在家里总行了吧,而这个艾兹病有了,可是绝症啊,是治不好的啊,他是很怕的,在电话中听到他的绝望声音,他现在对劝他去找小姐的朋友已经不与他来往了,觉得都是他害的。说自己晚上躺在床上小便都没有力气趴起来了,感觉到全身松软的,感觉到自己的末日到了,说着说着在电话中听到了对方的抽泣声了,他说自己这么多年老老实实做人,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的,让他受了这么多的苦,说不是为了孩子和老婆,自已早就想一死了之。

 

当他说了这么多了,我看时间到90分钟了,于是就告诉他今天因时间关系就到此了,最后让他在电脑上把他小时的成长经历认真详细了写给我,发到我的邮箱里,并与他约在下次咨询时间。

 

9月20日与他进行第二次咨询,中间间隔了两天时间,在咨询前4个小时他已经把他的小时成长经历发到我的邮箱了,我事先看了下,他写得很认真的。

 

在此我结合他自己写的和本次咨询询问的信息把他用自己的话整理了下,是他的小时成长经历、创业历程及求医经过。他自己也是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家里还有一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因自己是长子,小时八九岁就很懂事,可以帮父母做事了,如洗碗扫地,甚至一些农活,感觉到自己小时是非常老实的,经常在村里被别的小孩欺负,因父母也是很老实的人,当被别人小孩欺负时,父母回家后也没有去找那人家去理论什么的,而是让他不要与他们一起玩了,不要出门了,就这样子他自己在心里很多委屈也没有能向谁倾诉,当他8岁开始上小学时,经常又被班里的其它同学欺负,有一次被欺负后他对老师说了,那个老师可能当时心里也是有什么事不开心的,就冲了一句说,谁欺负回家找你父母去,来这里做什么?这时他幼小的心灵再次受到了伤害,心想父母不能帮自己,老师也是这样子的,于是更加的伤心。就这样上学着,被人欺负着,到了12岁,也就是上小学四年级,中间留了一级,那时母亲得病去世了,这时给他的创伤也是很大的,他自己哭了好几天的,那时他的妹妹11岁,还有一个弟弟8岁,因农村重男轻女现象,妹妹没有上学,而让8岁的弟弟上了小学一年级,那时还没有幼儿园的,当母亲去世后,父亲的担子就更重了,一家四口全靠父亲一人来维持了,要学费,生活费,在农村靠种地只能养家糊口的,母亲去世一月内,他经常晚上做恶梦的,有时也梦到母亲活了,有时还叫他一起跟他母亲去她那里,说不想让他在人世上受苦受难,那时他说出现上课注意力不能集中了老是怕写错字了,被语文老师批评了,成绩直线下降了,他自己当时出现很多强迫行为,如每次上课前都要数一数班级里有多少名同学,数错了要再数的,不然会很不舒服的,放学回家也要看看书包里的书有没有丢等。

 

就这样他当时感觉到很难受的,当然那时不知道这是心理问题了,后来他自己实在不想上学了,于是就四年能读完了就没有读了,这时父亲看到这种情况也没有说什么的,觉得自己的孩子自从他母亲去世就变成这样了,可能想妈妈了,于是也没有在意什么的,后来学校那边也到他家了,最后经过老师的交流,再次上学了,这时上学是为了上学而上学了,成绩一直是班里的下等,母亲没有去世他在班里的成绩是前10名的,很好的一个孩子的,平时又听老师的话,又不在班级闹事的,老师们也都很喜欢这样的学生的。就这样自己勉强上了学,小学毕业了,当进入初中时,因听人说要学英语了,他也感觉到很开心的,心理状态比小学时候要好的,到了初一时,是离家要走路30分钟的镇上,上课时他有些习惯还是保留着,如上课前数数班上有多少名同学,有次被一名女同学说道,***,你是不是在数班上的美女啊,当时他的脸马上就红了,这样就更加让其实同学看到他的“笑话”了。那时他14岁,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在数美女,只是在点数的,男同学女同学都数的,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在做什么的,他不做心里不舒服。

 

他自己说到,那次被那个女同学那么一说,自己每次在数的时间尽量用心来默念了,但是这样也是被班上另外一个男同学发现了,且在班上公开说,***是不是想泡班上的***,看他经常老是东张西望的,这样一说,他再次脸红了,这事后来被班上很多同学都知道了,同学们有的说他这么小就开始谈变爱了,平时看得是一本正经的,想不到心里还。。。。。。

 

这事后来班主任也知道了,还专门把他叫到办公室交流了下的,让他下次要好好学习,初中生不是谈恋爱的时候等内容,他向老师也解释了,但他的解释老师也不是相信的,就这么他整个初中三年生活就这样带症很多症状过下去的。

 

初中毕业了,因成绩没有达标,没有上高中,后来就在家里帮父亲种田了,在家呆了一年时间,感觉到很多症状方面没有原来上学时多了,一年后与家乡的一个亲戚一起去深圳打工去了,因他自己是一位肯吃苦的小伙子,这位亲戚自己也是在深圳一家公司做管理层的,亲戚让他先从普工做起,做了一年后,他也是带着症状去做的,也感觉到自己很痛苦,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次告诉了他亲戚,亲戚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的,听不明白的,说有问题到时你自己发了工资去医院看下,有次发工资了,他只寄了一半回家,留些钱准备去看下医生,他去了一家人民医院,医生说你这种情况要去精神科看了,我们这不看的,于是去了精神科,他把自己在工厂里老是上班前点人数,老是上班注意力不能集中,老是忘事,有时工厂里的门关好了还是不放心的等,弄得自己很累的,那个医生说他是神经衰弱,开了药安慰几句话就完事了,可能是心里因素,药吃下去后感觉到好转一个月多,后来又加重起来了,他自己回忆说当时工厂时每次压力大,加班重时,自己就开始严重,因他不管症状是多少严重的,自己在工作上还是非常努力的,一年半后升为主管,工资长了不少,他很开心,这样可为家里多寄钱了,同时自己的事就更多了,这时他有一个新的症状了,就是担心自己已经是主管了,拿单位这么多钱的,要是没有做好事,那不是罪人啊,这种想法越来越重,于是他就不断的加班加点,做的事已经远远超过他的本职工作以内的事了,甚至别的部门的事都帮做了,别人看来觉得这人是工作狂啊,怎么不觉得累吗?其实他自已是知道的,唯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心平气和点,不然自己感觉到对不起发的那些工资。就这样也给他带来两个好处,一是症状确实减经不少了,二是自己一年后再次升为部分经理了,因上面邻导说就***最合适了,因他的勤快大家都知道的,且他对各个部门的事都是很熟悉的,于是这个经理当然就非他莫属了。

 

当他不上经理后,他自己也没有想到的,这时他的亲戚鼓励他说,你才21岁啊,就能当上部门经理了,在黄泉下面的你母亲也安息了,这时他泪水流下来了,他已经他母亲得病去世,是因为家里没有钱来看病而慢慢地让母亲就这么去了。中间还有很多由于时间关系先不说了,直到30岁时他与他那原来那位亲戚合伙创立了一家公司,他回想起原来的那些所谓强迫症状,在自己工作当中有时很难,但他还是“忍受痛苦,为所当为”的。

 

他自己之所以创立自己的公司也是因为自己的症状感觉到吃不消了,自己成立公司,与他的亲戚约定好了,公司运作起来后,他要好好地去“看病”,原来在那家公司忙得看病的时间都没有的,半年后公司一切都开始正常运转了,他去北京一家医院,医生说他是强迫症,要住院治疗的,心想现在公司一切运作好了,安心住院看病了,住了两个月后,主要是吃药物,感觉到效果不怎么样的,于是就主动出院了,出院后感觉到这个病到底是什么病,于是在网上查了下的,因那个医生说他是强迫症,他就在网上查到关于强迫症的信息,那时是2003年时候,网上对于强迫症信息不多的,他偶然看到森田理论且看到还有人与他是一类的,觉得当时真是太兴奋了,于是一口气把那些文字看完了,感觉到自己有希望了,自己觉得是有救了。

 

说也奇怪的,当时看到这样的信息时,自己感觉到突然轻松很多,他的合伙人也就他的亲戚听说他出院了,于说就问他一些情况,同时说公司这段时间出现很多问题了,叫他及时回公司,等到了公司比他想像得还要糟糕的,他亲戚之所以没有说真话是因怕影响到他治疗的,于是他只好打消原来准备再次看病的主意,在公司一待就是三年,在这三年来公司经过他们的努力,成为一家不错的企业。可是这三年来,他还是带着他的症状在工作着,他有时也想去网上所说的治疗,不过要住院的,要40天以上的森田训练,他想去,但是他不敢再离开公司了,怕再次出现类似问题的。

 

当他33岁时,他下定决心要去住院用森田疗法来治疗时,离开公司两个月,因他真的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因他现在要的不是钱的,是自己的幸福了,说这样的情况有再多钱又有什么用呢?

 

当他住院一个月后,感觉到症状有所控制时,不好的事情又发生了,公司又出问题了,看样子公司离了他还是不行的,于是他觉得事情不妙,主动出院,回去后在公司又待了两年,这时他已经35岁了,有一天他被症状折磨得准备要自杀了,这时刚好被他的一位下属看到了,这个事后来传得整个公司都知道了,对员工的士气影响很大的,这个消息也传到了他亲戚那时,他亲戚后来就直接对他说,不想与他合伙了,说公司谁要把钱给另一方,这样说他觉得为什么亲戚这样做,他很不理解的,这事让他症状加重了,最后公司另一伴卖给他亲戚了,他现在的症状加重得非常厉害,出现了强迫洗手强迫洗澡待强迫行为了,强迫洗手,洗手3小时,洗澡7小时。

 

于是最后不得不再次去北京原来那家住院治疗,这次用时间好好地去治疗了,40天的森田训练后,让他感觉到自己的强迫社恐症状比原来有所改善,但是感觉到自己好像还是蛮受症状影响的,于是只好回家了。

 

 

 

医生批注:

本案例当事人是神经症案例的代表,强迫症、社交恐怖症与艾滋病恐怖症都有,且时间长达25年之久,对方能够康复有以下几点重要原因,一是当事人愿意改变,从咨询以来笑脑统计过没有一次迟到,对方对于咨询非常积极的配合咨询师。二是对方非常认同我的咨询理念,这点非常重要,如果当事人来参加咨询,对于帮他咨询的咨询师他在咨询过程中不能很好的认同咨询理念,可想咨询效果是怎么样的。三是有一定的经济基础,这点对于神经症的咨询也是很重要的,很多朋友正因为自己有神经症,因经济原因,导致不能把该咨询的时间给咨询完,打个比喻,就像去医院看病一样,这个病医生说要服五个疗程药才能好,对方只服了一个疗程,当然效果不好。四是自己在每次咨询后愿意主动去把咨询师布置的作业认真完成,这点非常重要,这也是能确保咨询效果的一个重要保障。总之,这位咨客在我们咨询中心算是严重咨客之一,为什么能够康复,为什么把这个案例能拿出来与大家分享下,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在了解老师们的真实姓名身份和背景后,确认想好好信任,那就无条件的接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