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肺炎疫情下恐艾症患者需要如何来提高认知用于脱恐

肺炎疫情下恐艾症患者需要如何来提高认知用于脱恐

作者:张老师     来源: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20年02月12日    点击数: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自1月底至现在,对中国人的影响是巨大的,当然对于恐艾干预中心,更多是关心艾滋病恐惧症在其中受到的影响。大部分恐艾症患者因为都是过去或现在对艾滋病有着刻骨铭心的恐惧,本着优先处理最糟糕至极的结果,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并没有从疾病本质上增加恐艾症患者的恐惧,但是因为疾病预防的交互作用,有不少恐艾症恐友倒是因为不断披露的新闻信息,引起了一些波动。这个问题,在张老师最近做疫情防治公益援助以及一对一恐艾干预个案中,都能听到相关很多的疑问,在这里也顺带给其他恐友说说。


    (图片:心理援助热线现场 带着口罩反复接电话真的挺闷)


恐艾症患者中大概有99.9%都有过艾滋病检测史,当然很多恐友都是检测了好几次以上,有去医院疾控检测的,也有在网上买自测试纸检测的,甚至还有花重金进行多次核酸检测的。最近新闻中一直有报道肺炎核酸检测不准确的,就开始有恐艾症患者怀疑艾滋病检测也会有大量的不准确性,这里简单说一下,当前的肺炎疫情,因为病毒最近才新发现,并且进行了病毒基因测序,核酸产品是分秒必争赶出来的,一切都是在和时间赛跑,一个成熟的检测产品研发周期越长,产品相对越稳定。基于现实条件,目前核酸筛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者并不能做到百分百确定,但是能在这么短时间能推出这样一个快速检测的产品,老师觉得这个已经是大功一件,利国利民。但是这个和艾滋病检测没有可比性。毕竟艾滋病检测这一系列的产品是进行了大量的实验,累积了非常多的时间去反复验证的,国家也从前几年在逐步推广,总体准确率是非常高的。


每次疫情爆发,都会有一些谣言四起,普通民众很多并没有判断的原则,听风就是雨,以讹传讹。今天在网络上听到某专家说的是这个消息,明天在网络上听到就是某某专家说的是那个消息,专家之间的话语也存在了矛盾冲突,最早有专家说有限人传人导致了很多民众被误导,前段时间的又有抢双黄连事件还历历在目,大家对于专家的各种说法也是不知道该怎么选择和判断,导致了内心矛盾冲突。同样在艾滋病临床知识和流行病知识领域里,也会有不同的说法,比如说艾滋病毒体外存活时间,艾滋病病毒传播途径,艾滋病窗口期以及艾滋病初期症状等等,参考不同专家老师的论点,得出的结论都有差别。我们还是那句话,大家其实没必要在网络上反复去搜寻无穷多的知识,艾滋病知识搜索的越多,看的越多,越容易混乱,反而对脱恐存在抑制的。大家以自己信任了解的唯一一个专家老师的论点作为参考就行了,前提是这个专家老师是花了时间精力对您了解熟悉,针对您具体情况给出了对应的建议和观点,并且对您认真负责。不会每次都以“不会”和“没事”二字来回应,还会给您进行更多的解释和影响性干预。


昨天老师在接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公益电话的时候,就听到一个武汉的咨询者看了一条新闻说有人在14天以后才开始发病的肺炎案例,就开始觉得自己是不是也会是在7-14天潜伏期以外的个案呢,随即便出现了发热,胸闷等躯体化症状。这让老师一下想到了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思维模型,纠结艾滋病窗口期,纠结自己是不是极其特殊的个例呢,用症状反向来推导艾滋病感染的可能性。其实按照高斯常态分布,也按照国家最新一版艾滋病窗口期的标准判断,在没有诸如长期吸食毒品等特殊情况下,实地去进行核酸、四代试剂、三代试剂检测艾滋病,窗口期分别是一周左右,二周左右,三周左右,以三代三周检测为例,三周准确率大于95%,四周准确率大于99%,五周准确率大于99.9%,六周对于普通人群来说则是足够确定了。这里补充一句,所有窗口期是一个周期阶段,即左右范围,并非一个点。


本周一下午两点到四点,张老师在湖北恐友心理援助QQ群针对了湖北地区的新型冠状病毒和性病艾滋病恐惧症提供了两个小时公益语音在线即时沟通,共计有6名咨询者获得通过并参加,平均每个恐友都得到了20分钟的即时沟通时间,大家都表示非常感谢和满意,这更加说明了即时沟通的时间越多,我们对恐友的情况越了解,越掌握,脱恐的有效性也就越高;参加在线即时沟通的恐友,愿意进行身份信息登记,以证明是湖北省恐友,也表明他们对恐艾干预中心的信任度和安全感相对也是足够的,这样他们对去执行老师们给的建议,以及脱恐的效果也就比随意留言问问题的恐友会更好。在这其中,有一个来自孝感的恐友就提出关于症状的问题,说有传言说新型冠状病毒没有产生症状也能够传染人,感到有点可怕。事实上,作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其是有比较明显的典型症状,这个是可以以症状和核酸检测双相进行判断,当然也的确会有一些身体综合素质较高的,没有明确的症状,所以不能以检测体温的方式来判断是否存在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同理,作为艾滋病来说,其初期症状还是属于非典型非特异性症状,那么我们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就不能以症状来给自己下定义了。特别是有部分已经由于焦虑导致神经免疫低下,出现植物神经紊乱和慢性疲劳综合征的恐友,基本都是有大量明显症状的,而在这个时候都已经多次实地检测为阴性了,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给自己心理进行大量刺激,这样很容易将自己催眠成为自己肯定就是一个感染者了。


包括很多日常恐惧艾滋病的恐友,老师觉得大家也没必要恐惧了,您们其实恐得不是艾滋病,恐得基本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途径。如果艾滋病如您们描述那般日常生活轻而易举能够传染的话吗,那么这个疫情防治的就不是肺炎,而是艾滋病了。希望大家一定要遵循传染病学的三原则,而非自在网络吸收了一些不知所云的东西,靠自己的感觉给自己下定义。


作为一个非营利性的机构,这么十年里,中心所做的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公益工作,获得了相关部门的肯定和认可,也得到了包括新华社,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澎湃新闻,腾讯新闻,三联生活周刊等权威媒体的报道。在这个特别的春天里,由于在传染性疾病恐惧症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张老师和郭老师参与了大量关于疫区心理援助工作,陈晓宇老师因为是疾控工作人员,几乎天天都在乡村针对中老年人做疾病预防工作。尽管这段时间防控非常忙碌,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每周QQ群在线公益答疑几乎没有断过,除此以外,中心还针对了湖北疫区的咨询者进行了送温暖服务,除了开辟定向答疑服务,还增加了一对一公益个案援助名额。我们虽然不能像很多身边的朋友那样直接去湖北疫区做贡献,但是我们还是尽可能结合我们的能力范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服务。


小机构也有小机构的能量,祝愿所有的恐友都能早日脱恐成功。愿天下没有劳苦忧愁,愿天下都是安康幸福,没有嫉恨和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