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艾干预中心>> 张医生在线>>正文内容
阅读数:
         

张老师好,我是湖北十堰的老恐友,在中心注册马上就两年了,过完 2018 年,就 29 岁了。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已结婚生子拥有自己的家庭。而我因为恐艾,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朋友从和自己渐渐疏远,到与比我更好的人步入婚姻殿堂,现在的她是位准妈妈。而且我还不顾同事领导的挽留辞掉了自己最喜欢的工作。每天都在和绝望与惊恐较量。死亡倒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活着经历的和面对的一切。那些人生在世,与你密切联系着的,息息相关的人和事。曾经以为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但是其实有很多很多让你根本无法放下。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后悔药,悲剧的是,真正后悔了,才认识到这句话。所以很难自己原谅自己。这两年,我不敢参加聚餐,实在推不掉,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万一有什么状况,害了朋友家人。特别是遇上带了宝宝的朋友,对着宝宝说话,之后总是担心自己有没有把唾沫喷到宝宝嘴里,我会反反复复回忆,强迫性的确定没事,才勉强心安。而心里还念念不忘,“万一别人嘴里有破损”“万一宝宝嘴里有破损被传染”如果因为自己而给别人带来灾难,那么就算是让我死一千次,一万次,都无法让我心安。太痛苦了。

现在的我几乎习惯了这样狼狈的生活,自己一直检测了一年多,再加上老师的引导,我相信这个劳什子应该不会那么顽强了。于是基本放松下来,现在的困扰是,在我们这里,不知道能不能检测出HIV2型,HIV2型会通过进餐传播吗?在检测的地方问医生,医生也不是很清楚。于是有点不知所措。

 


留言时间:2018-05-27     留言人:无眠
         
管理员回复:
回复内容:

张老师:各位恐友六一儿童节快乐,因为老师最近工作事务很忙,张医生在线又是亲手回复,所以在忙的时候更新会比较慢,还请理解。您好,也就是说您在我们机构学习快2年了么,认真看了您上面的描述,您这个是需要介入心理治疗的,2年的时间没能走出来,其实在1-2月时间无法靠自我自助走出来,那就需要靠物理治疗,如果再不行还要物理化学整合方法。老师自己也是有不少的预约恐友,看着他们从一个恐艾的小愤青,有了女友,结婚生子,其实做恐艾干预工作负能量大,唯一的乐趣就是愿意信任您的人,把他自己交给您,看着他逐渐的去完成自己的人生责任,这是一份艰辛的工作,同时这也是一份带来希望的工作。像恐艾干预中心成立十年了,老师最早的一个系统预约恐友,当年咨询还只有22岁,没有女友,如今孩子都快上小学了,继承了家里的事业,过得很是不错。对于您,老师不了解您的信息,无法给您很多精准的评价和建议,但是如您描述,能感觉到您有很多梦想,有憧憬也有迷茫,有完美主义的想法的矛盾,其实能够感觉到您还是纠结于了一种仪式的形式,这个或许和您的性格或者经历有关系。至于2型,其传播能力远远低于1型,目前大部分的三代四代试剂都能检测,第二就是2型比1型传播能力弱,1型都不会进餐感染,何况二型呢,感觉您的心智影响了您目前,也带来了您现在对生活社会环境的不适应,您需要的不是知识,您需要的是真正系统的去脱恐提高,加油吧。


回复时间:2018-05-27

推荐图文更多>>