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担心艾滋病初期症状 不如用恐艾干预改变恐艾强迫焦虑

担心艾滋病初期症状 不如用恐艾干预改变恐艾强迫焦虑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7月08日    点击数: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之所以不能脱恐,除了有部分因为焦虑强迫产生了诸如艾滋病初期症状等神经症躯体化障碍。其他很多都是长期在网络上接受各种生理心理的荼毒,最主要的是这些毒素积累长久形成了万一的理论,凡是都把自己考虑成那么人中龙凤的万一个体。就像无论艾滋病医生多么去给大家去保证某位艾滋病恐惧症他已经没有感染的风险了,可是当艾滋病恐惧障碍强迫焦虑一旦上脑,就愈发不可控制的去反向证明。比如说,有的恐艾症患者认为医学没有百分百,医学都是按照概率来进行分布的,艾滋病窗口期不可能3-4周内囊括所有的人,那我就一定是那个最倒霉的例外,以此类推,那么各种不好的事情都将会在我的身上出现,继而变得更加的纠结。这种情况,在没有什么信仰的国人身上经常出现,没有信仰,很多人在网络上当喷子,没有信仰总是把自己看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没有信仰总觉得,冥冥之中的不合理都必须由自己去承担承受,否则为什么现在这么痛苦。按照道理,生理没有问题,不就不应该这么痛苦了,可是忽略了这样的一种痛苦是由于心理障碍导致和影响的。对于每个恐艾症患者,在合理的恐艾干预引导下,逐步感受生命之动力和什么才息息相关,如果人一旦人们过分执着它就会变成一种对心理的桎梏,您会发现自从开始恐艾以后,饭也不香了,觉也睡不好了,尽管拿了很多张阴单,也找了无数个专业权威的艾滋病医生。在被安慰后是舒服了好一阵子,但是过一会儿又会倍感意志消沉。反反复复加剧了对未来探索的迷茫,同样增加了挫败感,最后在不断失望的重负中萎顿。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非常平凡的人,也许大家觉得伟人特殊,事实上伟人同样有着他的平凡。真正的定义是“平凡的即是伟大的”,真不要去想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是自己所遇到的,可是很少有人接受恐艾干预脱恐疗法,总是觉得自己所想的就一定是正确的,可是那不过仅仅是心境体验的表面现象。

经常会听到恐友们在进行恐艾干预一对一的时候长叹:张老师不是我不想快乐,如果谁能彻彻底底的告诉我百分之百没问题,我就能够快乐。然后老师反问道:通过艾滋病风险评估以及恐艾干预评估,你已经可以确定没有感染风险,并且通过分析表明问题都是来自于心理,那你快乐了吗?后者便默不作声,因为他自己也很明白,他自己的问题的确和艾滋病没有任何关系了,但是因为缺少心理学的基本素质和了解,他不得不按照自己传统的思维来考虑太多所面对的问题,特别这些问题都是可以足以颠覆他整个人生的。女人们会为了自己孩子担心,男人们则是为了自己罪恶和懊悔而纠结。其实对于快乐那真不是别人给的,也许在一定时候,恐艾症患者总是被恐惧蒙蔽了双眼,特别是在没有人带领的情况下,就如同浮萍一般,自由飘逸在想象之中。断线的风筝,你根本不知道他会落在何处,越是慌张的心态,越容易产生类似艾滋病相关的症状,越是容易焦点化自己。学着去相信你觉得足以信任的人,这种关系不应该建立在网络上。面对面的去了解,去感受同别人身上感知到的正能量,说不说在于别人,接不接受更多是自己的事情。其实只要愿意,你可以随时调换手中的摇控器,将自己彻底放在一种相对放松的状态。但是如果真的是在网络起起伏伏,或者没有一个较为高的信任度,就会发觉自己总是为了证明一个东西而去拼命论证,然而越去论证也是将自己陷入了一个很大的深谷。

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到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总是喜欢哀叹,我身边的朋友每天都在玩,玩得死去活来,他们从来都不担心艾滋病,那为什么我就和他们去了一次就这么恐惧艾滋病。这个原因很多,细细分析几天几夜也不一定说得彻底。但是有一点,但凡真正恐过艾以后,人对自己的自律行为有了非常明显明确的加强,因为行为如果没有约束,就会导入反复复高和复恐的轮回之中,这种痛苦相信在很多恐艾症患者曾经有过多次性接触后心理进一步恶化,应该是最有心得的能够感知。反倒是有过一次经历便开始调整自己,以后的生活工作都有了一个较大的提高,这种对生命对人世的感悟那真不是其他的经历所能拔高到的高度。有人说人生下来是为受罪吃苦的,这或许是一种极其悲观的说法,就像《西游记》里唐僧师徒为取得真经经历了大大小小八十一难,最后终成正果,现在你所感知的这种痛苦只是为了未来你能更好的享受生活,享受幸福!人生的逆境是一种难得的砺炼,正如古人所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所以动心忍性,行夫乱其所为。”至少现在仅仅是对艾滋病的恐惧,恐惧促使产生了艾滋病高危防范意识,这不是上天为了惩罚你,而是真正的在渡你。

   也许每天还是每天,极其平凡的每天。当以前觉得艾滋病突然离自己很远,现在却发现它就在我们身边的时候,一种自我规范也就油然而生。就像一位成都面询的恐艾症患者所说,以后再也不敢去九眼桥的酒吧玩了,更不敢去“捡尸”了。至少,永远永远,不会在喝得酩酊大醉的时候,随意带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回家;至少,永远永远,不会在玩得兴起的时候,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同样,在二十多岁的人生岔路口,展望未来,也开始思考人生的真谛,什么是真正的安全和幸福,酒精或者性发泄以后,那些无尽的空虚感,永远比不上心中那份真正的安静,安安的实在,和一种真正用恐艾干预后所得到的心得来武装自己的恬然和镇定。


上一篇:如果你恐艾了许久 请默默读完再感悟脱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