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盼老师的回复好几天了,发自内心的感激您,是我太不争气了,之前做的那些行为的确不是正常人所为,以您最大的限度原谅我吧,看了您的回复泪流满面,是的我太不自信自强了,懦弱,父母有我这样的儿子,妻子有我这样的丈夫,孩子有我这样的父亲是个悲哀啊,想到这些这里刀绞一样,想尽快脱离确发现根本没有用,总是感觉自己的生命随时会失去,看到老师告诉我没事的时候心里就会特别平静,感觉之前的一切担心都烟消云散,身体马上就有力气了,这种感觉梦持续半小时吧!随后又是会陷入恐慌,我不该怀疑护士的操作,或许根本就没看到护士拿着带血的棉签,也许那米粒大的血液就是自己针眼流出来的,可是我不能解脱,就认为是护士拿了一个带血的棉签按在我伤口上了,也许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却把他当成事实,没有根据的事实,我也查过很多次艾滋病,之前没有意识过这个问题,为什么我现在会特别在意,是不是我病情在一步步加重。总以为自己能好,可是我感觉我越来越差了,我好想回到正常人的生活,扛起这个家,如果孩子出生了我还这样该是个怎样的局面啊,我就是恐惧艾滋病,怀疑自己被感染了,我也想过能活一天就好好的对家里人好,可是我发现这样自己太痛苦了,我现在吃药都不敢当着老婆吃,我怕对他影响太大,正壮年的时候谁会天天吃药啊?说白了我啥事也没有为啥我就是不能开心不能脱恐,总在自己的惯性思维里打转,我怕总这样下去我会抑郁,哪天坚持不住了自杀,或许这样太不负责任了,可是我真的好痛苦,家里没有足够得经济条件让我去北大六院,如果去不了我就一辈子这样了吗?我就真的不能自己走出来了吗?堂堂七尺男儿没有生理上的病,确被精神病害的要死要活的不是笑话吗?老师说的很对,个人生命如此渺小,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天要去我性命,谁也抗拒不了。老师如果我纠结针眼问题得不得艾滋病的时候这样想对吗?棉签上的血也就一个米粒大,不足量,棉签吸水,血被吸走,就算针眼流血也是往外流,按压针眼也是把血压到棉签里了,血出不来,如果是别人用过的最起码在外面暴露了3分钟,病毒也该死了,血量那么少。再者说也没有因为这个原因感染艾滋病的,老师我说的对吗?如果哪里不对请帮我指正一下,老师我要坚强些给点建议吧如果不去北大六院我就真的没救了吗?我给你看看唐山第五医院的诊断书 一天之内总共有六小时纠结艾滋病是否感染问题,或者去反复思考某些东西,或者去做固定的某样动作,明知没有必要但是还会忍不住去做,去想,不想回难受,想抵抗活阻止某些想法或动作,但是还是屈服于心里的冲动,会伴有焦躁不安心情,但能掩饰,对生活有一定影响。 麻烦您了,您多注意休息,真不敢想象对艾滋病一点不懂的人们,没有您会是个多么可怕的事情,因为有您帮我我才有脱恐的希望,我知道我要想彻底走出来必须吧拐杖抛弃了,可是我真的离不开您啊


留言时间:2018-02-11     留言人:平常人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该解释的在沟通的时候给您进行了明确的解释。作为任何人,都不可能恐了许久,然后要立马脱恐就可以立马脱恐的,这就是一种典型的“有事钟无艳,无事夏迎春”的思想了。其实很多恐友也都在采用这样的一种方法来脱恐,刚开始完全自己想怎么去脱就怎么去脱,后来发现方向严重不对了,来找老师,希望立马摆脱,世间他真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所谓一切问题都不是别人造成的,更多是自己促使的,什么样的命运,其实和自己不无关系。您的具体问题给您解释过了,这里就不重复了,您更多的当时也给您解释了,是很多非常不科学,非常不合理的信念导致了扭曲的行为产生。其实从根本上,和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不一样。所以不是世界让您怎么样,而真的是父母可能太过余宠爱了吧,形成了很多不合理的信念产生出来。一步一步的去改变自己吧,祝越来越好。


回复时间:2018-02-11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