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阅读数:
         

老师我是唐山新平,又来麻烦您了,本来我吃药心情好了许多了,可是我又想起一个问题,就是我在结婚后有一次我妹妹,没有血缘关系,就是之前她追过我,但是我没有同意我跟我现在对象结婚了,关系之前挺好的,我结婚以后就没咋联系过,有一天她突然联系我说他从北京回来到家太晚了需要我给他送家去,当时这个事我也跟我老婆说了,我老婆也同意了,我啥也没想我就到车站接她回家,大概是晚上9点到的他家门口,下车的时候她突然抱住了我,他说他在北京过的不容易,哭了。抱了大概一分钟吧,我说别这样了我都结婚了,他说谁让你当初没选择我,也说都过去了,你这样妹妹都做不了,当时我真的没有多想,就因为这事我现在怕死了,她是不是回来报复我,我也有三年不咋联系了,之前他也处过好几个男朋友,他是不是回来报复我,我怕拥抱给我感染了,因为这事过去一年多了,当初的细节我也记不清了,反正我记得就是她抱我大概一分钟,我怕他是艾滋病人,给我感染了,我怕因为拥抱过程中他给我注射艾滋病血液,我这算不算复高啊,老师我好痛苦,我知道单纯拥抱不会感染,可是我总是那样偏激想他会嫉妒我,害我!老师当时是夏天,衣服挺薄的,我当时下体有反应了,我会不会因为拥抱感染艾滋病,我这次为啥这样痛苦呢?有因为拥抱感染艾滋病的吗?老师我现在又有去检测的冲动,但是我还怕抽血,老师开导开导我吧!


留言时间:2018-03-14     留言人:平常人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小高,能够看到您有所提高为您感到高兴,刚才咱们也电话详细的沟通了一下,多余的在电话里面也直接告诉您的,所以在这里就不重复的回复您了。现在您也应该这样担心的问题症结在什么地方了吧。当有的时间我们给自己披了一层完美的外纱,其实更多掩盖的只是自我内心的活动。您的这些纠结也希望在老师今天电话里面给您的梳理,系统和强调下,一点一点的移除。记住那样一句话,这样的体外活动不是您应该反复去确定的问题,您试图平静的看待它。您看总的来说,您这一段时间不是挺好么,然后当您冷静点的时候不也挺好,不能说一下子情绪感又逐步体验的时候,又是一万个抗拒抵制对抗等等,教授您的方法慢慢掌握,加油。


回复时间:2018-03-15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