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反复分析艾滋病症状不科学 陈晓宇谈如何摆脱恐艾症

反复分析艾滋病症状不科学 陈晓宇谈如何摆脱恐艾症

作者:陈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09月12日    点击数:

大家好,中秋快乐,我是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副理事长陈晓宇医生,在这个阖家团圆,分外明亮的节日里,首先祝各位恐艾症恐友们节日快乐,早日脱恐成功。回顾陈医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二十年,以前都是艾滋病感染者来找陈医生的多,可到了现在,百分之七十都成了恐艾症患者,远远超过了艾滋病感染者。因为陈医生既要帮助关怀和照顾艾滋病感染者,也要帮助干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陈医生想说,和艾滋病感染者相比,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幸福指数差了很多,痛苦程度则更大,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因为长期恐艾产生了严重的心理障碍,生活工作学习社交的基本社会功能全部丧失。

(图片:祝各位恐艾症恐友中秋快乐)

看着现在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越来越多,陈医生心里也不是一个滋味。网络对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伤害是巨大的,但是也并没有达到那种无法脱恐恢复的地步。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迟迟无法脱恐,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没有办法通过网络建立有效的绝对的安全信号。以至于在网上进行艾滋病感染风险评估后,或者进行了艾滋病抗原抗体检测,甚至是三番五次的进行RNA检测以后也没有办法彻底脱恐。

也许被安慰了几句以后,觉得心理舒畅,也许在进行艾滋病检测拿到阴单以后,觉得又能回到过去的日子了,非常快乐高兴兴奋,一下子放松了。可是有不少恐友却发现,在开心了几天,几周或者几个月以后,内心又开始犯嘀咕,有意无意的想去关注艾滋病,有的因为重新开始去搜索探讨艾滋病复恐,来来回回的痛苦和波动让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丧失了信心。这些都是没有彻底脱恐的表现,这些就是缺乏有效安全信号的表现。

那是不是真的没有脱恐的办法了吗,答案显然不是这样的,因为有很多恐艾症恐友,每天关注陈医生,定期和陈医生进行一到两个小时的深入沟通。一方面自己在努力的纠正错误的脱恐方法,另外一方面接受着陈医生的恐艾干预经验。既靠自己的一己之力,也靠了陈医生的披荆斩棘。随着和陈医生深入的了解,安全信号越来越足,脱恐也就自然水到渠成了。

记得一位恐友,陈医生第一次接到他的电话时,他问:“陈医生您说我真得能彻底脱恐吗?”几个月后,再谈及第一次来找陈医生时说的这句话,他自己都笑了,并且直言自己因为长期呆在网络里面,对各方面的信任度越来越差,已经没有信心。

“我是一个不容易相信别人的人,特别恐艾以后,更不敢把自己的心里话随便给谁说。但有一次看到一个人在网上给恐友解答,感觉分析的头头是道,看似非常专业。我就私下联系了他。他告诉我说他自己是专业的医生,能够帮助我。为了证明他真的是医生,还发了一张戴着口罩穿着白大褂的照片和一家医院门牌的照片给我看。当时我觉得穿白大褂就是医生,深信不疑,并且给了他不少红包。但是每次咨询他都只是告诉我没事,也没有给我说方法,咨询了好几次,感觉也没有什么用,后来在其他的恐友那里得知,他竟然是一名恐友。我不相信,去质问他,他还是一口咬定是网络上诬蔑他。我要求他提供他的名字和单位,他就开始支支吾吾,避重就轻,后来我在联系方式里面都找不到他了,应该是把我删了。自从这次受骗以后,对网络的信任感就更差了,恐艾症也就变得越来越严重了”。

当这位恐友将他迟迟无法脱恐的原因告诉陈医生时,陈医生反问他难道不怕陈晓宇也是这样吗。他说这个不会,他已经关注陈医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经常看到陈医生发各种工作生活照片,和艾滋病感染者和恐友互动,他对陈医生有一定的信任度。事实上他真正的对陈医生信任还是有一次出差来了四川,约了陈医生面询,当坐在陈医生办公室里,紧紧握住陈医生的手,表示陈医生不再是一张图片,一个名词,而是一个真正的人时。陈医生才真正的感觉到他的那份信任和真诚。果不其然,后来这位恐友明显的进步了,因为和陈医生建立了关系,自己曾经在网络上受到的不信任创伤逐步被修复。几个月后,他彻底脱恐成功了。

(图片:陈晓宇医生接受恐友赠送的锦旗)

真正的信任和了解,并且以此建立良好的关系是脱恐的关键点。网络上是是非非,暗流涌动,并且说法都各有出入,有安慰别人的,也有恐吓别人的。让陈医生瞠目结舌的是,去年二月份有一个恐友还在陈医生这里恐得寻死觅活,但是三个月以后已经开始在网上声称自己科班出身非常专业,并且有了一大群拥趸,开始建脱恐网站,公号,卖试纸,做得有声有色。可是没有经过系统的艾滋病防治实践经验和受训经历,也没有心理干预的培养成长背景,所有知识都是来自于网络传播,这个能真正做到让恐友脱恐,或许值得打一个问号。

经常有恐艾症患者给陈医生留言,说网上的人太多了,容易挑花眼,怎么才能找到一个信任的人帮助自己脱恐呢。那就是作为机构和团体,肯定有自己的地址和座机号码,作为个人,肯定有自己的姓名和单位。无论是谁但凡从事艾滋病防治的工作或参加过艾防志愿工作,都会有很多丰富艾滋病相关经历的照片和其他诸多的证明。网络上形形色色,键盘侠千万百万,谁都可以自封专家,无论其说得多么专业,但如果连几张照片以及佐证都没有,那恐友们就得自己多留几个心眼了。陈医生不希望恐友们受到二次的伤害,也希望每一位恐友都能从一开始就能找到一位足够信任,足够关心他的医生或者专业人士,帮助他彻底成功。

陈医生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二十余年,过去经历一点一滴,全部都有照片和故事,历历在目,如果你愿意了解陈医生,会在陈医生这里看到丰富的人生剧情。陈医生以后会做一个陈医生说的栏目,说说陈医生自己与艾滋病工作的故事,与艾滋病感染者的故事,与艾滋病恐惧症恐友的故事。

只有对陈医生更熟悉,更了解,陈医生的帮助对各位恐艾症恐友才会更有效,才能给予恐艾症恐友们更多的正能量。帮助恐艾症恐友们彻底走出恐艾症。为什么陈医生帮助了很多恐艾症恐友脱恐,那就是彼此的信任了解,以及心与心之间真诚坦荡的交流。欢迎各位来四川,陈医生作为乐山大佛守护者,为你们祈祷和祝福。

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陈晓宇再次祝各位中秋节快乐,早日脱恐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