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恐友心得>>我曾怀疑过恐艾干预中心 感激有这么一次面询脱恐的机会

我曾怀疑过恐艾干预中心 感激有这么一次面询脱恐的机会

作者:恐友小刚(化名)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22日    点击数:

前几天来自海南的黎黎(化名)为了彻底摆脱恐艾症,专程坐飞机从海南赶往四川,找到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陈晓宇医生进行面询。通过陈医生用心的帮助,黎黎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帮助,特别是深夜凌晨,陈医生还在车站等他到来,怕他人生地不熟,让他非常的感动。陈医生不仅艾滋病防治经验丰富,心理干预技巧独到,还给了他很多其他地方所感受不到的正能量。在离开这座满满佛性的城市以后,黎黎觉得自己的人生彻底发生了变化,便在离开乐山去双流机场的路上写下了一篇几个月恐艾之路的脱恐感怀,转交给了中心助理老师,希望能够得到发表,以帮助更多的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指明方向,早日脱恐成功。

文章自从发表以后,得到了很多恐友的点赞,但是也有一部分恐友持怀疑态度,特别是一部分执念于网络的恐友质疑,这真的去一下四川,就能得到陈晓宇医生细致入微的帮助吗,就能脱恐吗。甚至还有恐友觉得这是机构自己杜撰的宣传文章,这其中包括来自贵州的小刚(化名)。小刚在文章下发表自己的看法,他并不相信这是恐友真实的故事。他说,这看起来就像是一篇小说一样,陈医生这么知名和忙碌,哪有时间深更半夜在车站等自己病人的。中心给他反馈的意见是没有真正的体验,也许没有办法真正实地感受到专业和正能量,很多恐艾症恐友都是实地切身去感受陈医生,接受陈医生的正能量场以后,逐步开始积极行动起来去改变自己脱恐的。为了验证自己的假设是否正确,也为了自己能够找寻到脱恐的方式,小刚下决心从贵州来四川,亲自感受一下。没想到这一感受不要紧,到最后要离开陈医生返回贵州,小刚依依不舍,当场泪下,遂也写下一篇自己的脱恐心得,以下我们看看他怎么说的呢。

我是来自贵州的一名恐友,我为什么会恐艾呢?我说说我之前的经历,在几个月前我去了一次娱乐场所找了一次姑娘有性接触,回来就开始恐艾,怕得艾滋病,当时就顺便用手机在网上搜了艾滋病感染会有什么症状,看到很多症状都是得艾滋病会产生的,心里很恐慌,就这样头晕脑胀的过了几天,上班上着也没有精神,也是在搜关于艾滋病的知识,控制不住。后来艾滋病初期症状一个接一个的来了,身上全身抠,头疼,感冒,当时心里认为自己真的感染艾滋病了,便无心工作了。

这时候开始去检测艾滋病,第一次检测艾滋病是在半个月,结果是阴性,看见了结果开心了几天,但是这样日子没有过了几天,我又开始在网上搜窗口期了,网上什么说法都有,导致了我更加的紧张恐慌。有的说是42天,三个月,看到贴吧里面还有说半年的,我又开始焦虑,失眠和头疼,更怕了,又继续去检测艾滋病了,就这样我一个人分别在不同的医院检查了五次,最后一次结果是第70几天吧。

在最后一次去检测艾滋病的途中,我失眠严重,开始感觉到对网络依赖过度,觉得自己可能心里也不正常。便开始搜失眠,心情还是很焦虑,很想摆脱那种感觉,就在网上搜了一家医院去看看,去了医生说我这是植物神经紊乱造成的失眠,焦虑,给我做了很多我不知道的高科技项目,就这样两天时间,花了好几万,我的失眠状态并没有改善,变得越来越焦虑了,我没有再进行下去了,我想想我是恐艾,如果我再检测艾滋病是不是就排除了,然后去在我最后一次检测的医院再去看看拿了结果看了我是不是就脱恐了呢,结果拿到了一看还是阴性,当时觉得自己终于脱恐了。之前长时间紧张压力下导致自己的睡眠,自己东想西想得,觉得应该可以放松了。可是没过几天,发觉还是会失眠,还是恐惧症状,又在网上开始搜失眠的原因有哪些了,这样那样的,什么都有,甚至又看到说感染艾滋病还要失眠,我都感觉自己快疯了,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又继续到处求医。

我非常懊悔去娱乐场所那一次,觉得自己人生真的毁了,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脱,检测艾滋病难道不能脱吗?心里还是在想关于艾滋病的那些,还放不下,在这里我要说一下,有跟我一样恐艾经历的朋友,一旦在窗口期检测没有问题,一定要早一点选择恐艾干预,不要像我一样,又走错了路,后来在朋友说教下,说带我走出阴影的方式就是再去玩。我自己也不甘心去了一次,就把自己毁了,接着又去复高好几次,我现在都记不清楚了一共又去了多少次,总得应该是不超过十次,不过每一次我都有安全保护措施的,虽然知道自己不会感染,也没有再去检测艾滋病,但是为什么脑子里还有艾滋病三个字呢,为什么回不到以前那种感觉呢,这样的我一直处于堕落的状态,天天乱想,天天除了上网搜索就是睡觉,我已经看不到任何希望了。

又过了好几个月,真的觉得自己都快疯了,心里也怕这么去复高自己会疯,我不想这样啊,我慢慢知道自己的病根在哪里,是我的心里面出现了问题,检测那么多次艾滋病都没用,吃了那么多补品都没用,觉得要把心里的问题处理掉才行,可这个茫茫网络中又应该去找谁呢。偶然我在网上看到一篇成都干预脱恐中心(纠正:应为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文章,写的恐友脱恐需要注意哪些事项,算了下,我一条都没有做到。我继续在这个网站学习,有一些提高,但总觉得离脱恐还是差了点什么。

我通过中心预约了陈老师,跟陈老师通过了一个小时的电话沟通,感受到了陈老师满满能量和关怀,觉得他能够帮助到我。后来看到有海南恐友去四川找陈老师,得到了很好的帮助,又怕文章是他们自己写的,去了四川不仅浪费时间又没有啥收获该怎么办。思来想去,我觉得陈老师是唯一一个可以把我从这个深海下面拉上来的人,因为跟他通过了一次电话,我已经开始走出门了,不再在家天天睡觉乱想,也开始去跑步了。咬了咬牙,我决定了去四川找陈老师面询,辗转了几次车,我终于到四川乐山了,见到了陈老师一眼。我从心里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的那种魅力,那种正能量,再看看我自己满身都是负能量,哎。

陈老师带我走了走,跟他在一起感觉到了真正的安全感,他是一个有爱心的人,我们在街上路过看见残疾人通过自己的歌声表演来生活,陈老师去捐了钱,我也捐了6块,这让我想起了以前的我,以前看见这些也经常捐,最多的是50块,这又让我感觉了我还能帮助别人,看见残疾人心态都这么好,我为什么不行呢?我心里坚强了点,老师亲自把我送到了酒店,他才回家去,这时候已经很晚了。

第二天陈老师通过几个小时的干预把我还不解的问题给我梳理了一下,我把我所有的疑问都说出来了,陈老师用他二十多年对艾滋病的专业知识,以及身上的正能量让我顿悟了。我只需要认真地聆听,去认知他所说的话。就这样,他的话,他的那份深切的关怀让我感觉我的人生有希望了。以前那一份工作的干劲快回来啦,心情也好了很多,后来在陈老师的建议下还去了乐山大佛逛了逛,相信这个全世界最大的佛一定能够保佑我的愿望。看一切的风景都感觉是那么的美好。第二天我准备回家了,在走的时候是对老师我真的是依依不舍,我还有很多话想对他说,那就只有留到我彻底脱恐以后了。
   最后我真心要感谢中心,感谢陈老师,我心里默认的干爹,因为经历这一次恐艾除了我爸妈,没有人这么关心我,包括我坐车到哪里去了,上车没有这些。写到这里我眼泪掉下来了,当一个专业的医生能够对我这个普通恐友做到这些田地,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我相信那位海南的恐友,他的感悟是真实可信的,因为我也感受到了在其他地方感受不到的温暖。老师对我的无微不至的关心,让我感觉了自己又多了一个亲人,我会听陈老师的话,以后工作越做越好,为自己加油,也为他对我的付出做出承诺。

陈晓宇医生陪同恐友小刚(化名)一起吃四川特色钵钵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