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重症干预>>同城约炮软件神器有风险 艾滋病感染者自述怎么约炮

同城约炮软件神器有风险 艾滋病感染者自述怎么约炮

作者:未知     来源:新浪情感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5日    点击数:

同城约炮软件神器有风险,艾滋病感染者自述怎么约炮。

第一个中标的:等了四周,终于拿到了化验单,事到如今,也没有什么可期望的了。化验单的结果,总不可能是造假的吧。我这么想着,却依旧希望那个阳字可以变成阴。

在豆瓣陌陌探探微信上约了不少炮,每次对方看起来都那么精力充沛,不像是有什么问题的样子。而且每次都只有车接车送,我才会欣然接受。可是为什么这样都会中招。每次我让对方用套,可是因为喝醉酒倒最后我都不一定全记得是否用套。天啊。。究竟是谁啊。。拜托你们去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吧。。

就是在地坛医院查的,大夫让高危之后四周再查,我等了四周,今天上午检查,下午两点就能出结果。悲剧了。

之前这几周,先是不停地腹泻,肚子疼找不到原因,然后是流鼻涕,我这才意识到不好了。之后睡觉发现落枕了,结果好几天都不好,全身肌肉酸痛,甚至拿东西都拿不住了,后腰酸,抬头就酸痛。在之后就是不停地想喝水,怎么喝都渴,大概就是这些症状。

如果有跟我差不多的,赶紧去检查身体吧。这可真不是闹着玩的。大家一个一个看上去都像是好人,正常人,谁知道有什么问题没有。

随你怎么想,我甚至想过要找出那个人,或者把曾经和我做过的人都重新约一遍。我找不出罪魁祸首,你们只好跟着受罪。可是,又何必呢。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我只是想找出那个有问题的人。问你一句,你自己明明知道你有问题了,为什么还要找我?!

不是平静,当你知道自己已经距离末日越来越近的时候,除了静静的等死,还有其他什么办法么?我不想害别人,但是抵挡不住别人害我。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做好事,劝解大家不要再这样乱搞了。最起码,这样我心里还能安慰些。

今后怎么办,反正是不会让现实中的朋友知道的,也不会让家人知道的。检查化验的时候用的也是假名。之后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慢慢活吧。一直活下去。然后说不定哪天就会忘却了。毕竟,如果不病发,还能活好久。真的不知道,走一步算一步吧。

不爆人,爆了也没用,大家都是用小号的,谁知道大号是谁。我是女的,不是男同性恋。你们看帖怎么看的啊。我是女的,女的。

医托。。亏你想得出来,你可以去疾控中心查,在宏志中学对面,那里测艾滋免费。

我确定每次我都带套了,如果对方没有,我随身带着,如果对方不戴,我就不做。但是口交的时候,都没有带套。也许意外是这个时候发生的?不知道。事已至此,还有什么可回顾的。也许,这就是命吧。

有人问套套,就是平常能买到的所谓的大牌套套,我也不知道是哪个男人的问题,因此,也不知道是哪个套套的问题。

淡定。是挺淡定的。我现在想杀人都不知道去杀谁。

第二个中标的:

为出国微信搭上8名留学生

一位大四女孩,为了出国,通过微信不断加国外留学生为好友。不到半年时间里,竟和8名留学生发生“一夜性”,当她在艾滋病自愿检测门诊查出阳性时,瞬间花容失色,大声痛哭……

医生告诉她,从感染到发病一般有2-10年的潜伏期,通过积极治疗干预,有可能推迟发病。到那时,说不定医学上找到了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医生的话,给这位花季女孩带来了希望。

张万宏说,为了及时发现高危人群感染艾滋病,武汉相继开设了40家艾滋病自愿检测门诊,检测费用全免。今年已有8000多人自愿检测艾滋病,成为我市监测艾滋病感染情况的主要途径之一。

第三个中标的:

2012年4月24日 我必将铭记,那是青春挥霍后的惩罚,那是不羁人生最严重的恶果。三年前来杭州,三后后变恶魔,三年前的青涩,三年后的苦涩,眼眶里没有后悔,后悔也无法弥补大错。

2012年4月24日 我不再纯净,不再阳光,不再健康,我就是一个HIV的携带者!微信这个科技的产物,却让我走上不归路,不要再找我约炮,不要再和我说Hi,别问我的情况,告诉你我是Hiv,你还敢与我相见吗?

我恨你,微信上的那个名人,就是你在高潮的时候,把我们的安全抛开,我知道你也确诊,你也向我道过歉。但是道歉能换回健康的我吗?你的那句’真心喜欢你,才敢与你无套”,现在看来就是荒唐的玩笑!

对不起,微信上那39个炮友,因为我的错误,你们也已经不安全,如果是我把病毒带给了你们,那请深深的恨我。

对不起,我也好恨我自己。从初筛阳性到确诊,整整一周的时间,眼泪早已经流干了。疾控通知我去一趟,如同走上生命的审判台。在阳性告知书面前,我确很淡定。那是一种认命的淡定,是一种无奈的接受,是最后一线希望破灭后的泰然。从此我就有了另一张身份证,一个与我生命息息相关的+号。从此我就要和这种病魔进行长时间的斗争。【随时有可能发生的机会感染都有可能夺去我的生命】

疾控的医生告诉我:什么都不用怕,国家免费给你们治疗。【那是一种终身定时吃药的生活,连几分钟也不能差,时间到了,立马吞药】

隐私保护最重要,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真的重要吗?这不意味着我一辈子要背负谎言,我的残生可堪此重吗?】

我的人生不可能有婚姻,不可能有小孩,不可能去献血,不可能在一般医院治疗。

[以前我的血液可以救命,现在我的体内只有人人避而远之的毒液]

或许哪一天工作也会丢掉,因为每年的体检或许哪天就要检测HIV项。

我很害怕,我害怕哪一天我就不能在杭州待了。

回家?我们那个落后的小城,连个疾控都没有更不用说是定点医院,回家等于回去等死。

看了那么多A了的微博,几乎都是A后的悲伤:

药物的副作用;还有就是歧视和无处可医疗的尴尬;还有一些A了还在报复社会的人们。

恶意传播是犯罪,但是那些歧视A的和医疗机构的匮乏,难道就是人道吗?

10年在上海的知道了微信,那时处于性活跃期的我(今年24岁)利用新鲜便捷的微信见了不少的网友,

11年毕业后留在了杭州,有了一份收入很不错的工作,由于工作的特殊性,一直处不好朋友,

所以最后只找性伙伴,当然也有许多彼此感觉合适发生了性行为的,

一开始坚持戴套是我的原则,但是对某此人我会放弃原则:

高富帅;肌肉男;有家庭;有事业

【他们因为家庭、财富、地位等多种因素只能选择以性伙伴的方式相处,当然这也是一种无奈。

突然我想到了他们的妻子,她们真是好无辜】

往往他们给我的感觉很安全,让我们来认识一下他们吧!

感染我的是X先生:30多岁,某品牌公司老板,听他讲公司要上市。【他发短信要照顾一生,呵呵,我不需要!】

他是名人,圈内很有名,或许是因为高富帅典型的缘故吧。

他是一位非常Nice的人,每次约炮都会先开好房间等我。

在那间我们都很喜欢的酒店,在那间最特别的房间里,他会早早的冰镇好一支香槟,静静的等我的到来———–

谁又能想到这如痴如醉的是恶梦呢?

我喜欢的是L弟弟:20岁,坏坏的皮皮的,喜欢单车。

刚认识的时候,他还是某高中的学生。他曾经周未骑着单车带着我绕西湖,一圈又一圈,那时很快乐。

现在他去上海读书联系就少了,晚上我打电话约他周未见,他还开玩笑说是不是我想他了。

他最不喜欢戴套,他说戴套像穿衣服洗澡,很不爽。

如果他知道我A了,我想他一定会吓傻吧。可爱的弟弟,我为他准备了一张试纸,希望他好运吧!

很猛的JJ先生:快40了吧!? 他是湖滨某健身房的长客,身材一级棒,而且很猛,用过都说好。

和他约炮完全在微信上完成,那天刚好开了房,前面见了一个(外地游客,做完就走了),睡醒了一看 时间还很早,就在微信上搭讪了他,他到是一叫就来,于是又一场巫山云雨后,不知道他是不是打包走了一个纪念品呢?希望不要吧!

提醒:

不安全性行为六周后检测可以保证绝对安全,检测方法:以去当地疾控为最佳选择,更正确而且免费;你也可以现场去药店或者社会组织使用艾滋病试纸让专业人士帮忙进行辅助自行检测,传染病医院的医生介绍说只要不是邮寄和储存得当的医用品牌试纸的艾滋病检测准确率也高达99.3%

自身有下列情况或者性伙伴出现过下列情况的请千万要警惕呀,或许AIDS已经离你很近了!

长期不明原因发热、全身不适、容易疲劳、经常出虚汗、腹泻、长期口腔溃疡、关节肌肉疼痛、气色差脸上长有斑点等症状;红斑样皮疹、全身淋巴结肿大等体征。

健康的你们千万不要找有这此情况的人约炮噢!

对于A了还出来玩的朋友我在这里想劝一句:

医生告诉我交叉感染(不同HIV病毒之间,)会继承耐药性很危险,你也应该知道吧!

A了出来玩还和别人性生活造成对方感染的,算是犯罪,你也应该知道吧!

(病毒可以检查毒株完全可以科学的比对出是不是你传染给他的)

A了的我们抵抗力比常人弱,其它性传播的疾病更容易侵蚀我们,你也应该知道吧!

别人传给我们是我们自己的因果,我们不应该把我们的悲剧再延续给别人了。

再说的利益化一点,如果真的ADIS大暴发,国不堪此重了,那我们现有的免费治疗如何延续呢?

【据医生介绍每一位服药的A,国家承担的费用需要10万元左右】

我A了但是我绝对不去害人,我想别人也会尊重吧。

顺便说一句看到很多人在猜测这些人会是谁,这个我想不必要去乱猜吧,我写的当事人一定能够明白是他的。

如果你躺着被我上床了,那还真是不太好意思了!!!

最不安全的Z先生:约30岁左右,浙南某地级城市的生意人,开B字头的敞篷车,经常来杭州玩。

约炮了三次,全程无套。某次我高烧发热,他硬是带我去房,或许就是那次以制造了另一个悲剧。

昨天我还在微信上看到你上线,不过应该不在杭州,距离有几百公里。

咖啡馆里的H先生:某日在利星星巴克,你们三五好友围坐在一起,一看气场就知道是下午茶 。果不其然,微信传来了你Say Hi的声音。其实当时我并不是很喜欢你这款的,反而你边上那个年轻的是我的天菜(现在他应该庆幸没有微信)。不过你执着的约炮,还自觉的发来了你JJ的写真图。你还想方设法离开了,我们简单的开了一个钟点床。你感觉爽拿掉了套子,危险就在这里。

金融业的P先生:你提过的银行不是很记得起,依稀记得不是国有四大银行。人挺好皮肤白净,年纪你没说我也没问。约炮在你郊区的房子,有车有房你还真不算屌丝。我想你应该是安全的,套子隔断了悲剧。医生说接吻不会传染,不过就算是0.001的可能性,你都应该去检测,你早已经过了艾滋病窗口期。

睡眠中惊醒,发现没有恶梦,就是小小的声音都能够把我从眼眠中拉起,难道是怕就这样永远的睡去?

我的一生就这样在阴影中慢慢消耗。

花少来分析下,首先,一定要戴套,不管是谁来约炮,都必须这样,不管是高富帅还是一般人。其次,性伴侣要固定一些人,不要换的太频繁,尤其是一些不喜欢戴套的,一定不要去打回头炮。最后,约炮之前要向高手请教,了解流程,记得如何去选择约炮对象,如何挑选好的炮友。花少这方面经验丰富。其实也都明白,就算带套也不能百分百保证安全。

我就不告诉你们,看完文章后我吓了一大跳,连忙约一次炮压压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