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老师您好,我是洗浴中心打飞机,期间小姐舌吻全身,舔我乳头,我也舔了小姐乳头,期间小姐咬我耳垂疼痛感,经聊天得知对象大凉山那边,心里有些恐,断断续续一些症状,但是我跟我女朋友有亲热都是戴套,女朋友两周后感冒,打针发烧就退了,喉咙痛,流鼻涕,问了艾滋病专家后自己也觉得问题不大,但是还是恐,请老师开导,谢谢


留言时间:2018-02-11     留言人:走走停停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大年初四才回复您的问题,的确有点不好意思。老师认真看了您的行为,您这个就是一个典型的打飞机,然后有过一些边缘行为,包括被舌吻全身,相互舔乳头等等。不知道您是不是咱们四川的,咱们这边是有一些不太科学的说法,觉得大凉山那边感染者多,从事服务的小姐们都或多或少有更高的感染率,实则这个并没有直接的关系。您这些症状和所谓的艾滋病初期症状没关系,行为也并没有什么。另外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都是通过科学方法去改变我们恐友的一些认知和思维模式,不存在开导或安慰,一些功能您在艾滋病专家那边已经能获得,再来找我们也并没有可能产生质的变化。我们中心就是帮助恐友彻底脱恐,所以我们更愿意做专业的事情。祝您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18-02-11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