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恐艾干预>> 干预笔记>>恐艾干预笔记:为什么说你没有感染艾滋病

恐艾干预笔记:为什么说你没有感染艾滋病

作者:张老师     来源: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1日    点击数:

最近各大新闻APP和自媒体爆出成都某男在泰国被艾滋病感染者人妖给强暴,运用艾滋病阻断药物一事,让咱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的电话028-87876570天天被打爆,有时间一大早上班,竟然看到未接来电记录显示从第一天晚上六点到第二天早上九点的十三个小时内,被打了一百多个电话,而且大部分的还是在凌晨一点到四点之间。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增多,不仅代表了中国社会某些学习当年欧美那种性风潮性解放运动愈演愈烈,也代表了中国部分地区在经济富足的基础上,精神需求却显得尤为贫瘠。诸如国内一些新闻APP和自媒体总会有很多吸引眼球,却夹杂了很多负能量的信息。作为一个普通心理状态的人,在受到一些刺激的情况下(如进行了边缘性行为),又经过网络负能量的催化,哪能不产生一些严重的心理问题呢。

 

为什么说绝大部分艾滋病恐惧症患者都没有感染艾滋病,首先是就目前的数据,在国家进行手术前检测时,总会有大量的疑似艾滋病感染者被筛查出来。作为当事者几乎都不知道,更没有艾滋病这个词语的概念。也就是说绝不部分感染者都是在不知情或者没有防御意识的情况下和艾滋病毒发生了亲密接触,也没有后续的有效阻断保护措施,导致了艾滋病感染。也许恐友们第一天找个小姐,或者进行一个一夜情,事后吓得屁滚尿流。但是如果真在四到六周左右的艾滋病窗口期进行了艾滋病检测,那就行了。至于以后因为这么一次事件,总担心自己在日常生活过程中,或者去医院进行检测过程中,哪里飘来一滴血进入眼睛啊,或者感觉似曾相识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那仅仅是我们人太担心得艾滋病了,而不是真的会得。一般统计认为,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感染艾滋病的可能性非常低下,这不得不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在生活中严格的保护自己有很大关系,因为保护过度,几乎是难以产生高危的可能性,那么感染艾滋病也是几乎不可能,只是以至于在这个保护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精力,一定程度上促使了易促使神经症的神经衰弱产生。一般来说精神疾病的产生通路是这样的,情绪焦虑抑郁;行为习惯被改变,如大量沉溺于虚拟网络中学习;反复对抗神经衰弱;神经症轻度中度重度的发展;重度神经症在一定条件下转化为精神疾病。

 

作为艾滋病感染者,医院和疾控中心都是试图将他们拉出来,进行药物治疗。作为艾滋病基本之国策,每年在开全国性病艾滋病学术交流大会的时候,吴尊友主任都在讲三个90%,上行下效,对于医院和疾控中心,但凡是发现有疑似阳性案例,都会尽可能通过各种途径找到本人,所以不用担心艾滋病感染以后没人联系,除非是极度不负责的疾控或医院。疾控喜欢找出艾滋病感染者,也喜欢和艾滋病感染者打交道,反之,疾控和医院并不喜欢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打交道,因为让一个艾滋病医生去和一个艾滋病恐惧症患者解释脱恐的心理和神经性模型,可能有点难。在整个脱恐的模型中,艾滋病传播途径和艾滋病风险评估仅仅占20%的能效,那么其他80%能效用以脱恐,本身和艾滋病没有太多关系。艾滋病三个字也仅仅是一种串联的表征性词汇。艾滋病医生以及疾控医生基本上是不可能主动联系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就以我们成都市恐艾干预中心QQ恐艾群169609440,但凡真正的志愿者和愿意帮助恐友们的,一般都是加了备注不私聊,因为并没有啥不可告人的,私密沟通也不尽然。倒是一些别有居心的,尤其是以二道贩子的艾滋病试纸商,会利用新恐友在突然恐惧惊恐发作的时候,需要有人关心和陪护的这么一个敏感期,主动私聊并且接近恐友,以达到其营销试纸谋取暴利目的。但是我们一般不建议艾滋病试纸的自测,第一会产生假阳,曾经有恐友操作试纸不规范,出现假阳,最后自杀的,这样得不偿失;第二试纸会产生假阴,特别是温度不够高,储存环境不好,受潮或者其他因素影响的,无论怎么检测艾滋病都是阴性,前一段时间有一个男同和艾滋病感染者发生了关系,在六周用艾滋病试纸检测为阴性,但是去医院进行艾滋病检测就为阳性,后来再地市级疾控确诊为阳性。如果真要有所谓的是否是六周阴然后后来阳的案例,除了可能的恐怖分子以外,也基本只会出现在艾滋病试纸自测上了。所以当您在群里或者贴吧论坛有一大群人疯狂私密您关怀您的时候,也基本就决定了您也就只是一名艾滋病恐惧症恐友了,如果真是艾滋病感染者的话,一般都是艾滋病医生或者疾控医生主动找您了,当然别人找艾滋病感染者都是通过电话直接联系,而非网络联系。

 

作为一个潜在的艾滋病感染者,一般都不会恐艾,恐艾大多数是抑制高危,敏感性的。特别是包括复高的恐友,大部分进行复高的恐友,实则复高的都是边缘性行为,非伴侣接吻打飞机等,一般最危险的复高都是带套为主了。所以我们一般认为复高不会导致艾滋病感染,但是复高会加重恐艾症的严重程度。也许上一次好不容易通过好几次的艾滋病检查和反复学习艾滋病知识把自己稍微放松一点了,岂料是刚出虎口又入狼窝,反而恐得更严重了。按照心理障碍判定标准,也是同样的,如果第一次恐艾情绪得到一种压制,那么在第二次受到刺激导致恐艾泛化的时候,从严重波动程度和严重持续时间上都会增强,这也是为什么恐友每次复恐的时候,要比第一次恐艾更加难受。,每个人都性冲动和性意识都是很正常的,但是这个性冲动得在一定的范围,比如说正处于恐艾的应激期,有性冲动最好是使用成人辅助用品,不建议才刚刚觉得恐艾情绪有所降低,恐艾的思维有所转变,就又开始去风花雪月了。当然有的恐友可能是觉得过了半年一年两年甚至五年又去复高,这个也是不建议的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的时候复高导致的心理极大反噬,在很大程度上比感染了艾滋病还痛苦,所以我们不希望恐友因为一时贪欢,而身陷囹圄之中了。毕竟,心被伤害了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几个月到几年不等。而一般艾滋病感染者的心态,不是类似的心态,艾滋病感染者的心态和艾滋病恐惧症患者的心态完全不一样,也就是有一个抑郁期,如果调整得比较合理,差不多半个月左右经过调整也就好了。但是换成恐友们,大部分是强迫性心理,基本都是在和艾滋病恐惧症做拉锯战。除了靠艾滋病检测粗暴的去压制,一般正常的脱恐改善时间都在三个月到半年这个周期为最多,如果方向方法都有错误,或者受到一些不科学的蛊惑,时间极有可能又被延长。

 

总得来说,要证明各位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没有感染艾滋病不难,就是高危行为风险评估判断,这个一般是由艾滋病医生来完成。比如大家经常喜欢去的佑安医院和地坛医院,都拥有很多名医,也拥有很多艾滋病感染者和病人。实际上也没有看哪个医生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吧,无论是从医生们的身体力行就能确定一般行为都不用担心艾滋病风险。至于艾滋病感染者的报复,目前主要以极个别男同以性滥交的方式进行报复,其余什么针头针筒恶意注射,特别是在艾滋病传染病医院,也许看到十之六七都是病人感染者,但是也不用随意疯狂的担心。另外一个就是艾滋病窗口期后的检测,如果但凡在窗口期(一般都是4-6周)以后实地到医院疾控进行了两种不同方法的艾滋病检测以后,为阴性,就可以说排除艾滋病了。就目前我们中心这么接近十年来所接待的案例,几乎都是感染了才进行的咨询,几乎没有看到是单纯恐慌再去检测最终查出艾滋病感染案例的。为什么说很多艾滋病恐惧症恐友没有感染艾滋病的机会,因为毕竟艾滋病不容易感染,在目前所接触的案例中,吸毒的不多,疯狂滥交无保护的也不多。不过,该进行艾滋病检测的都还是建议去正规实体的医疗机构由专业医生进行检测下,艾滋病检测作为仪式虽然不是脱恐的方法,但是对脱恐有一定促进作用。特别是疾控中心要求去检测艾滋病的几种行为都需要去,其余的边缘行为,主要看自己。但是不管怎么说,心态平和至少就好了一半,祝各位恐友都能真正的脱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