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拼命掌握艾滋病知识那并不是恐艾症脱恐的方法

拼命掌握艾滋病知识那并不是恐艾症脱恐的方法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8年10月07日    点击数:

今天是国庆大假的最后一天,首先希望恐友们在今年的最后一个季度都能脱恐成功。

这几天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官方群和公众号上又有不少留言,绝大部分留言都是有关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的,其实这个感染风险评估真不需要人来回答,记得很早以前中国性病艾滋病防治协会下属的一个网站就有自动测评概率评估风险的软件,已经非常准确的反应出大概的概率范围。在咱们中心官网上右上角的搜索区域搜索“评估”二字,也能找到一篇艾滋病感染风险临床评估的最新版本,最早的版本是吴焱老师提供的,后来根据目前最新的一些数据进行了修正,如当年的艾滋病感染人数分布,如男同和性工作者检出率等等。就像近几年最新的性工作者和男同艾滋病感染检出率在9月末的那篇干预笔记中数据写得很明确。

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不缺乏艾滋病知识,这是艾滋病防治圈的专家达成的共识,相反,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知识储量虽然不够精纯,甚至有些是矛盾的,但从广度来说,甚至超越了部分基层的医务工作人员。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总觉得艾滋病知识懂得越多,越容易脱恐。这是脱恐过程中最大的错误,艾滋病知识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恐艾症患者的焦虑体验,但是这个仅仅是暂时的。在整个艾滋病恐惧脱恐所需要消耗大量资源的过程中,艾滋病知识的学习最多占据20%的能效值,也就是说就算把自己学习武装到比专家还专家,也只能脱恐二成。这也就是,在网络上当不当志愿者和脱不脱恐没有关系,自己痛不痛苦难不难受和自己是什么角色也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凡来源于心理深处的矛盾,都可以以各种万一假设的极端可能性被恐友们唤起,以至于到处可见的都是各种做着天方夜谭假设的案例。但是这个也值得我们其他恐友警惕,当我们在觉得其他恐友低级恐的时候,很容易在自己做相同行为的时候被带动恐惧,这种称之为叫做恐惧传染,都是属于心理的问题。比较典型的就是,看到别人无脑恐惧针头,恐惧护士,恐惧日常生活,嗤之以鼻,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却发现自己的艾滋病知识掌握的已经足够深了,然而自己却疑惑自己也开始恐抽血,恐日常,恐护士,艾滋病恐惧症需要解决的本质问题就在于这块,而非单纯的不断向恐友告知基础知识。因为恐艾症患者都称之为恐艾症,大多数都有网络搜索史,在网上看了大量的文章和知识点,缺的不是艾滋病,而是一份安全感。

所以我们在进行恐艾干预脱恐的时候,要以自己为模板给予恐友更多的安全信号。就像老师在和系统预约恐友进行沟通的时候,会问他是否对我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有所了解,是否对本机构的医生老师们和平时的工作事宜有所了解。如果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对我们机构的名称都不了解,到底在全国属于什么样的位置都不清楚,我们一般是不建议其来做一对一干预咨询的。因为这样是事倍功半,恐艾干预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是一个逐步发力的过程,没有人能够单凭“以人格担保保证你没事”这样的话来脱恐。毕竟冰冻三日非一日之寒,我们人还不足以以个人的思维代替了整个世界的客观。也许我们的一些思维在工作中用起来得心应手,但是在当我们心理受到刺激以后,我们也应该寻思用一种适应于当前状态的方式来应对,如果还是按照我认为,我感觉,我觉得这样行的方式来,就很容易误入歧途。

在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所接待的恐友中,实地经过疾控中心推荐而来的恐友干预效果起效是最快的,然而通过网络来的恐友起效相对就慢了很多,因为在网络上中毒太深,心态浮躁;受到网络主流思想影响,喜欢走捷径;网络上太多东西都是假的,对任何东西都抱有怀疑偏激的态度,这在无形之中信任感就很难以培养。特别在前期的相处过程中,恐友和医生老师打好的基础越稳定牢固,那么他脱恐的效率将会越高,这也是每一位想来预约的恐友都有必要我们在艾滋病恐惧症干预研究方面给国家所做的贡献。而不是说老师我希望我能够快点脱恐,那就能快速脱恐。一切结果都是受制于一些条件,如果我们能够好好的静下心来,解决这些抑制我们脱恐的条件,那么我们就能将原来可能需要花好几个月时间来完成的事情,变得效率更高一些。

毕竟,艾滋病恐惧症的心理干预,它需要双方共同努力的付出。咨询老师们消耗了大量的脑细胞,伤害了大量的神经末梢,而且这样的损伤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同样的,恐艾症患者也得下定决心,跟定一位老师以后,真诚并且把自己交出去,就按照老师所给予的评估建议和具体针对的方法去前进了,真不能再像一个“巨婴”一样,理所当然的按照自己所认为的感觉走。相互之间的了解身份和推心置腹,相互之间制定共同的契约,相互之间的接纳包容,是恐艾症恐友脱恐的最关键的一环。希望恐友们不要再觉得以上这些都是靠问两个问题就能形成的,希望更多的恐友都能少走弯路,都能在现实生活中找到一位真正能够帮助自己的专业权威人士,带着自己飞出这段人生最难过最难过的痛苦之期。

恐艾干预中心与您同在,愿您在正确的脱恐道路上越走越顺利,愿您能够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安宁和笃定,祝早日脱恐成功。

(第五届全国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