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在线咨询>>正文内容
         

张老师你好,我因为三年前在公共厕所打飞机,一直恐到现在。这期间,我几乎咨询了网上所有知名的艾滋病专家,他们都说我没事。有好几个专家都被我问烦了,让我去找精神科大夫,找了精神科大夫,他们和我谈了五分钟,就要给我开药,我问他们艾滋病知识,他们一点都不懂,甚至还有一个精神科大夫说,想检测就继续检测呗。可怜我已经检测了十七次了,还让我检测,他们真的无法理解我。我咨询艾滋病专家,他们很多不了解心理,咨询精神科大夫,他们又不懂艾滋病。我在想如果有一个又懂艾滋病又懂心理治疗的医生该多好啊。有一次在中南医院桂希恩教授和我说,国内有一个专门做恐艾症群体的机构,这才找到你们啊,找到你们真的很不容易。详细打听了你们机构的背景,知道你们是做艾滋病防治的医生,又是做心理的医生,这么多年我走了很多弯路,很想哭出来。我知道自己在公共厕所打飞机已经不可能感染艾滋病了,但是艾滋病这几个词语总是每天在我大脑里面反复出现。请问我该怎么做,需不需要到你们成都来看病,我想快点见到你们,再这样下去,我的家庭就毁了。家人已经被我折磨的死去活来,我死一万次也不够,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扔下他们,求求你们帮帮我。


留言时间:2018-06-12     留言人:小毛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您好,您写的很多,老师认真看了,很高兴像桂希恩教授这种级别的专家还能记住我们,很多年以前和他老人家一起探讨过关于艾滋病还有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问题。老师特别理解您,虽然说世界上很多学科都有交叉,包括艾滋病刺激和心理应激是可以集合在一起的,不过毕竟因为一个偏向于心理,一个偏向于特种医学,属于公共卫生。而且医学本来就以严谨为主,而心理相对来说宽进严出。您说了这么多,老师也只看到您说了您是打飞机,打飞机我们也很清楚,这个没问题想,相信您自己也很清楚,但是您是否也想过到底是什么深层原因将您自己和公共厕所打飞机捆绑在了一起呢。老师不了解您,无法给您做到精细的评估,老师特别理解恐友,您越是想去对抗,也就越容易把自己陷入了自己给自己构架的痛苦。您现在担心的问题是自己给自己的痛苦,但无论怎么样,先尝试去调整自己的状态吧,如果您真的需要得到我们针对性的帮助,建议您可以选择一个老师进行认真沟通,在真正沟通了解以后,才能给您具体的建议。毕竟恐友们很多到处乱搜乱看,反复汲取一些没有意义的知识点进行混杂,对自己的伤害是非常大的。


回复时间:2018-06-12

推荐图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