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疑病干预>> 恐惧干预>>艾滋病医生:下列情况均不会引起艾滋病窗口期延迟推后导致转阳

艾滋病医生:下列情况均不会引起艾滋病窗口期延迟推后导致转阳

作者:徐医生     来源:浙江疾控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5月28日    点击数:

我很荣幸成为艾滋病防治社区的定期撰稿人。现在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特别多,不仅分布在医院疾控,网络上诸如艾滋病论坛贴吧也有很多。大部分恐艾症患者经常反复问同样的艾滋病问题。作为一个长期从事艾滋病临床工作的医生,打算集中做一个能够覆盖大部分问题的流水账,同时告诉对大家有益的真相。我还请更专业的艾滋病专家分享给你们一些看法,帮我补充艾滋病信息遗漏的地方。

 

首先,不幸的是,普通人群中有很大的一部分人对于HIV的传播的观点过于夸大。我认为这和关于这个病毒“天花乱坠的广告宣传”和媒体报道有很大关系。而真相是,HIV是非常难传播的一种病毒。和其他病毒相比(比如流感),它在外界环境中是非常脆弱和不稳定的。它需要基本上是近乎完美的条件才可能构成感染。所以,一个人是不可能从外界环境表面感染HIV的,比如马桶座,修甲/理发工具,淋浴室,饮料杯,牙刷,等等。病毒在离开寄主(身体)之后很快就失活了。这就是为什么从一个无生命的物体那里感染是不可能的。这也就是为什么暴露于对方生殖器体液的相互手淫无论如何都没有风险。这包括那些手上有口子的,破损的,倒刺等等。这些东西不增加任何风险,因为病毒是在寄主体外的,病毒失活了。不要相信在医院因为抽血被感染了,而需要去重置艾滋病窗口期。

 

 “延迟的血清转化”。我们都听说过很恐怖的故事,比如不知道为什么感染之后几年,甚至几十年一直检测为阴性而检查不出来。这就是一堆“你知道吗?。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仅仅是一个乡间传说。如果一个人感染了HIV病毒,实际来说很快就可以查出来(通常是高危后6周以内)。在中国艾滋病的标准中一直是以公认3个月将是最终的结果。如果3个月之后的检查是阴性的话那么这个人没有感染HIV。唯一的例外就是那些免疫系统几乎完全丧失的人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产生抗体。这些人包括极小一部分先天免疫缺陷的,和后天免疫缺陷的,比如接受器官移植的采用了免疫抑制药物的,正在接受化疗的,癌症晚期的,还有,没有免疫能力的人。即使这些人血清转化的“延迟”在医学专业领域也饱受争议。即使这些人通常也在符合3个月窗口期之说,但是为了保险起见,部分医生还是建议那些有免疫缺陷的人查到6个月。再没有其他人需要查到3个月以后。如果服用了阻断药物(PEP),那要在服用最后一剂PEP的6周到三个月之后艾滋病检测也就行了。

 

“自身免疫功能紊乱”。这经常和我上面所说的免疫缺陷混淆。自身免疫性疾病(比如风湿性关节炎)和由于化疗等原因造成的严重的免疫系统缺陷完全不同。自身免疫功能紊乱不影响艾滋病检测时间的指南,也不影响检测结果。作为中国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不能将免疫的任何词语和艾滋病挂钩,这会导致严重的恐艾症产生。

 

“血液到血液的暴露”。我们总能碰到这样的问题。HIV被列为“血源性病原”,这也就是很多恐惧来源的地方。简单来说就是病毒要进入血液循环系统。性暴露中,病毒通过阴道或直肠的的粘膜,这些粘膜有着丰富的血管,是病毒极易进入血管系统的通道。对于共用针具的情况,就是一个人直接将感染者的血液注入他们的血液循环系统中。这些情况和表皮曾所谓的“暴露”有极大的不同。不建议针对日常生活重置艾滋病窗口期。

 

有些人有个小伤口暴露于别人的小伤口。无论如何这都没什么危险。首先,皮肤是一个阻止病毒的非常好的屏障。皮肤有好几层组成,而一些伤口,比如小伤口等,可以很快地从伤口内部开始愈合。所以,即使是表皮的破损/破口,病毒也不能穿透足够的深度到达血液循环系统,这是构成感染的必要条件。在一些非常极端的情况下,可能会有风险,比如,交通事故中的两个人,身上有比较大流血的伤口,也就是通过很深的伤口暴露于别人血液的之中。然而,再重复一次,暴露于别人很少的血液,即使有个小伤口,也不会有风险。因为按照很多专业医生说法,也得需要满足很多条件。

 

医疗暴露。像抽血和静脉注射是不可能感染的。目前,医疗专业机构不会重复使用针具。主要是因为如果他们用的话,他们将要面对更多其他疾病的感染风险,所以他们不会那样去做的。其次,现在绝大多数的针具都是一次性的,上面有防错措施保证不能被重复使用。如果你担心这些,请把它抛之脑后,这是不可理理喻的。

 

艾滋病医生无论在现实生活中还是网络上都是帮助艾滋病恐艾症患者评估艾滋病风险的。针对高度焦虑相关的心理问题我们不接受。在我们告诉发帖者“可以脱了”的时候,人们往往还是有一点不安,但是这绝对没有必要。我们要保持原则,当我们告诉发帖者他们没有风险,或者他们完全排除了,我们就不会再说什么了。网络上有成千上万的艾滋病帖子可以搜索,但是已经不是能够成为脱恐的方法了。我们是艾滋病医生,不可能提供持续的心理辅导,持续的心理干预直至脱恐应该交给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医生们,他们负责为已经没有艾滋病风险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提供后续的心理干预疗程服务。当然我们知道来医院咨询艾滋病的人们都很焦虑,而我们有深表同情,但是不可能没完没了,我们也不够专业。专业的问题交给专业的人士,如果我们已经评估你没有艾滋病感染风险,你还在内心极度痛苦,影响生活。请选择诸如恐艾干预中心等专业的恐艾症治疗机构进行脱恐,重回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