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心理评论>>学校为艾滋病携带者单独设考场 是否也是恐艾情绪作祟

学校为艾滋病携带者单独设考场 是否也是恐艾情绪作祟

作者:胡辉     来源:红网    发布时间:2018年02月09日    点击数:

临汾市红丝带学校的16名高中毕业生,将在该校设立的标准化考场单独进行高考,这是中国首次为艾滋病感染者单独设立高考考场。

为艾滋病感染者设独立高考考场,消息甫出,引发社会各界广泛关注与热议。除了理解、支持与赞同的声音,其中也不乏质疑与反对声。独立考场的设立,究竟是进步还是对艾滋病感染者的“另眼相看”呢?站在现实的语境里,独立考场虽然有待进一步去除“围栏”,但也彰显了高考的宽容与开放性进步。

因为携带艾滋病毒,多少孩子失去了寒窗苦读的机会,又有多少孩子因为无缘高考而陷入了“读书无用”的悲剧里。这些被无情的命运伤害了身体的人,也是一个完整的人,命运为他们关上了一扇门,我们不应用无情的门槛继续伤害他们的心灵。而今,艾滋病感染者也可以步入高考考场,获得与其他学生一样的高考权利,这无疑是一个值得记录的进步。

从常理来说,与艾滋病感染者在同一考场考试并不会被传染。《艾滋病防治条例》第三条中也有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歧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艾滋病病人及家属”。但是,道德层面的约束又如何能约束个人的思想呢?不可否定,对艾滋的恐惧,终究还是存在于极大一部分人的思想里。而这,也正是该校“怕别的考生有所顾虑”,设立16人考场的初衷。这初衷如一面镜子,也照出了当前社会对艾滋病人的态度。

看待独立考场问题,我们应结合现实。将独立考场设立在红丝带学校里,是让他们在熟悉的环境里参与考试,既保护了他们的权利和隐私,也照顾到了其他考生及家长的情绪,可以说是现实语境下的“双全法”。如果说独立考场有“歧视”之嫌,那么红丝带学校的设立岂不是有错在先了?

消除对艾滋病的恐惧任重道远,我们不能“站着说话不腰疼”。想一想自己能毫无顾虑地和艾滋病感染者交往吗?自己是否愿意和艾滋感染者同考场考试?是否愿意和他们一起工作?每一个人都能对艾滋病有正确认识,都能不带有色眼镜看待艾滋病人,才是去除独立考场“围栏”的良方。而这,也是艾滋携带者能否走入大学校门,能否获得就业权利的关键。

整个社会汇聚的暖流,才能消除歧视的坚冰。也只有当我们每一个人都去除恐艾心理,社会才能温情拥抱这些特殊的人,才能让独立考场不再是一个“彰显进步却又迫不得已”的矛盾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