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心理干预>> 恐之明灯>>如何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感到不孤独 更有效率的去脱恐

如何让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感到不孤独 更有效率的去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08月01日    点击数:

对于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来说,大部分人都非常深知在网络上反复搜索艾滋病信息导致精神中毒,延误正常的脱恐效率。大部分人也非常深知在一个诸如艾滋病论坛这样开放性网络平台上大家没有任何道德约束,没有任何规则左右,带着网络面具天南海北的相互对比着所谓的艾滋病初期症状,相互探讨着艾滋病在医学解释上的种种矛盾点,据理力争所导致的心理情绪出现大幅波动,产生极具的痛苦感。大部分人更是害怕突然出现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士在开放性的论坛贴吧发表一段耸人听闻颠覆人类对医学普遍认识的常识言论以后,好不容易潜伏在艾滋病恐惧症的开放平台得到一些志愿者安慰,在一两个月的蛰伏中,感到心情尚有一点点恢复。突然又被网络言论艾滋病窗口期可达半年以上,艾滋病出现变种,以及某地婴儿莫名感染艾滋病的信息重新给吓了回去。

既然大家都很明白选择网络进行脱恐,属于一种饮鸩止渴的方式,那为什么还有很多恐友却含着眼泪,也还游弋在网络平台上进行反复搜索,与自述自己已经脱恐的网络志愿者和尚未完全脱恐的其他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消耗一整天的时间大谈艾滋病相关的讯息呢。最根本的原因就是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感到的孤独感和恐惧感。在选择到底是最终自己时热闹的被吓死,还是独自消沉下去,更多人都是选择了前者。外行看热闹,在熙熙攘攘妄图通过网络进行艾滋病恐惧症脱恐的恐友里,大部分都觉得只要自己和别人多交流艾滋病,多了解艾滋病,自然而然的就能脱恐。却殊不知,在每天完全的泡在网络上,却逐步形成了依赖于网络的习惯。就像艾滋病检测一样,本来正常的恐艾人群仅需通过艾滋病窗口期后的1-2次艾滋病检测足以脱恐,然而有部分进化成了恐艾症的人群,却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再想去检测的冲动,这就形成了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一再强调的惯性意识,或者称之为思维惯性。一旦养成了行为习惯,再用恐艾干预方法去强制改变,就会变得相对更困难一些。而停留在网络上寻求热闹的光景成为了一种习惯,突然强行的封锁上网行为,却会给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带来断崖式的心理落差体验。所以我们在一开始就要通过其他方式消除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孤独感,让其形成良好科学脱恐的习惯。而不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可能感染艾滋病了,却还无法从根本上脱离网络开放平台。甚至部分恐友都开始以志愿者身份自居,以给自己继续留在开放性平台一个正常的理由,却也是无法掩盖其形成了一种寄生于恐艾平台的行为惯性。这不是真正的脱恐,真正背后的动机还是希望通过网络平台汲取更多的安全信号。然而,作为一个负能量严重超标的恐艾开放平台,每天涌入大量带有负面情绪的新人,每天爆出各种惊悚和过分的说法言论,负向吸收绝对是大于正向安全信号的。那么一直待下去,负大于正,最终的结局是什么,想必有忧患意识的人心中是十分明白的。

那么在一开始就应该怎么去给自己规划脱恐步骤呢?那么我们就得从解决恐惧形成的孤独感开始说起。张老师其实很想问大家一句话,有没有比感到孤独更糟糕的事?也许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说,只要不感染艾滋病,那么让我当天煞孤星孤独一辈子我都愿意。但是在我们深入的和我们一对一系统预约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就恐惧进行深入探讨的时候。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最终在多次沟通中明白了一个问题,艾滋病恐惧看似是一个关于死亡本能的问题,实则最终是一个关于孤独的话题。就如同晚期癌症一样,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宁可选择感染其也不愿意选择艾滋病,这是出于什么目的,难道这不也是一个涉及到死亡的过程么。最终我们得到的结论就是怕万一罹患艾滋病后,所遭受的被他人歧视,被他人抛弃,被社会所不认可,多项社会功能被剥夺的恐惧感。最终也得到了一个结论,孤独比死亡更可怕。原来,在艾滋病恐惧的深层意义上,孤独恐惧所占据的比例远远高于死亡一词。

那我们应该怎么消除我们的孤独感呢,特别是在涉及到艾滋病话题,根本不好与亲朋好友进行探讨宣泄,因为无论是谁主动谈及这个问题,只要不是专业的艾滋病防治背景人员,都极有可能被别人认为是相关当事者。相关的压抑一直积累在心里没办法纾解,是极其容易由朝外发泄转化为朝内发泄,最终导致真正的心理障碍。这也是为什么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恐艾以前从来不会觉得自己心理有问题,然而自从经历了艾滋病刺激以后,就发现自己怎么就是一个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就发现怎么自己一身的艾滋病初期症状呢。

以上,都是孤独给予我们的,我们害怕孤独,害怕被抛弃。特别是没有人理解的情况下, 孤独就会促使我们认知发生了很多不符合常理的改变, 使处于当事者的我们不理性地行动,或做出一些不合理的行为。而恰好在这个时候,拥有丰富艾滋病防治经验的心理老师就起到了一个陪伴,认同,知识辅助和消除孤独的作用。

另外有一种消毒孤独感的方式就是及时抽身,因为几乎每一个人在受到艾滋病刺激,担心感染艾滋病的时候,都会产生相关的应激反应。那么在第一时间通过网络搜索,寻求一些所谓的知识方式在所难免。然而及时抽身避免越陷越深就成了中期主要的工作。如果通过网络获得一些最简单的知识以及关于艾滋病恐惧圈的一些常识,那么就应该给自己选择一个自认为最靠谱的艾滋病医生进行艾滋病风险评估,而非为了自己的安全感,一口气找上几个。再通过和艾滋病相关医生进行了彻底沟通,并且被自己唯一所信任这位医生给明确以后,就应该着实退出开放性的恐艾论坛平台。毕竟,网络流言相对于一位拥有高级学术的艾滋病治疗医生来说,都会出现疑惑,何况还是普通恐友。在这个时间段,就应该大幅减少搜索,并且逐步退出艾滋病恐惧圈。如果艾滋病医生都已经明确告知了本人没有什么艾滋病感染风险,还在纠结“万一”,生活工作受到影响的话。那么就要考虑是否是心理因素在根本上影响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本人的判断,这时候,就应该转入专业的恐艾干预机构或实地心理机构进行心理评估,采用脱恐方法来干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